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李家人的快樂145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77se2.top/  https://77se1.github.io/

在C國H區一個高尚住宅單位內,有一家人正在開始家庭的歡樂聚會,女主人陳麗伏在一張長條形的木椅上,白嫩油滑,背骨的起伏,形成美麗線條。

半到腰的微卷長髮被一個男主人李嘉白的手抓緊拉起,另到陳麗的頭高高的抬起,露出一張高貴美麗的面貌,而這張美麗的面容露出跟端莊高貴無關的表情,微絲細眼嘴角流出一道口水白液流過粉嫩的下巴,口中發出喃喃夢幻般的低語,就象一個追求性欲高潮的妓女一樣!陳麗雙手分別縛到遠處的傢俱和支柱上,乳房分別在長木左右突出,白嫩飽滿,傲然廷突彈性十足,乳頭不大不小,鮮紅如血另人讚嘆,中年的男主人七吋的陽具插在女人的肛門內,雙手按女人的盆骨上,慢慢的抽插!

三個年齡15歲左右的少年正圍繞女人動手動腳,一個蹲座地上撫摸陳麗雙乳,時不時捏牢乳頭的小豆用力的扭扯,一手用長柄的勾形的黑色膠陽具,不停拉插陳麗的陰戶,淺粉戴紅的陰戶流出一絲絲的淫液連接地上!

一個用滕枝不時抽打陳麗的背上,也時時錯手打中父兄弟的手,來個手足相殘?白嫩油滑背上出現條條紅色條紋,殘酷又美麗!

最後一個雙手輕扶陳麗的臉,陽具從陳麗口中抽插,時不時來一次深喉!陳麗常戴微笑的面孔,時不時鄒眉露出一痛苦的表演!

他們竟是一家人,男主人叫李嘉白45歲,商業界巨人,還是一個傳奇人物,當金融風暴的時期,公司面臨倒閉,無數不明來曆的資金,不繼後果的注入,兩間國際銀行,無息無期的借貸,好象不是借貸是送錢股,七億美全的公司,被抄到過百億,這還是人玩的嗎?

無數聯合打擊李嘉白公司超速倒閉,另想要佔小便宜的人損手爛腳,落井下石的失蹤?從似不在打敢李嘉白公司的主意,吞噬打擊的資金,李嘉白公司在風暴中,承風破浪的壯大,列入世界的排行榜上!

女主人叫陳麗42歲,結婚20年頭5年因李嘉白和陳麗酷愛SM,所以陳麗一直沒有成孕,有次看狗做愛試用?後來一次意外懷孕,竟然是三胞胎,另到夫妻二人不知是優是喜?大兒子名李繼要,二兒子名李繼造,三兒子名李繼愛。要造愛三兄弟!

有後是人生大事,可是自已的性趣如何解決,到了最後採取開放的態度,SM照玩屄照插,兒子由小到大由不明白到了解,偷聽到偷看,到正式的觀看,開始出主意,這樣抽那樣插?到底是年輕的人,創出各種的花招,另陳麗欲仙欲死,3年前兒子們開始參加,陳麗守護最後的底線,不要亂論後!一家人玩SM樂也隔隔!

李嘉白笑說:兒子們你媽媽的屁眼可以緊湊一些嗎?3兄弟笑笑回答父親大人收到,無問題!白老大在陳麗的面前蹲下,抓抓陳麗腋下,弄到陳麗咯咯嬌笑,用手指一掐腋肉,陳麗笑聲變慘叫喊聲!

接手拉扯起陳麗的頭髮,露出一張出水芙蓉般的美麗面貌,怎樣看也是20多歲青春美麗動人,白一跟陳麗一個長長的濕吻,舌頭揆來揆去,雙手叉住陳麗頸上,慢慢的用力收緊,陳麗的微笑的面上越來越紅!舌頭也越伸越長,白一張口把陳麗吐出的舌頭用力吸啜,還用牙齒用力咬緊拉出!

看到陳麗面上帶著痛苦和一絲滿足的表情,直至面色開始變紫,才把手鬆了一鬆,又突然收緊,叉到陳麗連咳也咳不出來!肛門自然一收一放!

父親笑說,老大的功夫不錯,偏頭道老二呢?白二笑笑道沒問題,我可不比老大差,說完就象修車一樣,帶著一個工具箱,倒爬到長椅之下,面對陳麗的雙乳,雙手輕輕的摸索,讚嘆的道媽媽的乳房真美麗,轉而的用手指夾住乳房邊的肉,用力的扯長,此時的陳麗舌頭被白一咬住,不能發聲,喉嚨發出啊……呵…的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怪聲!陰道不停泛出津液,順著大腿流地上一灘水漬!

老三也開始動手了,用的是一條藤枝,拍拍的一下下打在陳麗的背一條條的紅痕,浮現在陳麗的背上,美麗而有些殘酷美。

李嘉白叫道:啊!好舒服你媽媽的屁股好象會轉動一樣,推出吸入,我快不行了!

