返回

風流診所28b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胡大夫,是個婦產科專家,為人非常和氣。

這麼一天下午,十二點剛剛敲過,照著往常的習慣,正好是胡大夫睡午覺的時候。

偏偏這個時候來了一個客人,手按著肚子,眉頭兒緊皺著,向護士劉小姐說要掛急診。

護士照顧他在診療室坐下後,就急急的上去請胡大夫了,這時胡大夫已經呼呼入睡。

劉小姐走到床邊,輕推胡大夫道:

「大夫!有病人急診!」

胡大夫張開眼睛,呆呆的看著劉小姐。

劉小姐又重複說:

「有急診病人,大概是柳細姨。」

於是他向柳小姐點點頭說:

「我就來!」

劉小姐急忙下樓,去招呼柳細姨。

胡大夫笑瞇瞇的,穿了件襯衫,和一條純羊毛褲子。

套上大夫的白衣服,穿上皮鞋,向診療室走去。

胡大夫一腳踏入診療室,柳細姨已經痛得這樣:

「哎唷!哎唷喂呀!哎呀……」

胡大夫坐在椅子上,拍了拍柳細姨的肩說:

「怎麼啦?」

柳細姨皺著眉,抬起了頭,看了胡大夫一眼,痛苦的說:

「哎呀!肚子痛死了呀!」

胡大夫一面招呼柳細姨到病床上躺著,一面同情的說:

「是不是吃壞肚子了啊?」

她走到病床邊,卻因為太高了一下子坐不上去,胡大夫輕輕一抱,把柳細姨抱到病床上,她仰面躺下。

胡大夫手摸摸軟軟的肚子,按了按,又敲了敲,拿起聽筒,聽了又聽,發現並沒有什麼病。

可能一時著涼,肚子痛了起來,但是這一陣按摸,卻使胡大夫起了非非之想。

因為柳細姨的美是出了名的,同時這嬌媚女人的胴體,發出了一陣陣幽香,身體更是無一處不性感。

胡大夫一面按著,一面叫護士準備止痛針,然後對柳細姨說:

「我先給你止痛,再好好檢查一下。」

柳細姨沒說話,飄了飄媚眼點點頭。

於是胡大夫親自替柳細姨打了止痛針,當拿出針頭的時候趁機按住了針頭揉了一陣。

柳細姨感到一陣舒服,很快的肚子也不痛了,笑嘻嘻的看著胡大夫。

胡大夫問:

「不痛了嗎?」

柳細姨只點點頭「嗯……」了一聲。

同時柳細姨還拋著媚眼,挑逗他似的。

胡大夫向柳細姨說:

「那麼到手朮室去,我替你好好檢查一下、」

一邊招呼柳細姨坐起,又親切的抱她下來,然後手牽著柳細姨走向手朮室去。

臨走出手朮室的時候,胡大夫向劉小姐示意了一下,而這劉小姐也明白了胡大夫的意思。

因為只要是和病人走入了手朮室,最起碼也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才能檢查完畢。還好現在已經是下午,不會有什麼門診了。

胡大夫陪著柳細姨走出診療室,穿過通道,在樓梯旁有個門,門上掛了一個手朮室的牌子。

胡大夫拉開了門,順手一按,只聽到「答!」的一聲,點亮了室內的燈光。

手朮室內沒有窗戶,全靠日光燈照明。

這張手朮台要比診療室還高一點,也寬了一些,藥架上還有些手朮用具和一些藥品。

胡大夫在柳細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解去了柳細姨的胸罩。

一對尖挺高翹的乳房,圓圓脹脹高高滿滿,翹起兩粒小葡萄似的乳頭兒。胡大夫在藥架上取了一些油質的藥膏來,順手塗在手上,示意柳細姨脫去內褲。

柳細姨嬌羞的脫去了內褲,往椅子上一丟,想爬到手朮臺上去,偏偏手朮台又太高了。

胡大夫看見,走過來順勢一托屁股,又以極快手法把那些藥膏塗在那小穴肉縫上。

柳細姨幾乎是同時感覺到,屁股被托不說,而且好像有手指在穴縫上滑了滑,人就上了手朮台去。

這時柳細姨感到一陣臉紅心跳!

胡大夫手按住了柳細姨的小肚子,感覺到了滑嫩細白肌膚。

同時把一雙粉腿給分了開來,把兩條腿架在手朮臺上,胡大夫低頭一瞧……

哇!真是要人命的小穴!生的太美,太妙了!

上端一叢細絲陰毛,兩片鼓鼓陰唇,中間一粒小穴核兒。

那些油膏藥力,馬上就發生作用,在小穴核粒上,已有滴滴浪水,流出了穴口兒。

胡大夫用手在穴縫上輕輕的撫摸愛撫著,使那滴浪水兒,塗滿了穴縫。

一邊摸,一邊瞧瞧柳細姨。

只見這柳細姨,嬌羞的閉上了雙眼,臉上泛起了兩朵紅雲,眼兒成瞇,呼吸急促。

胸前這對香乳,不停的隨著深呼吸起伏著,顫動著,雪白嬌嫩的大屁股,不斷的在扭動。

此時柳細姨只感到小穴中癢得無法制止,而非得要那東西來戳插止癢不可。

扭擺一陣後,喘著氣說:

「啊……你真壞死了……」

話說到一半沒說完,而櫻桃小口已被胡大夫著實含在嘴裏了。

柳細姨這一刺激,親吻的好長好長,吻得受不了,不由自主的微微吐出了香舌,遞了出去。

柳細姨才吐出了一點舌尖兒,胡大夫卻猛一吸吮,整個舌頭都被吸入了他的嘴裏,抵舔纏綿起來。

胡大夫一邊吻著柳細姨小巧甜蜜的香舌,一邊將手指頭插進了小穴裏……

抽!插!扭!轉!

另一隻手把自己褲扣解了開來,將自己八寸多長之大陽物給掏拉了出來。

而又去引誘柳細姨的嫩手,握住了大雞巴陽物。

柳細姨正在欲火高熾的時候,這根陽物來得正是時候!

猛然握住了大雞巴,又粗又常,而且還是熱呼呼的哪!真是喜出望外呢!

柳細姨忍不住了,手握大雞巴,心跳得急,把舌兒收回,胡大夫也抬頭看著她。

柳細姨喘著氣說:

「嗯……胡大夫……你好壞……」

胡大夫知道是時候了,急忙脫光身上的衣褲,健美筋肉,及胸前一條性感胸毛,直到肚臍眼上。

八寸多長的大雞巴,實在是又可愛,又勾魂哪!

胡大夫一躍而上,猛壓到柳細姨的身上,兩手捏玩著一對乳頭兒,柳細姨閉了眼,只等胡大夫大雞巴插幹了。

柳細姨一雙粉腿,還掛在手朮臺上,而這美妙小穴被分的開開的,浪水已流到屁股底。

胡大夫把自己雞巴頭子,塞進柳細姨的小穴之中,柳細姨感覺到一陣發漲,像觸電一般。

她不自主叫著:

「哎唷……哎唷……漲……漲……」

在這兩聲浪哼聲中,胡大夫使勁一插刺,大半根陽物,已被這小小緊穴洞兒給包了起來。

但柳細姨卻感到漲得厲害,一邊「哎唷!」的叫著,同時屁股往後閃了一閃。

沒想到不但沒有閃開來,反而那大雞巴,著著實實的一下子,狠狠的深插到底了。

大雞巴頭子頂住了穴裏面,最癢也最敏感的,小穴心子裏。

柳細姨深深吸了一口長氣,一鎮顫抖,陰精已經丟了出來,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胡大夫感到無比美妙,知道這女人已經出了精,心想倒還真快,這根大雞巴至少還有半寸留在外面呢!

於是很快的再抽插,柳細姨感到穴內被陽物一陣磨擦,真是又酥,又麻,又癢,又酸,而跟著陰水也流出來了。

柳細姨嬌喘噓噓的哼著:

「哎唷!……哥哥……美……美呀……美死我了……啊……哥……哥呀!……」

胡大夫問:

「你舒服了沒?」

柳細姨說:

「啊……當然舒服啦……舒服……死了……呀……唔……哎唷……輕一點嘛……慢……慢一點……哎唷喂呀……爽死啦……我……我爽死了……唔……唔……哎呀……我……我的腿呀!……」

柳細姨不勝負荷的叫著,胡大夫才慢慢放下了她的粉腿,柳細姨這才放下心,舒了一口氣。

胡大夫開始輕抽慢插,大雞巴磨揉著穴腔陰嫩肉兒,酥酥麻麻癢癢,龜頭兒頂住了小穴心,就在這穴心上頂住了轉一轉。

柳細姨還是頭一遭 到了這樣的可口美味,瞇細了媚眼,嘴裏也總是哼叫著。

胡大夫見柳細姨美爽得不得了,而陰精也出了不少,小穴兒更是滑多了。

他卻忽然使力一挺,陽物好像又變粗了許多。

而後猛力狂抽猛插起來,真是其快如飛,在這小且緊收的小穴中,像拉風箱般的一陣猛插。

插得柳細姨心花朵朵開,先是酥麻,再是喘息,全身的肉都顫抖起來。

抖得身體像波浪般的一起一伏,大屁股肉兒一緊一松,雙乳更突出尖翹了。

不斷浪蕩淫叫著:

「哥……哥……美……美死了……小……小……穴……唔……爽歪了呀……親親……慢一……慢一點兒……小穴……要丟了……唔……唔哼……啊哼……唔嗯……呀……呀……」

又是一陣濃濃陰精,噴到大雞巴頭兒上。

胡大夫緩慢了下來,使大雞巴龜頭兒,頂住了小穴花心兒,輕揉慢插,徐徐晃了起來。

柳細姨這才喘出了一口大氣。

胡大夫親了一下小嘴問到:

柳細姨說:

「舒爽的過了頭哩!」

胡大夫再問﹔

「你會不會夾吸?」

柳細姨說:

「我……讓我試試好嗎?」

于市胡大夫頂住了柳細姨的洞穴花心子深處,一動也不動,而柳細姨試著夾吸緊小穴,又放開來,但動作有些生疏。

柳細姨問說:

「是這樣嗎?」

胡大夫回答:

「嗯!不過你不常夾嗎?」

柳細姨說:

「從來沒試過,床上這玩意兒,懂得不多,也沒機會嘗試。」

胡大夫問:

「為什麼呢?」

柳細姨說﹔

「我被那老頭兒開了炮之後,平常只隨便抽插兩下子,他就會射精了,那有時間嘗試呢?」胡大夫一聽,真是喜出望外,不由得用手在粉嫩屁股上一陣揉捏,而她的浪水也跟著沖了出來。

