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看著老婆玩弄老頭子b39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一直充滿了情趣,這種情趣是在八年的婚姻生活中一點點

積累起來交逐漸濃厚的。我們都知道,夫妻生活在一起久了,必然會產生厭倦,

包括性生活,所以我們大約在結婚一年後就討論過如何使我們的性生活保持新鮮

感。討論的時候,我發現老婆和我一樣,有一種很強的童心和埋在心底的淫亂欲

望。於是我們不謀而合,決定在今後的生活中加入一些性的調料,當然,一切都

會在秘密的情況下進行,絕對不能讓熟悉的人知道,畢竟,我們還需要平靜的生

活。

  於是,我們從一些小動作開始,比如在公車上她幫我手淫或她心甘情願地被

別人吃豆腐,比如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共同上公用男廁所或女廁所里做愛,再

比如她不穿內衣去逛街,下面插一根不太粗也不太長的橡膠棒。每一次我們都在

緊張中領略著一種不同尋常的刺激,並樂此不疲。


  對了,先介紹一下我老婆吧。她今年31歲,一米六四,體態豐滿而絕不肥

胖,她的皮膚很白很細,論長相也就中等偏上吧,喜歡留一頭直直的長發,眉目

清秀,常帶著一種迷惑人的羞澀。她在區政府的一個科室上班,而且已經是一個

很有前途的副科級干部了。


  那天大概是夜里十點鍾吧,我和老婆在外面吃飯回來。為了健康需要,我們

從飯店步行回家。不太遠,但中間要經過幾個偏僻的胡同。我們邊走邊聊。我忽

然靈機一動,說:「老婆,如果你一個人走在這里怕不怕?」


  老婆笑著說:「不怕。」


  我說:「你不怕有流氓?」


  老婆說:「流氓有什麼可怕?不就是想占點便宜嗎,又不會要人命。」


  我說:「你不會反抗?」


  老婆很認真地想了想,撒嬌地說:「當然不會了,他愛怎樣就怎樣了,說不

定┅┅我還會┅┅還會┅┅」

「還會怎樣?」我追問道。


  「還會配合他呢。」老婆說完摟著我笑起來。


  我也笑了,拍了拍她豐滿的屁股,小聲說:「我知道,其實你巴不得有別的

男人上你一次呢!」


  老婆也反擊地一手抓住我的下面,笑嘻嘻地說:「是又怎樣,你只有一個東

西滿足不了我呀。」


  我們平時這樣嘻鬧慣了,而且四周無人,沒有什麼顧忌C 我們小聲鬧著,走

著。一會兒後,我的手無意間從後面伸進她的胯下一摸,天哪,竟然濕了。


  我剛要取笑她,她忽然小聲沖我「噓」了一聲,說:「前面有人。」


  我擡頭一看,遠處是有一個人影,正慢吞吞地向我們走來,看樣子是個男人。

那一瞬間,我有了一個主意,我拉住她,壞壞地笑著說:「老婆,咱們玩個遊戲,

那是個男人,你敢不敢和他玩玩兒?」


  老婆打了我一下:「討厭啦,誰知道是好人壞人?」


  我說:「看那樣子不可能是壞人,再說有我在,你怕什麼,只不過讓他占點

便宜而已,沒關系的。」


  老婆知道我們又要玩遊戲了,一下子興奮起來,一臉潮紅地笑著,說:「好

吧,你躲起來,看我的。」


  於是,我躲到一面牆的拐角處,借著昏暗的路燈向外窺視。老婆向我做了一

個調皮的手勢,示意我不要動,然後拽了拽衣裙。我老婆今天穿的是一身淺藍色

的套裙,很像職業裝,很有型,把她的胸、腰、臀勾勒得線條清晰,兩條白嫩的

長腿露在外面,既端莊,又性感。


  那人影越走越近了,忽然發出兩聲咳嗽,聽聲音好像┅┅好像是個老頭兒。


  老婆顯然也聽出來了,回頭向我看了看,面色有點為難. 不知為什麼,我沖

她揮揮手,示意她過去。於是,老婆不再猶豫,慢慢地向那人迎面走去。


  不一會兒,她與那人就要相遇了,而我此時也終於看清那個的面目,是的,