白二叫喊父親忍住等一等,快手的打開工具箱,拿出兩個汽車的電池夾,一下子夾在陳麗突起發紅雙乳頭,陳麗的面容出現痛苦的表情,白二把工具的電容拿出來,打開制一陣強力的電流通過陳麗的雙乳,這個電我媽的不關人事?通過陳麗身體傳到李嘉白和白二身上,噢……!

白三呆了一呆,低頭的對白二說,二哥你好狠會不會出事?白二笑道:沒問題的我算過電量,距離傷人還有很遠,有兩個無辜受害分享?扶他們起來抖一抖就沒事了,嘻嘻!媽媽醒來還得多謝我給他們的新刺激!

扶起李嘉白座在沙決上,李嘉白是清醒的紙是洩得太過多才一下子腳軟,笑道老二還真的不錯,我都高潮射得差點沖血暈倒。

老大有點口吃的笑道:好小子電到我的臉都有點到麻痺。

白三解開陳麗縛繩,用濕熱手巾清潔陳麗的身體,包起下身當尿布?抱起陳麗座在巨大沙快上,看著陳麗美麗漸紅愛撫陳麗面容,露出滿足幸福的微笑,沉沉的醉睡!

白三有點怛心的抬頭問道:媽媽沒事吧?剛才好象狠了點,李嘉白哈哈大笑道,乘兒子不用怕,女人這種情況叫美騷死,低有在最快樂的時候出現,你媽媽好久都沒有來了?你看你媽媽笑得多甜,身體煖煖的會有什麼事?

話畢陳麗慢慢張開雙眼,微帶淚光的說道,啊…狠心的小心肝,你們真的要了奴家的命啊。

李嘉白笑語的答,怎麼啦還不夠嗎?你的三個小寶貝好象還不滿意,還可以繼續的啊?

陳麗白了李嘉白一眼,要繼續也要吃飯後才有力做活,人是鐵飯是鋼十碗一滴乜啊?

李嘉白和三兄弟聽後,一起哈哈的大笑,老二笑說:有媽媽這個美麗點心,我都差不多飽了,好的吃完飯後等我好好的孝順妳,陳麗說道:死小鬼這次這麼狠心,差些要了你老娘的命,嬌嗔伸手拍打白二的膊頭。

白二順勢輕輕抱著陳麗,說我下太重手了嗎?不如下次試試用我新做的老虎蹬好不好。

陳麗笑笑的道:早知這個壞東西沒有好事,試就試難道會怕你嗎?上次你創做的三腳架,把人家的肛門撐大,剛開始的時候感覺還不錯,用久了感覺就差多了,畢竟內部的肌肉感覺較差,唯一好處是排臭臭的時候方便。

白二笑說:總好過老三做的短針床,一點新意都沒有!陳麗說道:不要小看老三的作品,人家睡起來全身都舒服,明牌的床肉磨爛席,號稱睡上能發白日夢游?也沒它舒服說罷轉頭吻了老三一口!扭動屎忽花?

老二微笑道:說好的作品還是老大的狠,一支無數反軟膠圈的圓棍棒,插進媽媽陰道去容易,拔出來的時迫卜…的一聲,上星期媽媽不是又啊…美死過去。

陳麗紅著臉啐了一口道:那是我沒有防備你那個狠心的哥哥,正在跟老三玩深喉的時候,失驚無神之下,一下子好象扯出心肝才失守,比他先發制人,不然不可能一下拔出就弄得人家美死過去,陳麗高傲的說。

李嘉白笑道:那麼可愛的老婆,什麼時候再試試老大的作品,陳麗笑笑搖頭說:下星期天吧,這個星期我要嘗嘗新鮮的。

用大廳的鏡看看背後的紅痕漸漸散去,陳麗轉身的輕吻老二一下,你們還在發育時期,要注意正常的飲食,我去弄餐菜你們等一會兒,正要轉身的時間,被老大一下子拉住。

親愛的媽咪你難道忙記了我們的家規嗎?白二笑說!

陳麗無奈的道:為什麼所有的家規矩都是對我的,你們快些找老婆啦!平均點分享麻!

李嘉白嘻嘻一笑:誰叫妳生的全是男孩,這是活該妳快樂!

陳麗雙手叉腰傲然的說道:來吧快一點弄好,早一點食飯!等我看看你們這個星期的評分!

李嘉白笑道好兒子你媽媽等不及了,你們還不快上,三兄弟嘻嘻的跑上來圍繞陳麗!

等三人弄好後,陳麗一拐一拐走到李嘉白面前,李嘉白笑嘻嘻用兩個金屬夾子,鉗銬在陳麗雙乳頭上,加上每邊近一公斤的法碼,當李嘉白鬆手的時候!