胡大夫把兩隻粉腿慢慢撐了起來,夾在臂彎中,小穴更是鼓鼓地顯現了出來。

於是這大雞巴又開始戳著抽插起來,下下著底,次次深入。

柳細姨美爽得要上天飛一樣,挨插一下就哼叫一聲「親哥」。

嬌媚淫蕩,顯得又騷又浪。

胡大夫像是獸性大發,狂猛的狠插著。

柳細姨不勝承受哼叫著:

「哎呀……哎唷……大……雞巴……哥哥……太狠了……唔……嗯……你……妹妹……小穴……又……又要丟了……嗯……哼……唷……唷……親……哥哥……大……大雞巴哥哥……小……穴穴……受……受不了啦……嗯……饒……饒了我吧……啊……小穴……受不住了……嗯……」

儘管柳細姨叫死叫活的,苦苦求饒,但是阻止不了胡大夫的獸欲。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插向柳細姨的小嫩血內,都不停止。

足足插了幾百下,胡大夫面不改色,而柳細姨卻呻吟著,喘息著,小穴幾乎麻木了。

胡大夫這才感到一陣快感,忍受不了性交的最高巔峰,「蔔!蔔!蔔!」的射出了精子。

胡大夫捨不得的拔出了大雞巴,柳細姨還是仰臥著,開著兩條粉腿。

陽精混著陰精,由小穴口流了出來,人卻軟得一動也不能動了,就像死了一樣。

胡大夫忙給她打了一針興奮劑,這才醒了過來。

嬌媚淫騷的向胡大夫說:

「你真壞啊!」

胡大夫忙又伏下頭來,深吻著柳細姨的香舌,兩人相互擁抱撫弄了一陣,這才過完癮。

之後兩人起來整理一下,穿好衣服。

柳細姨走前胡大夫向她說:

「當你想要時,隨時都可以……」

柳細姨一陣臉紅,拋了個媚眼說:

「現在我必須回去了。」

柳細姨拿著皮包問:

「醫藥費多少?」

胡大夫先是一怔,然後笑著說:

「免了!」

於是把柳細姨送出了大門,看著她坐上車。

胡大夫興高彩烈回到樓上,叫傭人準備好洗澡水,好好洗了個澡,也吃了一些滋補藥品。

已是吃飯的時候了,吃飯時劉小姐微笑著望著胡大夫。

劉小姐隨口問說:

「柳細姨還好吧?」

胡大夫微笑說:

「嗯……還好,怎麼?你吃醋?」劉小姐說﹔

「去你的!我有什麼醋好吃?」

他聽了哈哈大笑,見下人不在,小聲向劉小姐說﹔

「其實啊,我對客人如此,還不是為了生意嘛!我對你呀,才是真心的,今晚,我們……」

剛說至此,下人端了湯送了上來,而胡大夫這才停住了嘴,劉小姐亦忙著吃飯。

飯後胡大夫照例出門交際一番,不是跳舞,就是打牌。

總之,就是找機會和一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們鬼混鬼混,到深夜才肯回家睡覺。

自從柳細姨被胡大夫輕易弄到手後,胡大夫對於前來求診的病人,各各都想幹一下。

因為到這兒來的病人,都是些漂亮的女人,而且又多半是珠光寶氣,有錢闊老板的夫人,或是有錢人的女兒及小老婆之類。

這天,也是天賜良緣,一位洪大小姐求診,胡大夫診視了半天,還是診不出是什麼毛病,只好照例問問病人感到什麼地方不舒服。

洪大小姐嘻笑著說:

「我也說不上來,吃得下,也睡得著,不過……」

洪小姐說到這兒,不好意思低下粉臉笑笑。

飄了飄媚眼,繼續說到﹔

「只是有時候,常常作夢,夢醒了……就再也睡不著了,可是……下體卻癢得厲害……」

說完,又是一陣臉紅,看看劉小姐,又看看胡大夫,這時胡大夫好像有些會意了。

他向劉小姐說:

「取一付針來。」

同時向劉小姐以眼示意,劉小姐會了意走了出來。

然後胡大夫問洪小姐:

「請問大小姐有男朋友嗎?」

洪小姐說﹔

「哼!他呀!他在香港一家銀行當副理,難得回台一次,大約半年才回來一趟。」

胡大夫說:

「大小姐,怎麼沒到香港去?」

洪小姐說:

「我過不慣那兒的生活,再說,他在這兒也有房子,還有一些生意,我要是去香港,這些交給誰呢?」

胡大夫說:

「對對對,你說的是。」

胡大夫一邊說話,一邊從頭到腳地,注意這位性感的女人,年紀又很輕,二十多一點點,長得細皮嫩肉,嬌媚之極雖然豐滿些,但是曲線畢露,是個好貨色。胡大夫於是說:

「我想洪小姐的病,可能是男朋友不在身邊才會有的,你在夢中多半夢見什麼?」

洪小姐嬌羞說:

「大夫,我不好意思說,但是病不忌醫……」

胡大夫說:

「這當然!對醫生你不必說假話,什麼話什麼事都可以說,不要難為情才是。」

洪小姐露出媚笑說:

「唷!這……我……平常老是夢見跟人家做愛,正在舒服的時候,就醒過來了,褲子也 了,可是醒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胡大夫說:

「那是當然,照說,人要按時性交才可以,如果長期閒空,就經常會有這種現像。

洪小姐說:

「大夫,你可有什麼好藥給我治治嗎?說實在的,手淫我也試過了,可是對我來說不管用。」

這時她真的什麼都說出來了。

「大夫,聽說有一種代用品,大夫都有的,大夫……不管多少錢,你買一個給我好嗎?」

洪小姐前傾著身子,吐氣如蘭的向胡大夫說著。

這時胡大夫靈機一動說:

「代用品是用不得的,沒什麼作用,我可以給你上一點藥,不過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至少可以維持個把月,或著幾個星期,到時候再來上藥,你覺得呢?」

洪小姐說:

「好!好啊!」

胡大夫向洪小姐說﹔

「到這兒來上藥吧!」

於是洪小姐跟著胡大夫進了手朮室,胡大夫叫洪小姐脫光衣服,這樣才好上藥。

洪小姐不疑,全身脫的光溜溜的。胡大夫好像欣賞脫衣舞似的在旁注視。

洪小姐脫光後,全身白肉,嫩似無骨。

洪小姐仰躺著,一對饑渴媚眼哀求似的看著胡大夫。

胡大夫則是像欣賞藝朮品似的,從頭到腳,慢慢的往下看。

高聳的乳房已經在起伏顫動,細細柳腰,一點點深凹的肚臍眼兒,真是叫人心動不已。胡大夫輕輕揉摸著一身白肉,再抖動她的大屁股,使得那個小肥穴兒,高高凸起,白淨沒有一絲絲雜亂陰毛。

胡大夫摸到小肚子時,洪小姐輕輕「嗯」了一聲。

發出來的聲音,有夠淫騷。

洪小姐撒嬌說:

「哎呀!你快上藥啊!我快癢死了!」

胡大夫微微一笑,把自己的衣服脫了精光,自己則拿了一個藥丸子,很快的吞了下去。

一瞬間,胡大夫的雞巴直挺挺的站了起來,這根雞巴至少有八寸多長。

油亮亮的大雞巴頭子,粗大的嚇人。

他走到手朮台旁,洪小姐一手握住了它,欠起身來,在這大龜頭上親了一下,然後躺了下去。

洪小姐騷蕩著說:

「親親!好大的雞巴!快快!快給我插上吧!」

胡大夫先把她的腿放下來,然後壓了上去,一身雪白浪肉,其軟如綿。

胡大夫把雞巴放在穴口上,卻不插下去。

急壞了洪大小姐,她急促的喘著氣,死命的把那肥大屁股,往上抬高迎著大雞巴,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偏偏這胡大夫在玩弄著乳頭兒,捏得洪小姐全身顫動,下體更是搖晃迎送。

她氣喘急促的叫:

「好大夫……快……快點……插我吧……快……幹我吧……我的小穴穴……給你玩……不要……不要再……逗我了嘛……癢……癢……癢死我了……小妹……受不了了……」

胡大夫說:

「快插什麼呢?」

洪小姐急急的說:

「快插……插我的穴啊……快幹小穴洞吧……啊……受不住了呀……妹妹的……小浪穴……穴……在……在等著……親……親哥……」

「喲……求……求你……快幹吧……小穴……好癢……好癢哩……受不了了……快……快呀……快插我吧……插死我這小……小穴……嗯……幹這小浪穴……快……」

胡大夫的大雞巴,狠猛的給他插了進去,熱呼呼的,濕潤潤的一個小嫩穴,把大雞巴包的死緊緊的,而且一下子就頂住了花心穴底,胡大夫一動也不動。

真是要命啊!好漲!好舒服啊!

洪小姐兩手用力按住胡大夫的屁股,把這個花心穴子抵壓得緊緊的,快喘不過氣來了。

洪小姐耐不住了,開始扭動她那白嫩有彈性的屁股,以及那又饑渴,又需要的小穴兒。

連晃帶轉的,使這小穴心子,圍住了大雞巴頭子轉呀轉的。

一對大奶子,也在跳動著。

這女人真是騷到了極點啊!

哼哼哎哎的叫著了一陣之後,一股股陰精也流了出來,還是不情願停止她的扭動旋磨。

洪小姐的淫聲更是銷魂……

「嗯……哼……哎唷……哼……唔哼……大雞巴……哥哥……好棒啊……美……美死了……美死人了……小穴……浪啊……唔……嗯哼……」

「哎……哎呀……浪穴……浪騷……蕩女……從來……從來沒……沒有遇見過……這種……大雞巴……哥哥……親哥哥……浪血……好舒服……夠……夠了……饒……饒了妹妹吧……啊……呀……少……少插一點呀……幹死人了……」

洪小姐的扭,轉,旋,磨,功夫真是要得,還不停的晃動著。

一陣比一陣急,一陣比一陣快。

她連丟了兩次陰精,才慢慢停了下來,喘著氣呻吟。

胡大夫知道這個風騷女人,已經連連丟了兩次身子,癱瘓的不想動了,但這正是女人子宮內,收縮吸吮猛咬舔食的時候!

他打起了精神,把粗長的大雞巴向後一退,緊跟著是一陣狂風暴雨似的,狂狠猛力抽插。

這小穴洞的兩片陰唇,被塞得帶進帶出的,甚是好看,過癮!