那是一個老頭兒,看樣子有五十多歲吧,背著手,慢條斯理地走著,那雙老眼直

直地盯著我老婆。而我老婆低著頭,我從後看不到她的表情。就在兩人即將交錯

時,就聽我老婆「哎呀」一聲,好像被什麼絆了一下,竟張著手向老頭兒撲去。


  那老頭嚇了一跳,但反應還算迅速,也張開手把我老婆接住,一瞬間,兩個

人竟然牢牢地抱在一起。


  我老婆並沒有馬上掙脫開,只是緊張地說:「嚇死我了,嚇死我了,老伯,

謝謝你呀。」


  那老頭兒竟也沒有馬上放開我老婆,還拍了拍她的後背,說:「不要怕不要

怕,姑娘,走路要小心些呀。」


  我老婆這才松開手,想試著向前走,隨即又「哎呀」一聲,然後就蹲在地上,

捂著腳踝,呻吟著說:「我的腳┅┅好像扭了。」


  老頭兒連忙也蹲下來,關切地問:「哪里?哪里扭了?我看看」然後摸向我

老婆的腳.


  我老婆站起來,伸出右腳,說:「就是這只,哎喲,好疼呀┅┅」



  我心里暗笑:老婆的戲演的太完美了!


  那老頭兒握住老婆的右腳,慢慢揉起來,邊揉邊說:「姑娘,你放心,我年

青時學過中醫,對按摩很在行的,放心,我給你揉揉,很快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老頭兒倒也像些模樣。我老婆被他一揉,禁不住呻吟起

來,那聲音聽起來┅┅嘿嘿,誰都可以想像得到,而且單聽那聲音,是怎樣理解

都行的。果然,不一會兒,老頭兒就擡起頭來看我老婆,那目光中分明已經有了

色意。


  老婆正在享受,聽那老頭兒說:「姑娘,你把腳擡起來點,我這樣低頭好累

呀。」


  老婆聽話地擡起腳,手扶著旁邊的牆。我馬上明白過來了:老頭兒要行動了!


  你想啊,我老婆的腳擡起來後,她那短短的裙子也就擡高了,而老頭兒從下

向上看,那里面的內褲不就盡收眼底了嗎?好個老頭,果然不太厚道。


  老頭一邊揉著,一邊不時用掃一眼老婆的裙內,慢慢地,他的手開始不受控

制地向上移動,越過小腿、膝蓋,還在向上┅┅突然,我老婆身子一震,吟叫了

一聲:「老伯,你摸到┅┅摸到我的下面了呀。」


  老頭似乎已經沒有太多的顧忌,竟直接在我老婆的裙子里隔著內褲撫摸起來,

色吟吟地說:「姑娘,你的這里怎麼濕了?不是出的汗吧?」


  老婆扶著牆,無力地說:「討厭了老伯,你這樣┅┅這樣摸我,人家┅┅人

家能不濕嗎?」


  老頭興奮地把臉貼近我老婆的雙腿,慢慢地竟然把頭鑽進她的裙子里,嘴里

說著:「姑娘,想不到你這麼容易起性啊?讓我看看,聞聞,騷不騷啊?」


  看來,老頭已徹底放開了,什麼也不顧了。


  老婆顯然也大受刺激。慢慢地呻吟著:「老伯,說什麼起性啊,人家┅┅人

家才沒有呢,是你┅┅為老不尊,調戲人家嘛┅┅哎呀,老伯,你在┅┅干什麼

呀?不要┅┅不要親人家那里嘛,啊┅┅」


  很明顯,那老頭已經隔著內褲親上了我老婆的關鍵部位。我看得爽極了。


  我老婆一只手扶著老頭兒的頭,胯部不停地扭動著,看來被老頭弄得舒服無

比。一會兒後,老頭伸出頭來,淫笑著把我老婆的內褲脫到膝蓋,我老婆嬌聲叫

著:「老伯,不要啊┅┅不要脫人家的內褲嘛,你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可

以這樣?人家┅┅好羞啊,討厭,你還摸,不要啊,會被別人看到┅┅」


  老頭果然住手了,向四周看了看,站起來,摟過我老婆,色迷迷地說:「小

姐,要不咱們換個地方?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開個價吧?」


  我暗自好笑,原來他是把我老婆當成雞了,怪不得這麼快就色膽包天。看來

平時這個老頭兒也沒少叫雞.


  老婆一把推開他,嗔怪道:「你把人家當什麼人了?我可是正經人。」說完

就去拽被老頭脫下的內褲。


  老頭嘿嘿一笑,攔住她的動作,手還很不老實地摸了一把我老婆的胯下說:

「小姐,別呀,算我錯了還不行嗎?是,你是正經人,正經到這里都濕了。嘿嘿

┅┅」


  我想,老婆大概會到此為止吧,再玩下去說不定會發生什麼. 誰知老婆的下

面被那老頭一摸,又禁不住長吟一聲,一副很享受的樣子。老頭淫淫地看著她,

好像心里有了底。趁老婆在享受,他再次蹲下來,把老婆的短裙卷到了腰際,這

樣,我老婆的整個下體全都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膚,渾圓的屁股,還有誘人的黑

三角,連我看了都不禁老二挺立。


  老頭蹲在我老婆面前,臉正對著那叢茂密的陰毛,他雙手撫著我老婆的屁股,

一臉饞相地看著女人最美的部位,嘴里念叨著:「乖乖,這麼好看,年青女人的

大腿、屁股、還有┅┅這些毛,啊〞〞好多年沒見過了。」


  邊念著,把慢慢地把臉貼向我老婆的陰部,那樣子像擁抱一件渴望多年終於

到手的珍貴器物一樣,竟有些深情的味道。我感覺好笑極了,看來這個老色棍沒

見過什麼好女人,恐怕只玩兒過幾次老野雞吧。今天有這樣的艷福,不樂暈才怪。


  老頭已經把整個臉貼在我老婆的陰部,嘴正對著那叢陰毛的下面,還不停地

拱著,看樣子舌頭已經伸出來了,在舔我老婆的陰蒂。而此時我老婆也無限愜意,

把兩條白嫩的腿略張開,好讓老頭兒的嘴更深入些,雙手扶著老頭的頭,胯部搖

晃著,嘴里發出連綿不斷的深吟聲。我又一次體會到老婆的淫蕩,居然能讓一個

老頭弄得這麼舒服,況且,只是舔舔而已。


  正看得興奮不已,老婆忽然停下來,推開老頭的腦袋,並飛快地提上內褲,

放下裙子,一時把老頭弄得愣頭愣腦,張著那張沾滿蜜汁的嘴看著我老婆。老婆

滿臉潮紅地拉起老頭兒無限嫵媚地說:「老伯,實話告訴你吧,我是做那一行的,

不能白和你玩兒,說吧,你給多少錢?」

這回是我愣在那里,剛才我還以為老婆突然決定不再玩下去了,誰知她┅┅

她竟然想玩得大些,而且說自己是妓女,我一時有點摸不著頭腦.

  老頭一下明白過來,咧著嘴笑了:「我說的嘛,一看你就像做雞的,嘿嘿,

我是不會看走眼的。」


  我心里暗罵一句:老色棍,你家女人才是做雞的呢!


  老婆真的像妓女一樣,摟著老頭的肩,大咧咧地說:「說吧,老伯,能給多

少錢?」


  天哪,那樣子還是我那公務員的老婆嗎?


  老頭連連點頭:「好,我給,我給,」


  便開始翻起衣兜來,半天翻出一疊皺巴巴的紙幣,「我只有這些了,你看夠

不夠?」


  老婆接過去,粗略一看,說:「就這麼點兒?才三十多塊,我就那麼不值錢

嗎?」


  老頭苦著臉,已在哀求了:「姑娘,我就這些了,這還是這一周的生活費,

求求你,讓我弄一次吧。」


  老婆「撲嗤」一聲笑了:「老伯,把一周的生活費搭上,就想弄一次,況且

還這麼少,好像不行吧?」


  老頭猴急了:「要不,我回家,我那被底下還有二十多塊錢,都給你,求求

你了姑娘。」


  我老婆嘆了一口氣:「唉,這麼大年紀了,這麼困難還要干這種事,好吧,

就像我做好事,不過,先說好,要聽我的。」


  說完,真的把錢揣進了口袋。


  我暗叫:老婆,你真的把自己當妓女了嗎?