洪小姐已經出了兩次精,想休息一下的時候,卻遭到了這陣狂風暴雨,真有點招架不住了。

當穴內正在收縮時,是特別敏感的,卻遭到了狂抽猛插,幾乎每一下抽動,都像在插她全身似的。

沒一處性感敏銳的地方不得到刺激,使得她全身顫抖,心也跳得特別快,連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從發根直到腳心,無一處不是又酥、又酸、又麻、又癢!

洪小姐嬌浪呼叫著:

「親……哥哥……大雞巴……哥哥……你……你輕……輕一點嘛……你快……快要插死小浪穴了……哎呀……唷……我……我的……小寶貝兒……好甜……好癢……啊……好舒暢……」

「浪穴兒……要……要濕透了……浪穴被你……被你插得……快……快散了……你的大雞巴……插得我……我……好……好愉快呀……好舒服……呀……唔……」

胡大夫一邊聽著這個淫騷的浪叫,一邊欣賞著這一身浪肉在顫抖。

顫抖一刻也不停止,臉頰上一陣陣痙攣,香汗淋漓,同時也不斷的呻吟,真是欲仙欲死呢!

一聲聲輕微而淫蕩的「嗯……嗯……」叫著,一對眼睛越瞇越小,小到幾乎只剩下一條縫了,鼻子裏急促出著氣,倒也是香噴噴的。

胡大夫知道,這是女人快要達到最最高峰,欲仙欲死的境界。

於是他把粉腿一抬高,立刻就猛力狠狠一插,大雞巴頭子,頂進了子宮口內。陰精緊跟著「卜卜蔔」的直流。

洪小姐的氣息一刻比一刻弱,舌尖冰涼,昏死了過去。

這時胡大夫又狠狠狂猛使力的急插了一陣,也射出了精。

熱滾滾的陽精燙在小穴花心上,把她從死神的手裏給燙了回來。

癱瘓著睜開眼,陶醉得說:

「親親!你可把我給幹死了!」

胡大夫說﹔

「幹死了,美不美?」

洪小姐說﹔

「唔……嗯哼……美極了……親愛的……要是真被你幹死了……活不過來……也都算了……你的……大雞巴……好有力……」

胡大夫放肆的愛撫著她身子半天,她喘息著。

直等到胡大夫的大雞巴軟倒在緊穴中,放不住了,這才自動地滑了出來。

胡大夫下了洪小姐的身體,用水把兩人的性器洗了洗淨,一大堆的陰精混合著陽精留在手朮臺上。

兩人穿好了衣服坐在手朮台旁的椅子,洪小姐拋給胡大夫一個大風騷的媚眼說: 「你的藥真好啊!是不是以後都可以天天給我塗藥呀!」

胡大夫說﹔

「唷!你每天都要嗎?」

洪小姐回答說:

「嗯!越多越好!」胡大夫說:

「太多了受不了,隔個三五天塗一下還差不多。」

洪小姐說:

「看你多吝嗇,我醫藥費照付!」

洪小姐說完,一陣微笑,又說:

「喂!明天我請你吃飯,在我家,你來不來?」

胡大夫問:「在你家?」

洪小姐說:

「對!我家裏沒有外人,也不請什麼外客,只有兩三個姊妹,你一定要來好嗎?」

胡大夫說:

「到時候在看看吧。」

洪小姐說:

「不行!一定要來!」

胡大夫想了想才說:

「好吧好吧。」

洪小姐起身,拿了一迭鈔票說:

「醫藥費夠不夠?」

胡大夫一看忙推拒說:「怎麼?你是氣我?」洪小姐說:

「給傭人!給傭人!」

胡大夫只好借勢收下,然後恭恭敬敬地送這位闊病人到大門口。

見到洪大小姐的車,的確是最高貴的進口車,心中暗暗高興。

——————————————————————————–

第二天晚上六時整,胡大夫的汽車停在洪小姐公館門前。

司機按了兩聲喇叭,洪公館的大門開了。

胡大夫被迎進了洪公館,經過了一個水池來到了進口處。傭人拉開了門,迎面而來的是主人洪小姐,她面帶嘻笑的走過來,兩人高興的握著手。

胡大夫隨著洪小姐入了座,看見客廳陳設豪華美觀,這時有另兩位女人走了過來。

這兩個女人都是長得美若天仙的少婦,一見到這兩位美女,胡大夫忙欠身欲起。

洪小姐介紹說:

「這位是頂頂有名的胡大夫,是留德的醫學博士,他可是個婦產科權威呢!」

同時指著兩位美女說:

「這是張太太和王太太。」

胡大夫一一打了招呼。

這時傭人遞上了茶水。

張太太先開口問:「胡大夫業務很忙嗎?」

胡大夫說:

「還好,還不是各位主顧幫忙!」

張太太又說:

「胡大夫太客氣了,誰不知道你這位大名人啊!我想你一定非常的忙,今天能認識你,真是三生有幸哩!」

張太太話說完,胡大夫正要開口,但王太太卻搶先著說:「你看看!這張太太真會客套哩!」洪小姐聽了笑說:

「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了。」

洪小姐給了胡大夫一個媚眼說:

「這兩位都是我很好的姊妹,今天特地請她們一起便飯。」

這時傭人走了進來說:

「小姐,開飯了。」

洪小姐站起來,請大家到餐廳去。

王太太和張太太拉著手,走在前頭,而洪小姐則挽著胡大夫的手,跟著走進飯廳。

坐定之後,主人頻頻進酒,胡大夫並不是什麼好酒量,但經不起這三個女人敬酒,也只好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

三個女人之中,以張太太酒量最好,王太太是最差的,但是王太太卻能言善道,不時就拿胡大夫當做題材說笑話。

而這個胡大夫卻已經被這兩位太太的美色和巧言給迷住了,他一雙貪婪的眼神,始終不離她們的胸前。

王太太的一對大奶子的確夠誘惑人的了,大不說,而且高聳尖挺。

當然這個胡大夫是個內行人,他知道有這樣胸部的女人必定擁有一個飽滿肥美的小穴,同時這屁股溝也是很深的。

這一切早已被這色狼胡大夫看在眼裏,更何況她還有對風騷的媚眼,所以胡大夫也不顧其他人是否在意,竟和王太太公然眉目傳情起來,兩人眉來眼去。

這頓飯一直吃到十點才完畢,因此洪小姐提議要三位貴賓在她家住下。

王太太和張太太是老姊妹了,自然滿口答應,而胡大夫客氣了幾句,但經不起挽留,也答應了。

其實這胡大夫心裏早就想答應了,他求之不得呢!

洪小姐高興的要請他們去看電影,不是在電影院,是在洪小姐的臥房。

一坐下,洪小姐和張太太各占了一張沙發,而把雙人坐的沙發留給了王太太和胡大夫。

傭人走進來,關了燈,放起了電影。

原來放得是美國的春宮電影,不但淫蕩而且荒唐。

內容是兩個修女耐不住女人的需求,兩人對鏡磨擦,後來來了個年輕人,她們把他拉進房,輪流套那年輕人的陽物,直到他不再舉才停止。

但這兩個淫騷蕩女還不過癮,居然跑到後院按倒了一隻驢子,騎在驢肚上套弄那根又粗又大的陽物,這才肯甘休。

王太太看得下體的淫水一陣一陣的流,胡大夫不客氣的伸出手在她身上按摸揉捏!

兩個人恨不得脫下褲子好好地幹一場,可是房內還有另外兩個女人。

電影放完後又聊了一會兒,聊著聊著話題全轉到性交上去了。

三個女人一再提出問題來問胡大夫,使他幾乎窮于應付。

王太太問到電影的內容:

「這外國女人的穴一定很大,不然怎套得進驢子的陽物?」

洪小姐笑說:

「王太太,你想不想弄根驢陽物來套套?」

王太太說:

「去你的!你才要驢子來幹呢!」

說完起身要打洪小姐,卻被張太太阻止了。

張太太說:「好了啦,不要再鬧了,其實啊,我們雖然沒挨驢陽物插過,可是都吃過驢陽物。」

王太太走近張太太說:

「怎麼?你這張嘴含過驢陽物?」

張太太打了王太太一下說:

「哎呀!你才含過驢陽物呢!我是說吃的,你怎麼忘了呢?有一到名菜叫圈子,那不就是驢陽物嗎?唔……還有呢!像什麼牛鞭,你吃過沒有?」

說得王太太和洪小姐笑得前伏後仰的,臉上一陣陣紅暈,一時回不上話來。

張太太順手把王太太拉到身邊,指著櫻口說:

「你這張嘴呀,什麼驢陽物,牛陽物是含不來的,只有男人的陽物你一定含得下,要是我啊,一定非整夜含著陽物呢!」

王太太回了句「去你的!」,三人又笑作一團。

卻苦了一旁的胡大夫,陽具只能直挺挺的站著。

這時傭人端了四杯咖啡進來,其中一杯是非常特別的!

洪小姐說:

「好了,別鬧了,喝完咖啡也該睡了。」

洪小姐端了其中比較特別的那杯給胡大夫,胡大夫因為剛才酒喝多了,接了手一飲而盡,而胡大夫喝的這杯里加了很強烈的春藥!

喝過咖啡之後,洪小姐送三位客人回房。

她先送王太太進其中一間,又帶胡大夫來到另外一間。

之後同張太太兩人走出了房門,把門給關了起來。

原來洪小姐和張太太兩人存心要看王太太的好戲!

她們三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常聽起張太太說王太太在這床第之間功夫要得。

王太太以前曾當過高級吧女,有一次三個外籍人士合力輪奸王太太,王太太非但沒事,還搞得其中一個人脫了陽。

可是問起王太太,她又不肯說,於是今天洪小姐特別犧牲自己享受,準備和張太太兩人去偷看。

兩人繞到了外面落地窗口,從窗縫往房中偷看。

——————————————————————————–

王太太想到浴室去,經過了胡大夫的房間。

這胡大夫喝了含春藥的咖啡,下體大雞巴硬挺的要命,若不發 出來,會漲得要人命哩!