  老頭連連點頭,一時站在那里不知該做什麼. 老婆大方地摟過老頭,說:「

老伯,咱們往旁邊靠靠,機靈點,聽見有動靜趕緊走。」


  老頭連聲答應。我想,這老頭剛才那股色勁哪兒去了?現在好像不是他玩我

老婆,而是我老婆在玩兒她。


  唉,我這個老婆呀,調皮的可以,淫蕩的可以┅┅


  此時,我老婆已摟著那老頭靠在距我很近的牆邊,與我只相距一個拐角。我

忙把躲起來,再探頭一看,兩人就像在我面前一樣,只不過我老婆把角度調得很

好:那老頭斜著背對我,我老婆斜著面向我,這樣,不僅老頭看不見我,我還能

清晰地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我知道,老婆是想讓我近距離地看一場好戲。老婆

的眼睛飛快地瞟了我一下,還做了一個鬼臉兒。


  站定後,老婆問老頭:「老伯呀,多久沒做了?」


  老頭說:「快┅┅快半年了。」


  老婆嬌媚地笑著:「這麼久了,想女人?」


  老頭說:「嗯,想,想的要死。」


  老婆又問:「那┅┅我好看嗎?」


  老頭顯是急了:「好看好看,姑娘,別逗我了,我┅┅咱們來吧!」說完就

去抱我老婆。


  老婆笑著擋開,說:「別急嘛,老伯,你想怎麼玩兒?」


  老頭真有些受不了了:「還能怎麼玩兒?就是干唄,來吧,我┅┅我┅┅」

說著還要動手。


  老婆又攔住:「老伯,你不想看看我的┅┅這個嗎?」


  邊說邊解開上衣的扣子,把短衫撩起來,露出粉紅色的蕾邊乳罩。


  我老婆的乳房不小,肉鼓鼓地把乳罩撐起很高。就見老頭立刻伸出手,把乳

罩推上去,我老婆兩個雪白的乳房彈出來,老頭一手一個,使勁揉搓起來。我老

婆開始閉眼享受。只一會兒,老頭嫌摸著不過癮,竟上前一口含住乳頭,咂咂地

吃起來。我老婆定是很舒服,抱著老頭,輕聲呻吟。


  吃了一會兒後,老頭徑直把我老婆的裙子撩起來,又把內褲拽下,一根手指

直接探入我老婆的小穴里,弄得她「啊〞〞」的一聲。


  老頭在那里忙活著,我清楚地看到我老婆臉上陶醉的樣子,她還不時地睜開

眼,看著我,用舌頭舔著嘴唇,那樣子真的像┅┅像妓女一樣。我的下面硬得要

命,也不禁伸手自摸起來。眼看著一個老頭兒享受著自己的老婆,而自己卻只能

自摸,是不是慘了點?不過說真的,我喜歡這樣。


  老頭終於停下來,手放在自己腰間,看樣子是想解褲子。老婆及時攔住了他,

氣籲籲地說:「等一下,讓我來。」


  老頭聽話地不動了。我老婆先是把手放在老頭的襠部揉了揉,說:「老人家,

這麼大年紀了,還能硬成這樣,好厲害呀。」


  老頭嘿嘿笑著:「那當然,我年青的時候比現在還厲害。」


  老婆慢慢地解開老頭的腰帶,向下脫他的褲子,我在後面看得很清楚,老頭

的腿還算壯實,只是,他竟然穿著一個花花的三角褲,我差點笑出聲來。


  老婆也笑了:「老伯,你怎麼穿一個女人的內褲啊?」


  老頭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嘿嘿,穿著舒服唄. 」


  我暗想:真是個老淫棍。


  老婆止住笑,又向下脫老頭的花褲衩,我看不到前面的情景,只看到一個圓

圓的龜頭有力地彈出來,老婆輕叫了一聲:「老伯,你的好大呀,真難為你,這

麼大年紀了,還┅┅還這麼┅┅有勁兒。」


  老頭仿佛恢復了自信:「嘿嘿,厲害吧,你喜歡嗎?」


  老婆一把握住老頭的雞巴,臉紅紅地說:「喜歡. 」