等王太太從浴室出來時,胡大夫不顧一切突如其來的把王太太一抱,而這王太太本來就是個淫騷浪蕩的女人,她早就期判多時,就順勢軟軟倒在他懷中。

胡大夫忍不住性衝動,把王太太往床上一壓,便快速的剝光了她的衣服。

春藥在他肚裏作怪,再加上一個白玉人兒赤裸裸嬌媚媚的躺在床上,胡大夫瘋狂的剝光了自己的衣服。

胡大夫又再度壓上了王太太,用手托住大雞巴,就往小洞穴裏塞送進去,想要發射一下。

但大概是太粗大的緣故,這王太太頓時張口瞪眼的,痛苦的表情表現在臉上。

然而禁不住胡大夫的欲火,受了他使勁的一挺,大雞巴頭子插進了小穴兒裏。

王太太受這一戳,頓時一下快活,嬌吟著:

「哎呀……唷……」

「色鬼……急……色鬼……呀……痛……唷……哎唷……唔……嗯……」

「可……可人兒……好……很好呀……慢……慢點……慢點來……不……不要太急了……這樣……我……我會……受不了呀……」

「呀……溫柔點……太猛了哩……啊……哎唷……會痛……唔……」

胡大夫順勢又再頂進了大半根雞巴。

「哎呀!」

王太太的騷浪聲高得多了,但是臉上卻出現美快的表情。

胡大夫開使狂抽猛插,活像只野馬般,狂亂快速地奔騰。

戳刺得王太太聲聲浪叫:

「親親……哎呀……大……大雞巴……情人……大……大鳥兒……小穴穴……好……好漲啊……呀……」

「我……小陰穴……又……又窄……又緊……大鳥兒……哥哥……要……疼愛……這小穴啊……呀……嗯哼……」

「啊……救……救命呀……不……不要……太猛啦……唔……這太狠了……呀……好痛啊……插得太狠了啦……要命的……你……你饒了我吧……求求你……太狠了……受不了了……會升天的哪……」

大雞巴緊扣著穴心。

「呀……哎唷……哥……親哥……你就幹死我吧……戳吧……」

「哎唷呀……好美……好爽……好舒服……唔嗯……喔……」

「殺千刀的……要……要給你……插爛了……唔……救命哪……」

窗外還有兩人在偷窺著,洪小姐在張太太身上捏了一下,嘴裏說著:

「嘖嘖!可真虧這王太太挨了,我放的藥重得很,雞巴能粗脹一倍,你看,王太太爽得頭都搖來搖去。」

的確,王太太的頭不停地左右搖晃擺動起來了。

原來胡大夫經過了一陣瘋狂抽插之後,將雞巴抵住了王太太的子宮旋轉著呢!

所以王太太也隨著大雞巴在穴中轉動得快慢,搖起頭來。

「親愛的……你……你真是……夠狠啊……嗯……哥哥……呀……你真好……大……雞巴……好粗……好厲害呀……脹得可怕……」

「我……小心肝……呀……爽……快……快……再幹進去……又再旋轉了……唔……唷……嗯……好舒服……呀……好爽快……動作大點嘛……」

「嗯……轉……啊……你太棒了……受……受不住了……」

胡大夫說:

「這個大雞巴好不好?」

王太太說:

「好唷……太好了……好棒……好厲害……好猛……嗯……呀……美死我了……」

胡大夫也忍不住叫著:

「你叫……你浪呀……我聽了好爽……哼吧……小浪穴……你騷吧……你大聲叫吧……我喜歡聽……聽浪叫聲……大聲點……小……小浪穴很爽吧……」

這時胡大夫把大雞巴對上了小穴心子,頂得緊又轉得快,同時又按住了屁股,這樣就貼得更緊了。

王太太浪叫:

「哎……哎呀……嗯……我……我浪穴……真太美了……哎呀……鐵漢子……插死我了……呀……使勁……幹吧……好酸……唔……好舒暢……哎唷呀……」

「嗯哼……哎呀……親親……大雞巴……插得我……酸麻啊……要命呀……哎唷喂呀……唔……大雞巴親親……要被你……戳爆了啊……唔哼……」

「插……插死了……要死了……啊……使勁……再沖……喔……」

連連呻吟不斷,再也聽不清楚王太太在叫什麼了。

原來是魂兒非上了天,心跳也亂了。

胡大夫知道王太太美爽的昏了過去,於是伸手到小屁眼上,猛然將手指塞了進去,就進進出出的抽插起來了。

王太太在這猛然刺激下醒了過來,噓了一口氣說:

「嗯……嗯……哎唷……大雞巴親親……妹妹我……給你……給你插死了……你怎麼……連我小屁眼兒……都不放過……哎……去死……你去死啦……你……你手……停一停啊……」

胡大夫邊抽插,邊欣賞著王太太騷浪的樣子。

又是半小時過去了,王太太淫精流 了一大片被子。

小穴裏浪水像流光了似的,抽插起來有些疼痛。

王太太低聲向胡大夫說:

「親哥,我已給你插了一個多小時了,你怎麼還不 出來呢?」

胡大夫說:

「奇怪,我也不知道。」

王太太說:

「漢子,我浪水流盡了,再插下去會痛,停一會兒,或者我給你含一含好嗎?」

新刺激,胡大夫感到挺有趣,猛然拔出大雞巴,往床上一倒。

王太太慢慢爬起,小穴圓圓的小洞一時之間還收不起來。

窗外張太太看見胡大夫的大雞巴好長好長,龜頭兒好大好大,看得心跳動得厲害,幾乎要推開窗子跑進去。

洪小姐拉住她說:

「不急,等王太太含了大雞巴再說。」

王太太用手量了量大雞巴,嚇了一大跳,湊上了嘴巴,慢慢的含住龜頭。

舌尖兒輕輕挑逗著馬眼,一上一下吞吞吐吐,一手在卵蛋上撫弄,另一手握著大雞巴一陣套弄。

胡大夫感到異常輸服,閉起眼來享受。

可憐的王太太累得香汗淋漓,手越套越快,嘴也越套越快,希望趕快把精液弄出來。

正在千鈞一法之際,張太太和洪小姐推開了窗子走了進來。

王太太見兩人闖進來,忙吐出大雞巴,翻身兩手遮著了臉,羞得要死。

張太太說:

「別害羞,繼續含嘛。」

說得王太太伸腿向張太太踢去,胡大夫在一旁看著。

洪小姐拉去了張太太的褲子,一把把張太太推向胡大夫說:

「張太太,好好套套這大雞巴吧!」

張太太在外早看得浪水直劉了,這一套上大雞巴,就不顧一切的往下套動,去消消癢處。

一下子,就套弄了上百下。

王太太和洪小姐像個見習生似的,眼見王太太浪肉不停顫抖,一聲聲「哎唷!哎唷!」,穴肉帶進帶出的。

張太太騷弄了一陣,想到她們都看到自己的浪態和浪叫,於是坐了起來,拉住了王太太的屁股,送上了胡大夫下體,讓大雞巴插進了子宮。

這時洪小姐看得陰水直流,也想解解 。

女人被抽插時,都會很自然地浪叫幾聲,既可助興,又可發發自己的淫蕩。

王太太因為知道有兩個女人在看,所以忍住不肯出聲。

但一陣套弄之後,再也承受不了衝刺的快感,再加上子宮內陰精不斷地往外 ,於是再也忍不住而騷浪地叫出口來。

她不顧忌地一邊狂抽猛套,一邊大聲嘶叫起來:

「大……大雞巴……你這個大雞巴漢子……浪穴被你……幹得好爽……我舒服死了……浪穴好……好美……浪穴又……又要丟了……哎唷……死漢子……我愛死你了……好大……好大的雞巴……啊唷……唔……嗯哼……嗯……」

「插啊……用力點……哎呀……用力插吧……小穴……美死了……親親……快……幹破了……」

王太太這些浪叫聲聽在洪小姐耳裏真不是滋味,她再也忍不住了,自己上了床,脫下了衣服,分開了兩條腿,往胡大夫臉上一坐,把穴口對準了胡大夫嘴巴,淫水也正好滴在他嘴上。

洪小姐叫說:

「哥……舔呀……舔我嘛……哎呀……浪死我了……好浪……呀……哇嗯……」

胡大夫躲又躲不開,推也推不了,只少伸出舌尖,沿著洪小姐的穴兒慢慢地舔啊舔。

幸好洪小姐的穴長得漂亮好看得很,不然還真傷腦筋呢!

王太太套得一陣陣地丟著陰精,只可惜看不到胡大夫臉,只見得到洪小姐又白又嫩的大屁股。

王太太想,這洪小姐到底是個主人,見她浪到這模樣,真該換一換,給洪小姐舒服舒服才是。

所以自己套緊了大雞巴一陣揉搓,又出了一次陰精後,站起來拉著張太太進了浴室洗澡。

洪小姐見兩人進了浴室,這才站了起來,往床上大字躺了下去,拉著胡大夫壓在自己身上。

胡大夫像是要報舔穴之仇,一插上就猛然狂狠抽插,直插得洪小姐全身顫抖,肉碰著肉,發出的聲響幾乎可達戶外。

洪小姐大叫著:

「大雞巴哥哥……真棒……使勁……用力啊……」

「唔……嗯……唷……越猛越好……再出力啊……」

胡大夫死命一陣狂暴抽插,洪小姐淫水「卜卜蔔」直流。

胡大夫使勁在洪小姐身上揉捏著,插揉得洪小姐只剩下呻吟聲,癱瘓在胡大夫身下。

胡大夫這時不得不覺得累了,忽然想起該玩玩這浪嘴才是,於是猛然拔出了大雞巴,睡倒在枕頭上。

洪小姐正覺得奇怪,胡大夫推著她說:

「浪穴!來給哥哥品一品!」

他邊說邊推,洪小姐只好側著身子低頭瞧瞧那大雞巴,油光光,青筋還暴跳著。

一股男人特有的誘惑氣味沖進了鼻子,手握住大雞巴,先用舌尖舔舔馬眼,又用舌頭舔舔大肉柱子。

半天才一口吞入了喉嚨,吞吞吐吐一陣,胡大夫感到陣陣火熱,大雞巴猛跳。

他用手按住了洪小姐粉臉,洪小姐知道這大雞巴要狠插了,忙用手握住雞巴,而他真的狂抽猛插了起來。

王太太和張太太兩人洗完走進來一看,這洪小姐的小嘴像浪穴似的,被胡大夫插得口水直流。

胡大夫用腳壓著洪小姐的肥嫩屁股,她只能從鼻孔裏發出「嗯哼!嗯哼!」的聲音。

足足插了幾百餘下,胡大夫才大叫說:

「浪穴吃緊了,大雞巴丟給你了!」

一陣噴射,胡大夫終於射出了陽精,這才鬆開了手和腳,洪小姐仰面一躺,把胡大夫射出的精液全吞下了去。

這時窗外已經泛白,這四個人才七橫八歪的在一張床上睡去。

胡大夫,是個婦產科專家,為人非常和氣。

這麼一天下午,十二點剛剛敲過,照著往常的習慣,正好是胡大夫睡午覺的時候。

偏偏這個時候來了一個客人,手按著肚子,眉頭兒緊皺著,向護士劉小姐說要掛急診。

護士照顧他在診療室坐下後,就急急的上去請胡大夫了,這時胡大夫已經呼呼入睡。

劉小姐走到床邊,輕推胡大夫道:

「大夫!有病人急診!」

胡大夫張開眼睛,呆呆的看著劉小姐。

劉小姐又重複說:

「有急診病人,大概是柳細姨。」

於是他向柳小姐點點頭說:

「我就來!」

劉小姐急忙下樓,去招呼柳細姨。

胡大夫笑瞇瞇的,穿了件襯衫,和一條純羊毛褲子。

套上大夫的白衣服,穿上皮鞋,向診療室走去。

胡大夫一腳踏入診療室,柳細姨已經痛得這樣:

「哎唷!哎唷喂呀!哎呀……」

胡大夫坐在椅子上,拍了拍柳細姨的肩說:

「怎麼啦?」

柳細姨皺著眉,抬起了頭,看了胡大夫一眼,痛苦的說:

「哎呀!肚子痛死了呀!」

胡大夫一面招呼柳細姨到病床上躺著,一面同情的說:

「是不是吃壞肚子了啊?」

她走到病床邊,卻因為太高了一下子坐不上去,胡大夫輕輕一抱,把柳細姨抱到病床上,她仰面躺下。

胡大夫手摸摸軟軟的肚子,按了按,又敲了敲,拿起聽筒,聽了又聽,發現並沒有什麼病。

可能一時著涼,肚子痛了起來,但是這一陣按摸,卻使胡大夫起了非非之想。

因為柳細姨的美是出了名的,同時這嬌媚女人的胴體,發出了一陣陣幽香,身體更是無一處不性感。

胡大夫一面按著,一面叫護士準備止痛針,然後對柳細姨說:

「我先給你止痛,再好好檢查一下。」

柳細姨沒說話,飄了飄媚眼點點頭。

於是胡大夫親自替柳細姨打了止痛針,當拿出針頭的時候趁機按住了針頭揉了一陣。

柳細姨感到一陣舒服,很快的肚子也不痛了,笑嘻嘻的看著胡大夫。

胡大夫問:

「不痛了嗎?」

柳細姨只點點頭「嗯……」了一聲。

同時柳細姨還拋著媚眼,挑逗他似的。

胡大夫向柳細姨說:

「那麼到手朮室去,我替你好好檢查一下、」

一邊招呼柳細姨坐起,又親切的抱她下來,然後手牽著柳細姨走向手朮室去。

臨走出手朮室的時候,胡大夫向劉小姐示意了一下,而這劉小姐也明白了胡大夫的意思。

因為只要是和病人走入了手朮室,最起碼也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才能檢查完畢。還好現在已經是下午,不會有什麼門診了。

胡大夫陪著柳細姨走出診療室,穿過通道,在樓梯旁有個門,門上掛了一個手朮室的牌子。

胡大夫拉開了門,順手一按,只聽到「答!」的一聲,點亮了室內的燈光。

手朮室內沒有窗戶,全靠日光燈照明。

這張手朮台要比診療室還高一點,也寬了一些,藥架上還有些手朮用具和一些藥品。

胡大夫在柳細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解去了柳細姨的胸罩。

一對尖挺高翹的乳房,圓圓脹脹高高滿滿,翹起兩粒小葡萄似的乳頭兒。胡大夫在藥架上取了一些油質的藥膏來,順手塗在手上,示意柳細姨脫去內褲。

柳細姨嬌羞的脫去了內褲,往椅子上一丟,想爬到手朮臺上去,偏偏手朮台又太高了。

胡大夫看見,走過來順勢一托屁股,又以極快手法把那些藥膏塗在那小穴肉縫上。

柳細姨幾乎是同時感覺到,屁股被托不說,而且好像有手指在穴縫上滑了滑,人就上了手朮台去。

這時柳細姨感到一陣臉紅心跳!

胡大夫手按住了柳細姨的小肚子,感覺到了滑嫩細白肌膚。

同時把一雙粉腿給分了開來,把兩條腿架在手朮臺上,胡大夫低頭一瞧……

哇!真是要人命的小穴!生的太美,太妙了!

上端一叢細絲陰毛,兩片鼓鼓陰唇,中間一粒小穴核兒。

那些油膏藥力,馬上就發生作用,在小穴核粒上,已有滴滴浪水,流出了穴口兒。

胡大夫用手在穴縫上輕輕的撫摸愛撫著,使那滴浪水兒,塗滿了穴縫。

一邊摸,一邊瞧瞧柳細姨。

只見這柳細姨,嬌羞的閉上了雙眼,臉上泛起了兩朵紅雲,眼兒成瞇,呼吸急促。

胸前這對香乳,不停的隨著深呼吸起伏著,顫動著,雪白嬌嫩的大屁股,不斷的在扭動。

此時柳細姨只感到小穴中癢得無法制止,而非得要那東西來戳插止癢不可。

扭擺一陣後,喘著氣說:

「啊……你真壞死了……」

話說到一半沒說完,而櫻桃小口已被胡大夫著實含在嘴裏了。

柳細姨這一刺激,親吻的好長好長,吻得受不了,不由自主的微微吐出了香舌,遞了出去。

柳細姨才吐出了一點舌尖兒,胡大夫卻猛一吸吮,整個舌頭都被吸入了他的嘴裏,抵舔纏綿起來。

胡大夫一邊吻著柳細姨小巧甜蜜的香舌,一邊將手指頭插進了小穴裏……

抽!插!扭!轉!

另一隻手把自己褲扣解了開來,將自己八寸多長之大陽物給掏拉了出來。

而又去引誘柳細姨的嫩手,握住了大雞巴陽物。

柳細姨正在欲火高熾的時候,這根陽物來得正是時候!

猛然握住了大雞巴,又粗又常,而且還是熱呼呼的哪!真是喜出望外呢!

柳細姨忍不住了,手握大雞巴,心跳得急,把舌兒收回,胡大夫也抬頭看著她。

柳細姨喘著氣說:

「嗯……胡大夫……你好壞……」

胡大夫知道是時候了,急忙脫光身上的衣褲,健美筋肉,及胸前一條性感胸毛,直到肚臍眼上。

八寸多長的大雞巴,實在是又可愛,又勾魂哪!

胡大夫一躍而上,猛壓到柳細姨的身上,兩手捏玩著一對乳頭兒,柳細姨閉了眼,只等胡大夫大雞巴插幹了。

柳細姨一雙粉腿,還掛在手朮臺上,而這美妙小穴被分的開開的,浪水已流到屁股底。

胡大夫把自己雞巴頭子,塞進柳細姨的小穴之中,柳細姨感覺到一陣發漲,像觸電一般。

她不自主叫著:

「哎唷……哎唷……漲……漲……」

在這兩聲浪哼聲中,胡大夫使勁一插刺,大半根陽物,已被這小小緊穴洞兒給包了起來。

但柳細姨卻感到漲得厲害,一邊「哎唷!」的叫著,同時屁股往後閃了一閃。

沒想到不但沒有閃開來,反而那大雞巴,著著實實的一下子,狠狠的深插到底了。

大雞巴頭子頂住了穴裏面,最癢也最敏感的,小穴心子裏。

柳細姨深深吸了一口長氣,一鎮顫抖,陰精已經丟了出來,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胡大夫感到無比美妙,知道這女人已經出了精,心想倒還真快,這根大雞巴至少還有半寸留在外面呢!

於是很快的再抽插,柳細姨感到穴內被陽物一陣磨擦,真是又酥,又麻,又癢,又酸,而跟著陰水也流出來了。

柳細姨嬌喘噓噓的哼著:

「哎唷!……哥哥……美……美呀……美死我了……啊……哥……哥呀!……」

胡大夫問:

「你舒服了沒?」

柳細姨說:

「啊……當然舒服啦……舒服……死了……呀……唔……哎唷……輕一點嘛……慢……慢一點……哎唷喂呀……爽死啦……我……我爽死了……唔……唔……哎呀……我……我的腿呀!……」

柳細姨不勝負荷的叫著,胡大夫才慢慢放下了她的粉腿,柳細姨這才放下心,舒了一口氣。

胡大夫開始輕抽慢插,大雞巴磨揉著穴腔陰嫩肉兒,酥酥麻麻癢癢,龜頭兒頂住了小穴心,就在這穴心上頂住了轉一轉。

柳細姨還是頭一遭 到了這樣的可口美味,瞇細了媚眼,嘴裏也總是哼叫著。

胡大夫見柳細姨美爽得不得了,而陰精也出了不少,小穴兒更是滑多了。

他卻忽然使力一挺,陽物好像又變粗了許多。

而後猛力狂抽猛插起來,真是其快如飛,在這小且緊收的小穴中,像拉風箱般的一陣猛插。

插得柳細姨心花朵朵開,先是酥麻,再是喘息,全身的肉都顫抖起來。

抖得身體像波浪般的一起一伏,大屁股肉兒一緊一松,雙乳更突出尖翹了。

不斷浪蕩淫叫著:

「哥……哥……美……美死了……小……小……穴……唔……爽歪了呀……親親……慢一……慢一點兒……小穴……要丟了……唔……唔哼……啊哼……唔嗯……呀……呀……」

又是一陣濃濃陰精,噴到大雞巴頭兒上。

胡大夫緩慢了下來,使大雞巴龜頭兒,頂住了小穴花心兒,輕揉慢插,徐徐晃了起來。

柳細姨這才喘出了一口大氣。

胡大夫親了一下小嘴問到:

柳細姨說:

「舒爽的過了頭哩!」

胡大夫再問﹔

「你會不會夾吸?」

柳細姨說:

「我……讓我試試好嗎?」

于市胡大夫頂住了柳細姨的洞穴花心子深處,一動也不動,而柳細姨試著夾吸緊小穴,又放開來,但動作有些生疏。

柳細姨問說:

「是這樣嗎?」

胡大夫回答:

「嗯!不過你不常夾嗎?」

柳細姨說:

「從來沒試過,床上這玩意兒,懂得不多,也沒機會嘗試。」

胡大夫問:

「為什麼呢?」

柳細姨說﹔

「我被那老頭兒開了炮之後,平常只隨便抽插兩下子,他就會射精了,那有時間嘗試呢?」胡大夫一聽,真是喜出望外,不由得用手在粉嫩屁股上一陣揉捏,而她的浪水也跟著沖了出來。