  然後蹲下來,把臉向雞巴湊了湊,又猛地閃開:「老伯,你的味道┅┅好濃

啊。」


  老頭不客氣地說:「做你們這行的,還怕這個嗎?哈哈┅┅」


  老婆又看了看那雞巴,可能是受不了誘惑吧,用手套弄起來。老頭舒服地哼

出了聲:「姑娘,不要光是┅┅用手攥著,用嘴吧。」


  說完,挺起胯部,把雞巴向我老婆的嘴邊送來。老婆本能向後閃了閃,又飛

快地看了我一眼,然後,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一樣,閉上眼,迎著老頭的雞巴,一

口含住。


  其實我老婆對

口交並不反對,有時候還十分熱愛。我想怕是因為老頭長時間

不洗澡,雞巴上的味太大了的原因。不過開始她還閉著眼睛,有一種痛苦的神情,

只過了一會兒,就開始眯起媚眼,一會兒擡頭看看老頭,一會兒看看我,老頭那

粗壯的雞巴在她嘴里進進出出,那深紫色的龜頭被她啜得干淨發亮。老頭是主動

在她嘴里抽送著,爽得不停地哼哼,嘴里說著:「啊┅┅真他媽過癮啊,這年青

女人┅┅的嘴,干起來┅┅也這麼舒服,啊- 舒服┅┅真舒服,我干┅┅我干,

好姑娘,我操你嘴┅┅我操┅┅你嘴┅┅」



  老頭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不得不用手時不時擋著他,嘴里發出「嗚嗚」

的聲音。這樣插了大約一分鍾的時間,老頭突然從我老婆口中撥出雞巴,喘著氣

說:「不行了,先別動,我要出來了。」


  略停了一會兒,老頭才長出一口氣,說:「還好,沒出來。」


  老婆笑著抹了抹嘴唇,站起來:「老伯,這麼快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厲害嗎?」


  老頭連聲說:「你厲害,是你厲害,你這麼一個┅┅漂亮的姑娘家┅┅吃我

老頭的雞巴,誰┅┅誰受得了啊。」


  老婆嬌笑著再次握住老頭的雞巴:「還讓不讓我吃了?」


  「不了不了,姑娘,來,用你下面的嘴吃。」


  說完,把我老婆的身體轉過去,讓我老婆撅起屁股,又把裙子撩起來,我老

婆豐滿白?的臀部對著他,我甚至能看到她腿根處流淌的淫汁。


  我一看,終於到最關鍵時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繼續玩下去,如果繼續,

那麼我老婆就真的要被這個老頭干了,這樣會不會出格了些?看我老婆的樣子,

她還不想結束,再說,我有種莫名的沖動,很希望看到老婆被老頭干。於是我決

定不動,一切聽憑老婆作主。


  老婆沒有反抗的意思,相反,她撅著屁股竟然主動向後靠了靠,好像希望老

頭的雞巴馬上插進去一樣。然後,她竟然還手向後伸,抓住老頭的雞巴,嘴里說

著:「老伯,來吧┅┅干我,插進來吧,我是┅┅妓女,你花了錢的,來吧┅┅」


  看來,老婆真把自己當妓女了。我知道,老婆在放縱的時候,會說出很多讓

人吃驚的話來,不過,我聽起來會更興奮.


  老頭當然擋不住誘惑,見老婆這麼主動,不禁得意起來,淫笑著說:「我說

嘛,婊子就是婊子,都一樣欠干!」


  這話顯是侮辱人的話,可我知道老婆在興奮的時候喜歡被侮辱。果然,老婆

顫聲說:「是的,老伯┅┅我是婊子,我欠干┅┅來呀,操我吧┅┅插進來吧,

我需要你的┅┅你的雞巴。」


  老頭聽了,興奮地扶住我老婆的屁股,一只手把著自己的雞巴,說一聲:「

婊子,我要操你了!」然後一插而沒.