胡大夫把兩隻粉腿慢慢撐了起來,夾在臂彎中,小穴更是鼓鼓地顯現了出來。

於是這大雞巴又開始戳著抽插起來,下下著底,次次深入。

柳細姨美爽得要上天飛一樣,挨插一下就哼叫一聲「親哥」。

嬌媚淫蕩,顯得又騷又浪。

胡大夫像是獸性大發,狂猛的狠插著。

柳細姨不勝承受哼叫著:

「哎呀……哎唷……大……雞巴……哥哥……太狠了……唔……嗯……你……妹妹……小穴……又……又要丟了……嗯……哼……唷……唷……親……哥哥……大……大雞巴哥哥……小……穴穴……受……受不了啦……嗯……饒……饒了我吧……啊……小穴……受不住了……嗯……」

儘管柳細姨叫死叫活的,苦苦求饒,但是阻止不了胡大夫的獸欲。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插向柳細姨的小嫩血內,都不停止。

足足插了幾百下,胡大夫面不改色,而柳細姨卻呻吟著,喘息著,小穴幾乎麻木了。

胡大夫這才感到一陣快感,忍受不了性交的最高巔峰,「蔔!蔔!蔔!」的射出了精子。

胡大夫捨不得的拔出了大雞巴,柳細姨還是仰臥著,開著兩條粉腿。

陽精混著陰精,由小穴口流了出來,人卻軟得一動也不能動了,就像死了一樣。

胡大夫忙給她打了一針興奮劑,這才醒了過來。

嬌媚淫騷的向胡大夫說:

「你真壞啊!」

胡大夫忙又伏下頭來,深吻著柳細姨的香舌,兩人相互擁抱撫弄了一陣,這才過完癮。

之後兩人起來整理一下,穿好衣服。

柳細姨走前胡大夫向她說:

「當你想要時,隨時都可以……」

柳細姨一陣臉紅,拋了個媚眼說:

「現在我必須回去了。」

柳細姨拿著皮包問:

「醫藥費多少?」

胡大夫先是一怔,然後笑著說:

「免了!」

於是把柳細姨送出了大門,看著她坐上車。

胡大夫興高彩烈回到樓上,叫傭人準備好洗澡水,好好洗了個澡,也吃了一些滋補藥品。

已是吃飯的時候了,吃飯時劉小姐微笑著望著胡大夫。

劉小姐隨口問說:

「柳細姨還好吧?」

胡大夫微笑說:

「嗯……還好,怎麼?你吃醋?」劉小姐說﹔

「去你的!我有什麼醋好吃?」

他聽了哈哈大笑,見下人不在,小聲向劉小姐說﹔

「其實啊,我對客人如此,還不是為了生意嘛!我對你呀,才是真心的,今晚,我們……」

剛說至此,下人端了湯送了上來,而胡大夫這才停住了嘴,劉小姐亦忙著吃飯。

飯後胡大夫照例出門交際一番,不是跳舞,就是打牌。

總之,就是找機會和一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們鬼混鬼混,到深夜才肯回家睡覺。

自從柳細姨被胡大夫輕易弄到手後,胡大夫對於前來求診的病人,各各都想幹一下。

因為到這兒來的病人,都是些漂亮的女人,而且又多半是珠光寶氣,有錢闊老板的夫人,或是有錢人的女兒及小老婆之類。

這天,也是天賜良緣,一位洪大小姐求診,胡大夫診視了半天,還是診不出是什麼毛病,只好照例問問病人感到什麼地方不舒服。

洪大小姐嘻笑著說:

「我也說不上來,吃得下,也睡得著,不過……」

洪小姐說到這兒,不好意思低下粉臉笑笑。

飄了飄媚眼,繼續說到﹔

「只是有時候,常常作夢,夢醒了……就再也睡不著了,可是……下體卻癢得厲害……」

說完,又是一陣臉紅,看看劉小姐,又看看胡大夫,這時胡大夫好像有些會意了。

他向劉小姐說:

「取一付針來。」

同時向劉小姐以眼示意,劉小姐會了意走了出來。

然後胡大夫問洪小姐:

「請問大小姐有男朋友嗎?」

洪小姐說﹔

「哼!他呀!他在香港一家銀行當副理,難得回台一次,大約半年才回來一趟。」

胡大夫說:

「大小姐,怎麼沒到香港去?」

洪小姐說:

「我過不慣那兒的生活,再說,他在這兒也有房子,還有一些生意,我要是去香港,這些交給誰呢?」

胡大夫說:

「對對對,你說的是。」

胡大夫一邊說話,一邊從頭到腳地,注意這位性感的女人,年紀又很輕,二十多一點點,長得細皮嫩肉,嬌媚之極雖然豐滿些,但是曲線畢露,是個好貨色。胡大夫於是說:

「我想洪小姐的病,可能是男朋友不在身邊才會有的,你在夢中多半夢見什麼?」

洪小姐嬌羞說:

「大夫,我不好意思說,但是病不忌醫……」

胡大夫說:

「這當然!對醫生你不必說假話,什麼話什麼事都可以說,不要難為情才是。」

洪小姐露出媚笑說:

「唷!這……我……平常老是夢見跟人家做愛,正在舒服的時候,就醒過來了,褲子也 了,可是醒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胡大夫說:

「那是當然,照說,人要按時性交才可以,如果長期閒空,就經常會有這種現像。

洪小姐說:

「大夫,你可有什麼好藥給我治治嗎?說實在的,手淫我也試過了,可是對我來說不管用。」

這時她真的什麼都說出來了。

「大夫,聽說有一種代用品,大夫都有的,大夫……不管多少錢,你買一個給我好嗎?」

洪小姐前傾著身子,吐氣如蘭的向胡大夫說著。

這時胡大夫靈機一動說:

「代用品是用不得的,沒什麼作用,我可以給你上一點藥,不過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至少可以維持個把月,或著幾個星期,到時候再來上藥,你覺得呢?」

洪小姐說:

「好!好啊!」

胡大夫向洪小姐說﹔

「到這兒來上藥吧!」

於是洪小姐跟著胡大夫進了手朮室,胡大夫叫洪小姐脫光衣服,這樣才好上藥。

洪小姐不疑,全身脫的光溜溜的。胡大夫好像欣賞脫衣舞似的在旁注視。

洪小姐脫光後,全身白肉,嫩似無骨。

洪小姐仰躺著,一對饑渴媚眼哀求似的看著胡大夫。

胡大夫則是像欣賞藝朮品似的,從頭到腳,慢慢的往下看。

高聳的乳房已經在起伏顫動,細細柳腰,一點點深凹的肚臍眼兒,真是叫人心動不已。胡大夫輕輕揉摸著一身白肉,再抖動她的大屁股,使得那個小肥穴兒,高高凸起,白淨沒有一絲絲雜亂陰毛。

胡大夫摸到小肚子時,洪小姐輕輕「嗯」了一聲。

發出來的聲音,有夠淫騷。

洪小姐撒嬌說:

「哎呀!你快上藥啊!我快癢死了!」

胡大夫微微一笑,把自己的衣服脫了精光,自己則拿了一個藥丸子,很快的吞了下去。

一瞬間,胡大夫的雞巴直挺挺的站了起來,這根雞巴至少有八寸多長。

油亮亮的大雞巴頭子,粗大的嚇人。

他走到手朮台旁,洪小姐一手握住了它,欠起身來,在這大龜頭上親了一下,然後躺了下去。

洪小姐騷蕩著說:

「親親!好大的雞巴!快快!快給我插上吧!」

胡大夫先把她的腿放下來,然後壓了上去,一身雪白浪肉,其軟如綿。

胡大夫把雞巴放在穴口上,卻不插下去。

急壞了洪大小姐,她急促的喘著氣,死命的把那肥大屁股,往上抬高迎著大雞巴,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偏偏這胡大夫在玩弄著乳頭兒,捏得洪小姐全身顫動,下體更是搖晃迎送。

她氣喘急促的叫:

「好大夫……快……快點……插我吧……快……幹我吧……我的小穴穴……給你玩……不要……不要再……逗我了嘛……癢……癢……癢死我了……小妹……受不了了……」

胡大夫說:

「快插什麼呢?」

洪小姐急急的說:

「快插……插我的穴啊……快幹小穴洞吧……啊……受不住了呀……妹妹的……小浪穴……穴……在……在等著……親……親哥……」

「喲……求……求你……快幹吧……小穴……好癢……好癢哩……受不了了……快……快呀……快插我吧……插死我這小……小穴……嗯……幹這小浪穴……快……」

胡大夫的大雞巴,狠猛的給他插了進去,熱呼呼的,濕潤潤的一個小嫩穴,把大雞巴包的死緊緊的,而且一下子就頂住了花心穴底,胡大夫一動也不動。

真是要命啊!好漲!好舒服啊!

洪小姐兩手用力按住胡大夫的屁股,把這個花心穴子抵壓得緊緊的,快喘不過氣來了。

洪小姐耐不住了,開始扭動她那白嫩有彈性的屁股,以及那又饑渴,又需要的小穴兒。

連晃帶轉的,使這小穴心子,圍住了大雞巴頭子轉呀轉的。

一對大奶子,也在跳動著。

這女人真是騷到了極點啊!

哼哼哎哎的叫著了一陣之後,一股股陰精也流了出來,還是不情願停止她的扭動旋磨。

洪小姐的淫聲更是銷魂……

「嗯……哼……哎唷……哼……唔哼……大雞巴……哥哥……好棒啊……美……美死了……美死人了……小穴……浪啊……唔……嗯哼……」

「哎……哎呀……浪穴……浪騷……蕩女……從來……從來沒……沒有遇見過……這種……大雞巴……哥哥……親哥哥……浪血……好舒服……夠……夠了……饒……饒了妹妹吧……啊……呀……少……少插一點呀……幹死人了……」

洪小姐的扭,轉,旋,磨,功夫真是要得,還不停的晃動著。

一陣比一陣急,一陣比一陣快。

她連丟了兩次陰精,才慢慢停了下來,喘著氣呻吟。

胡大夫知道這個風騷女人,已經連連丟了兩次身子,癱瘓的不想動了,但這正是女人子宮內,收縮吸吮猛咬舔食的時候!

他打起了精神,把粗長的大雞巴向後一退,緊跟著是一陣狂風暴雨似的,狂狠猛力抽插。

這小穴洞的兩片陰唇,被塞得帶進帶出的,甚是好看,過癮!

洪小姐已經出了兩次精,想休息一下的時候,卻遭到了這陣狂風暴雨,真有點招架不住了。

當穴內正在收縮時,是特別敏感的,卻遭到了狂抽猛插,幾乎每一下抽動,都像在插她全身似的。

沒一處性感敏銳的地方不得到刺激,使得她全身顫抖,心也跳得特別快,連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從發根直到腳心,無一處不是又酥、又酸、又麻、又癢!

洪小姐嬌浪呼叫著:

「親……哥哥……大雞巴……哥哥……你……你輕……輕一點嘛……你快……快要插死小浪穴了……哎呀……唷……我……我的……小寶貝兒……好甜……好癢……啊……好舒暢……」

「浪穴兒……要……要濕透了……浪穴被你……被你插得……快……快散了……你的大雞巴……插得我……我……好……好愉快呀……好舒服……呀……唔……」

胡大夫一邊聽著這個淫騷的浪叫,一邊欣賞著這一身浪肉在顫抖。

顫抖一刻也不停止,臉頰上一陣陣痙攣,香汗淋漓,同時也不斷的呻吟,真是欲仙欲死呢!

一聲聲輕微而淫蕩的「嗯……嗯……」叫著,一對眼睛越瞇越小,小到幾乎只剩下一條縫了,鼻子裏急促出著氣,倒也是香噴噴的。

胡大夫知道,這是女人快要達到最最高峰,欲仙欲死的境界。

於是他把粉腿一抬高,立刻就猛力狠狠一插,大雞巴頭子,頂進了子宮口內。陰精緊跟著「卜卜蔔」的直流。

洪小姐的氣息一刻比一刻弱,舌尖冰涼,昏死了過去。

這時胡大夫又狠狠狂猛使力的急插了一陣,也射出了精。

熱滾滾的陽精燙在小穴花心上,把她從死神的手裏給燙了回來。

癱瘓著睜開眼,陶醉得說:

「親親!你可把我給幹死了!」

胡大夫說﹔

「幹死了,美不美?」

洪小姐說﹔

「唔……嗯哼……美極了……親愛的……要是真被你幹死了……活不過來……也都算了……你的……大雞巴……好有力……」

胡大夫放肆的愛撫著她身子半天,她喘息著。

直等到胡大夫的大雞巴軟倒在緊穴中,放不住了,這才自動地滑了出來。

胡大夫下了洪小姐的身體,用水把兩人的性器洗了洗淨,一大堆的陰精混合著陽精留在手朮臺上。

兩人穿好了衣服坐在手朮台旁的椅子,洪小姐拋給胡大夫一個大風騷的媚眼說: 「你的藥真好啊!是不是以後都可以天天給我塗藥呀!」

胡大夫說﹔

「唷!你每天都要嗎?」

洪小姐回答說:

「嗯!越多越好!」胡大夫說:

「太多了受不了,隔個三五天塗一下還差不多。」

洪小姐說:

「看你多吝嗇,我醫藥費照付!」

洪小姐說完,一陣微笑,又說:

「喂!明天我請你吃飯,在我家,你來不來?」

胡大夫問:「在你家?」

洪小姐說:

「對!我家裏沒有外人,也不請什麼外客,只有兩三個姊妹,你一定要來好嗎?」

胡大夫說:

「到時候在看看吧。」

洪小姐說:

「不行!一定要來!」

胡大夫想了想才說:

「好吧好吧。」

洪小姐起身,拿了一迭鈔票說:

「醫藥費夠不夠?」

胡大夫一看忙推拒說:「怎麼?你是氣我?」洪小姐說:

「給傭人!給傭人!」

胡大夫只好借勢收下,然後恭恭敬敬地送這位闊病人到大門口。

見到洪大小姐的車,的確是最高貴的進口車,心中暗暗高興。

——————————————————————————–

第二天晚上六時整,胡大夫的汽車停在洪小姐公館門前。

司機按了兩聲喇叭,洪公館的大門開了。

胡大夫被迎進了洪公館,經過了一個水池來到了進口處。傭人拉開了門,迎面而來的是主人洪小姐,她面帶嘻笑的走過來,兩人高興的握著手。

胡大夫隨著洪小姐入了座,看見客廳陳設豪華美觀,這時有另兩位女人走了過來。

這兩個女人都是長得美若天仙的少婦,一見到這兩位美女,胡大夫忙欠身欲起。

洪小姐介紹說:

「這位是頂頂有名的胡大夫,是留德的醫學博士,他可是個婦產科權威呢!」

同時指著兩位美女說:

「這是張太太和王太太。」

胡大夫一一打了招呼。

這時傭人遞上了茶水。

張太太先開口問:「胡大夫業務很忙嗎?」

胡大夫說:

「還好,還不是各位主顧幫忙!」

張太太又說:

「胡大夫太客氣了,誰不知道你這位大名人啊!我想你一定非常的忙,今天能認識你,真是三生有幸哩!」

張太太話說完,胡大夫正要開口,但王太太卻搶先著說:「你看看!這張太太真會客套哩!」洪小姐聽了笑說:

「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了。」

洪小姐給了胡大夫一個媚眼說:

「這兩位都是我很好的姊妹,今天特地請她們一起便飯。」

這時傭人走了進來說:

「小姐,開飯了。」

洪小姐站起來,請大家到餐廳去。

王太太和張太太拉著手,走在前頭,而洪小姐則挽著胡大夫的手,跟著走進飯廳。

坐定之後,主人頻頻進酒,胡大夫並不是什麼好酒量,但經不起這三個女人敬酒,也只好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

三個女人之中,以張太太酒量最好,王太太是最差的,但是王太太卻能言善道,不時就拿胡大夫當做題材說笑話。

而這個胡大夫卻已經被這兩位太太的美色和巧言給迷住了,他一雙貪婪的眼神,始終不離她們的胸前。

王太太的一對大奶子的確夠誘惑人的了,大不說,而且高聳尖挺。

當然這個胡大夫是個內行人,他知道有這樣胸部的女人必定擁有一個飽滿肥美的小穴,同時這屁股溝也是很深的。

這一切早已被這色狼胡大夫看在眼裏,更何況她還有對風騷的媚眼,所以胡大夫也不顧其他人是否在意,竟和王太太公然眉目傳情起來,兩人眉來眼去。

這頓飯一直吃到十點才完畢,因此洪小姐提議要三位貴賓在她家住下。

王太太和張太太是老姊妹了,自然滿口答應,而胡大夫客氣了幾句,但經不起挽留,也答應了。

其實這胡大夫心裏早就想答應了,他求之不得呢!

洪小姐高興的要請他們去看電影,不是在電影院,是在洪小姐的臥房。

一坐下,洪小姐和張太太各占了一張沙發,而把雙人坐的沙發留給了王太太和胡大夫。

傭人走進來,關了燈,放起了電影。

原來放得是美國的春宮電影,不但淫蕩而且荒唐。

內容是兩個修女耐不住女人的需求,兩人對鏡磨擦,後來來了個年輕人,她們把他拉進房,輪流套那年輕人的陽物,直到他不再舉才停止。

但這兩個淫騷蕩女還不過癮,居然跑到後院按倒了一隻驢子,騎在驢肚上套弄那根又粗又大的陽物,這才肯甘休。

王太太看得下體的淫水一陣一陣的流,胡大夫不客氣的伸出手在她身上按摸揉捏!

兩個人恨不得脫下褲子好好地幹一場,可是房內還有另外兩個女人。

電影放完後又聊了一會兒,聊著聊著話題全轉到性交上去了。

三個女人一再提出問題來問胡大夫,使他幾乎窮于應付。

王太太問到電影的內容:

「這外國女人的穴一定很大,不然怎套得進驢子的陽物?」

洪小姐笑說:

「王太太,你想不想弄根驢陽物來套套?」

王太太說:

「去你的!你才要驢子來幹呢!」

說完起身要打洪小姐,卻被張太太阻止了。

張太太說:「好了啦,不要再鬧了,其實啊,我們雖然沒挨驢陽物插過,可是都吃過驢陽物。」

王太太走近張太太說:

「怎麼?你這張嘴含過驢陽物?」

張太太打了王太太一下說:

「哎呀!你才含過驢陽物呢!我是說吃的,你怎麼忘了呢?有一到名菜叫圈子,那不就是驢陽物嗎?唔……還有呢!像什麼牛鞭,你吃過沒有?」

說得王太太和洪小姐笑得前伏後仰的,臉上一陣陣紅暈,一時回不上話來。

張太太順手把王太太拉到身邊,指著櫻口說:

「你這張嘴呀,什麼驢陽物,牛陽物是含不來的,只有男人的陽物你一定含得下,要是我啊,一定非整夜含著陽物呢!」

王太太回了句「去你的!」,三人又笑作一團。

卻苦了一旁的胡大夫,陽具只能直挺挺的站著。

這時傭人端了四杯咖啡進來,其中一杯是非常特別的!

洪小姐說:

「好了,別鬧了,喝完咖啡也該睡了。」

洪小姐端了其中比較特別的那杯給胡大夫,胡大夫因為剛才酒喝多了,接了手一飲而盡,而胡大夫喝的這杯里加了很強烈的春藥!

喝過咖啡之後,洪小姐送三位客人回房。

她先送王太太進其中一間,又帶胡大夫來到另外一間。

之後同張太太兩人走出了房門,把門給關了起來。

原來洪小姐和張太太兩人存心要看王太太的好戲!

她們三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常聽起張太太說王太太在這床第之間功夫要得。

王太太以前曾當過高級吧女,有一次三個外籍人士合力輪奸王太太,王太太非但沒事,還搞得其中一個人脫了陽。

可是問起王太太,她又不肯說,於是今天洪小姐特別犧牲自己享受,準備和張太太兩人去偷看。

兩人繞到了外面落地窗口,從窗縫往房中偷看。

——————————————————————————–

王太太想到浴室去,經過了胡大夫的房間。

這胡大夫喝了含春藥的咖啡,下體大雞巴硬挺的要命,若不發 出來,會漲得要人命哩!