  我一下子血往上湧:我老婆終於還是被這個老頭子干了。雖說這不是她第一

次被別的男人干,但被老頭兒干還是頭一回。看來,不管年齡大小,我老婆只要

有根雞巴就行。也許,正因為有悖常理,她才會更興奮吧。


  老頭不急不緩地抽動著,但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在那里發出爽透肺腑

的呻吟聲:「啊┅┅哦┅┅老伯,你這麼大┅┅年紀了┅┅還┅┅還這麼厲害,

插得好┅┅深啊,到┅┅子宮了,好舒服┅┅操啊┅┅操我這個婊子吧┅┅我願

意讓老頭┅┅操啊。」


  老頭下面舒服著,聽了我老婆的話,心里當然也舒服:「啊┅┅這麼好的閨

女,出來干這行,讓┅┅好多男人操,是不是┅┅又舒服┅┅又掙錢啊?想不到

┅┅老了老了,還有這樣的┅┅福氣,能操到你┅┅死了也值。」


  我老婆先是被老頭逗弄了半天,早就淫心大起了,這回終於干上了,一定是

爽翻了。她喜歡在做愛里說些浪話,無所顧忌。這一點我早有領教,而且我也喜

歡她這樣。果然,老婆的話越說越浪了:「老伯┅┅啊┅┅人家可是頭一回┅┅


  被老頭子┅┅干啊,想不到老頭兒也有這麼硬┅┅這麼粗的┅┅雞巴,早知

道,早就和老頭兒┅┅干了。「


  老頭也邪得可以,嘿嘿一笑,說:「老頭子厲害的┅┅多去了,我們┅┅最

願意操那些┅┅大姑娘小媳婦,像你這樣的,年紀和我閨女┅┅差不多,嘿嘿,

一操┅┅就出水。」


  「啊?〞〞你操過┅┅你閨女?老伯,你┅┅真的?」


  「說句實話吧,我倒是┅┅想過,但沒敢,就是現在┅┅她嫁人了,讓別人

┅┅干了,我還┅┅想哪。」哈哈,想不到這老頭兒下流到連自己女兒都想上,

實在大出意料。


  不過更出我意料的是我老婆,她竟然呻吟著說:「老伯,那你就┅┅把我當

成┅┅你女兒吧,你現在操著的┅┅就是你的女兒啊!」


  那老頭一聽更興奮了:「好啊好啊┅┅我的年紀也和你爸差不多吧?那你就

┅┅把我也當成你爸吧,閨女┅┅我的好閨女,你肯讓爸┅┅操了?」


  這老頭兒,真是畜牲,竟要把我老婆往亂倫的溝里帶。還沒等我多想,就聽

老婆嬌聲說:「哪有┅┅爸爸操女兒的?不過┅┅如果真的┅┅操起來,一定好

刺激┅┅啊┅┅爸爸┅┅是你嗎?是你嗎?是你┅┅在操我嗎?」


  老頭反應很快,配合道:「是我呀,我的好閨女┅┅爸早就想┅┅操你了,

你┅┅不願意?」


  老婆接道:「不┅┅女兒願意,因為┅┅爸爸的雞巴好大呀,插在女兒的┅

┅逼里┅┅漲漲的┅┅麻麻的,啊┅┅爸,你操死┅┅女兒了┅┅」


  老頭動作突然快起來,與我老婆的交合處發出響亮的「叭嘰」聲:「閨女┅

┅好閨女,爸爸要射了,全┅┅射在你逼里,給你┅┅給你爸的精液,啊┅┅哦

┅┅」


  與此同時,老婆也跨上了巔峰:「我也要來了┅┅啊┅┅啊,爸,射吧┅┅

把你老雞巴里的┅┅精液全給我,射呀┅┅射呀┅┅操啊┅┅爸呀┅┅操死我了

┅┅」


  我看得目瞪口呆。


  兩人累得不行了,都扶著牆喘氣。還是老婆年青,恢復得快,也沒有清理身

體,慢慢地穿好衣服,柔聲對老頭說:「老伯,走吧,回家去吧。」然後從兜里

掏出那疊皺巴巴的錢,塞到老頭的上衣兜里:「以後別這樣了,歲數大了,身體

要緊. 」然後,替老頭整理好衣服,推著他走了幾步,那老頭兒像木頭一樣任憑

擺弄,一步三回頭地往回走,那背竟有些彎了。


  直到老頭走遠,老婆才來到傻愣愣的我面前,笑著說:「你沒事吧?」


  我半天才醒過神來,沖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然後拉起她飛快地往回走。


  老婆急得大叫:「哎呀,慢點啊,你慢點,這麼著急干嘛呀?」


  我停下來,眼睛像要噴出火一樣,狠狠地說出兩個字:「干你!」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老婆玩弄老头子fa9

3.0分

3.0分 亲眼看老婆给人玩弄56d

3.0分

3.0分 亲眼看老婆给人玩弄56d

3.0分

3.0分 看著媽媽被人玩弄568

3.0分

3.0分 背著老婆和小姨子搞f21

3.0分

3.0分 趁著老婆熟睡43f

3.0分

3.0分 趁著老婆熟睡43f

3.0分

3.0分 我弄别人老婆,别人轮弄我老婆9a5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