等王太太從浴室出來時,胡大夫不顧一切突如其來的把王太太一抱,而這王太太本來就是個淫騷浪蕩的女人,她早就期判多時,就順勢軟軟倒在他懷中。

胡大夫忍不住性衝動,把王太太往床上一壓,便快速的剝光了她的衣服。

春藥在他肚裏作怪,再加上一個白玉人兒赤裸裸嬌媚媚的躺在床上,胡大夫瘋狂的剝光了自己的衣服。

胡大夫又再度壓上了王太太,用手托住大雞巴,就往小洞穴裏塞送進去,想要發射一下。

但大概是太粗大的緣故,這王太太頓時張口瞪眼的,痛苦的表情表現在臉上。

然而禁不住胡大夫的欲火,受了他使勁的一挺,大雞巴頭子插進了小穴兒裏。

王太太受這一戳,頓時一下快活,嬌吟著:

「哎呀……唷……」

「色鬼……急……色鬼……呀……痛……唷……哎唷……唔……嗯……」

「可……可人兒……好……很好呀……慢……慢點……慢點來……不……不要太急了……這樣……我……我會……受不了呀……」

「呀……溫柔點……太猛了哩……啊……哎唷……會痛……唔……」

胡大夫順勢又再頂進了大半根雞巴。

「哎呀!」

王太太的騷浪聲高得多了,但是臉上卻出現美快的表情。

胡大夫開使狂抽猛插,活像只野馬般,狂亂快速地奔騰。

戳刺得王太太聲聲浪叫:

「親親……哎呀……大……大雞巴……情人……大……大鳥兒……小穴穴……好……好漲啊……呀……」

「我……小陰穴……又……又窄……又緊……大鳥兒……哥哥……要……疼愛……這小穴啊……呀……嗯哼……」

「啊……救……救命呀……不……不要……太猛啦……唔……這太狠了……呀……好痛啊……插得太狠了啦……要命的……你……你饒了我吧……求求你……太狠了……受不了了……會升天的哪……」

大雞巴緊扣著穴心。

「呀……哎唷……哥……親哥……你就幹死我吧……戳吧……」

「哎唷呀……好美……好爽……好舒服……唔嗯……喔……」

「殺千刀的……要……要給你……插爛了……唔……救命哪……」

窗外還有兩人在偷窺著,洪小姐在張太太身上捏了一下,嘴裏說著:

「嘖嘖!可真虧這王太太挨了,我放的藥重得很,雞巴能粗脹一倍,你看,王太太爽得頭都搖來搖去。」

的確,王太太的頭不停地左右搖晃擺動起來了。

原來胡大夫經過了一陣瘋狂抽插之後,將雞巴抵住了王太太的子宮旋轉著呢!

所以王太太也隨著大雞巴在穴中轉動得快慢,搖起頭來。

「親愛的……你……你真是……夠狠啊……嗯……哥哥……呀……你真好……大……雞巴……好粗……好厲害呀……脹得可怕……」

「我……小心肝……呀……爽……快……快……再幹進去……又再旋轉了……唔……唷……嗯……好舒服……呀……好爽快……動作大點嘛……」

「嗯……轉……啊……你太棒了……受……受不住了……」

胡大夫說:

「這個大雞巴好不好?」

王太太說:

「好唷……太好了……好棒……好厲害……好猛……嗯……呀……美死我了……」

胡大夫也忍不住叫著:

「你叫……你浪呀……我聽了好爽……哼吧……小浪穴……你騷吧……你大聲叫吧……我喜歡聽……聽浪叫聲……大聲點……小……小浪穴很爽吧……」

這時胡大夫把大雞巴對上了小穴心子,頂得緊又轉得快,同時又按住了屁股,這樣就貼得更緊了。

王太太浪叫:

「哎……哎呀……嗯……我……我浪穴……真太美了……哎呀……鐵漢子……插死我了……呀……使勁……幹吧……好酸……唔……好舒暢……哎唷呀……」

「嗯哼……哎呀……親親……大雞巴……插得我……酸麻啊……要命呀……哎唷喂呀……唔……大雞巴親親……要被你……戳爆了啊……唔哼……」

「插……插死了……要死了……啊……使勁……再沖……喔……」

連連呻吟不斷,再也聽不清楚王太太在叫什麼了。

原來是魂兒非上了天,心跳也亂了。

胡大夫知道王太太美爽的昏了過去,於是伸手到小屁眼上,猛然將手指塞了進去,就進進出出的抽插起來了。

王太太在這猛然刺激下醒了過來,噓了一口氣說:

「嗯……嗯……哎唷……大雞巴親親……妹妹我……給你……給你插死了……你怎麼……連我小屁眼兒……都不放過……哎……去死……你去死啦……你……你手……停一停啊……」

胡大夫邊抽插,邊欣賞著王太太騷浪的樣子。

又是半小時過去了,王太太淫精流 了一大片被子。

小穴裏浪水像流光了似的,抽插起來有些疼痛。

王太太低聲向胡大夫說:

「親哥,我已給你插了一個多小時了,你怎麼還不 出來呢?」

胡大夫說:

「奇怪,我也不知道。」

王太太說:

「漢子,我浪水流盡了,再插下去會痛,停一會兒,或者我給你含一含好嗎?」

新刺激,胡大夫感到挺有趣,猛然拔出大雞巴,往床上一倒。

王太太慢慢爬起,小穴圓圓的小洞一時之間還收不起來。

窗外張太太看見胡大夫的大雞巴好長好長,龜頭兒好大好大,看得心跳動得厲害,幾乎要推開窗子跑進去。

洪小姐拉住她說:

「不急,等王太太含了大雞巴再說。」

王太太用手量了量大雞巴,嚇了一大跳,湊上了嘴巴,慢慢的含住龜頭。

舌尖兒輕輕挑逗著馬眼,一上一下吞吞吐吐,一手在卵蛋上撫弄,另一手握著大雞巴一陣套弄。

胡大夫感到異常輸服,閉起眼來享受。

可憐的王太太累得香汗淋漓,手越套越快,嘴也越套越快,希望趕快把精液弄出來。

正在千鈞一法之際,張太太和洪小姐推開了窗子走了進來。

王太太見兩人闖進來,忙吐出大雞巴,翻身兩手遮著了臉,羞得要死。

張太太說:

「別害羞,繼續含嘛。」

說得王太太伸腿向張太太踢去,胡大夫在一旁看著。

洪小姐拉去了張太太的褲子,一把把張太太推向胡大夫說:

「張太太,好好套套這大雞巴吧!」

張太太在外早看得浪水直劉了,這一套上大雞巴,就不顧一切的往下套動,去消消癢處。

一下子,就套弄了上百下。

王太太和洪小姐像個見習生似的,眼見王太太浪肉不停顫抖,一聲聲「哎唷!哎唷!」,穴肉帶進帶出的。

張太太騷弄了一陣,想到她們都看到自己的浪態和浪叫,於是坐了起來,拉住了王太太的屁股,送上了胡大夫下體,讓大雞巴插進了子宮。

這時洪小姐看得陰水直流,也想解解 。

女人被抽插時,都會很自然地浪叫幾聲,既可助興,又可發發自己的淫蕩。

王太太因為知道有兩個女人在看,所以忍住不肯出聲。

但一陣套弄之後,再也承受不了衝刺的快感,再加上子宮內陰精不斷地往外 ,於是再也忍不住而騷浪地叫出口來。

她不顧忌地一邊狂抽猛套,一邊大聲嘶叫起來:

「大……大雞巴……你這個大雞巴漢子……浪穴被你……幹得好爽……我舒服死了……浪穴好……好美……浪穴又……又要丟了……哎唷……死漢子……我愛死你了……好大……好大的雞巴……啊唷……唔……嗯哼……嗯……」

「插啊……用力點……哎呀……用力插吧……小穴……美死了……親親……快……幹破了……」

王太太這些浪叫聲聽在洪小姐耳裏真不是滋味,她再也忍不住了,自己上了床,脫下了衣服,分開了兩條腿,往胡大夫臉上一坐,把穴口對準了胡大夫嘴巴,淫水也正好滴在他嘴上。

洪小姐叫說:

「哥……舔呀……舔我嘛……哎呀……浪死我了……好浪……呀……哇嗯……」

胡大夫躲又躲不開,推也推不了,只少伸出舌尖,沿著洪小姐的穴兒慢慢地舔啊舔。

幸好洪小姐的穴長得漂亮好看得很,不然還真傷腦筋呢!

王太太套得一陣陣地丟著陰精,只可惜看不到胡大夫臉,只見得到洪小姐又白又嫩的大屁股。

王太太想,這洪小姐到底是個主人,見她浪到這模樣,真該換一換,給洪小姐舒服舒服才是。

所以自己套緊了大雞巴一陣揉搓,又出了一次陰精後,站起來拉著張太太進了浴室洗澡。

洪小姐見兩人進了浴室,這才站了起來,往床上大字躺了下去,拉著胡大夫壓在自己身上。

胡大夫像是要報舔穴之仇,一插上就猛然狂狠抽插,直插得洪小姐全身顫抖,肉碰著肉,發出的聲響幾乎可達戶外。

洪小姐大叫著:

「大雞巴哥哥……真棒……使勁……用力啊……」

「唔……嗯……唷……越猛越好……再出力啊……」

胡大夫死命一陣狂暴抽插,洪小姐淫水「卜卜蔔」直流。

胡大夫使勁在洪小姐身上揉捏著,插揉得洪小姐只剩下呻吟聲,癱瘓在胡大夫身下。

胡大夫這時不得不覺得累了,忽然想起該玩玩這浪嘴才是,於是猛然拔出了大雞巴,睡倒在枕頭上。

洪小姐正覺得奇怪,胡大夫推著她說:

「浪穴!來給哥哥品一品!」

他邊說邊推,洪小姐只好側著身子低頭瞧瞧那大雞巴,油光光,青筋還暴跳著。

一股男人特有的誘惑氣味沖進了鼻子,手握住大雞巴,先用舌尖舔舔馬眼,又用舌頭舔舔大肉柱子。

半天才一口吞入了喉嚨,吞吞吐吐一陣,胡大夫感到陣陣火熱,大雞巴猛跳。

他用手按住了洪小姐粉臉,洪小姐知道這大雞巴要狠插了,忙用手握住雞巴,而他真的狂抽猛插了起來。

王太太和張太太兩人洗完走進來一看,這洪小姐的小嘴像浪穴似的,被胡大夫插得口水直流。

胡大夫用腳壓著洪小姐的肥嫩屁股,她只能從鼻孔裏發出「嗯哼!嗯哼!」的聲音。

足足插了幾百餘下,胡大夫才大叫說:

「浪穴吃緊了,大雞巴丟給你了!」

一陣噴射,胡大夫終於射出了陽精,這才鬆開了手和腳,洪小姐仰面一躺,把胡大夫射出的精液全吞下了去。

這時窗外已經泛白,這四個人才七橫八歪的在一張床上睡去。

喜欢就顶一下!!!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人妻診所139

3.0分

3.0分 異鄉風流c5b

3.0分

3.0分 異鄉風流c5b

3.0分

3.0分 風流性福ed9

3.0分

3.0分 風流房東5c4

3.0分

3.0分 風流韻事f58

3.0分

3.0分 風流女幹部b27

3.0分

3.0分 廚子風流韻事2bd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