陳麗的喉嚨發出咯咯…的低鳴,一個小形的高潮來臨,淫水流出貞操帶邊,緣著兩條大腿流到地上!一下子高潮泛濫,身體軟綿綿倒後,白一和白三一人扶著一邊!

笑嘻嘻的道:我的好媽媽,為什麼每次都這樣高興,兩人邊說邊抻手搓握著陳麗兩個乳房!

陳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靜靜的待高潮過去,慢慢的站住腳步,陳麗因舌頭被鎖口不能言,蹬了幾個小鬼一眼,抬起左手伸出中指,轉身用八字的步伐,行去廚房!

白三對李嘉白說:父親媽媽的受虐待程度好高,老二的每個試驗媽咪都能夠過關,我怕越來越來重,分分鐘會出事的,白三說這話拼飛無因!

因為陳麗的身材抵有5尺4寸左右,體重不足50公斤,每個星期日都要接受大家的虐待,因有四個男人,每馮節目之間還要來一個全家福,平時是每人一星期一次的單對單,今天星期日的交流心得,止有3天的優息,試問一個尋常的女人如何能受得了?

李嘉白笑了笑道:老三你太過多慮了,你有無發覺你媽媽背上的紅痕已經消去,你們還小時候都看過我幫你媽浣腸,用高壓水力沖進你媽的腸內,比懷孕你們肚子還大,肚子的皮膚都幾乎透明都無事,SM所受的傷害都會好得很快,還樂此不疲!

我要是留手你媽還真的不高興,白二笑說:有這樣一個美麗動人,人見人愛的媽媽,還能滿足我的試驗欲望,能在這個家庭出生,我們還真的幸福!

老大也笑道:這倒是真的,象我早期認識的女朋友,常說這個不成那個不好,不是有媽媽,我都快變機佬了!

李嘉白說道:沒有辦法你們的媽媽思想較為守舊,不準你們越過最後的防線,說亂論不好,其實我是沒問題的,我的年紀都大了,由你們來滿足你媽的性欲,都是一家人,相親相愛再親密一點沒關系的!需然妳你媽媽溫柔可愛,但我們不能強來,另你媽傷心,虐待是愛不能混為一談,不是她自願,絕不能強來,你們要慢慢引導,等你媽接受,我看都應該快了,你媽可是人間的極品!

白一笑說:我還以為父親大人不高興,緣來是媽媽的問題,李嘉白說:傻兒子老爸是這樣的人嗎?兒子是自已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我自已的更加好!一家人哈哈的大笑!

在這個時候陳麗推著餐車,把食物一份份的分好,解開舌頭的夾鎖,笑問道:說什麼開心的事情!

李嘉白回答:有我的可愛老婆,每天都有開心的事情,我們剛才想到一套SM大計,怛保老婆大人心滿意足,滿載而歸!

陳麗紅著臉,點起餐上上的洋臘祝,死鬼別教懷小的!

白一笑說:不用父親教導,我們都得快青出於藍勝於藍了。陽根精液早過超君出塞了?那象無能皇帝,送文成公主給呵差?我喳妳波波!

陳麗吃吃的嬌笑道:快點過來吃完再青出於藍,陽具嘔出白泡吧!笑了笑就準備座下!

老大笑笑說等一等,美人妳開了舌夾!

陳麗白了他一眼,不解舌夾如何食東西!

白二嘻嘻的道:自解一陪二這是家規,打開工具箱拿出一盒大頭針,鋪在椅子上,美麗的媽媽請先上座!

陳麗的心輕輕的跳動,還有一個等一會再說,陳麗的屁股小心亦亦慢慢的圖釘上,還沒有決心座下老大和老三一人一邊的按著陳麗的膊頭,牢牢把陳麗按壓在椅上,陳麗唷…的一聲輕呼說:狠心的小鬼頭。搖一搖白嫩的屁股座好,臉頰微紅的帶著高興的微笑!

一家人聚在餐桌上,陳麗把乳頭的法碼吊放在桌上,準備用餐時,而李家的男丁卻狼吞虎咽,風卷殘雲般,陳麗拿起刀叉的時間,他們已經食完了。陳麗搖頭苦笑想到這麼快又到自已開工了!果然白家的男己經放下餐具,拉開椅子慢慢的行過來。

李嘉白笑語:輕言的道:老婆我來喂妳吃,輕輕的拿下陳麗刀叉,切開一塊塊的牛肉。

老大笑道:美人媽媽妳慢慢吃,我們繼續執行欠下來的家規,陳麗無奈的說:先把眼鏡片拿下來好不好,時間長了很不舒服,老太點頭道:好的不過要依照家規,動手把鏡片拿下後。

老三把陳麗雙手反縛,張開嘴巴慢慢細嚼李嘉白喂上的牛肉,冷下防老大的藤條一下子的拍的一聲打在右乳上,呀!的一聲牛肉都噴出來!

白老三鄒著眉頭說:媽媽這樣可不行啊!標準的浪費食物。

陳麗白了老大老三一眼,說沒良心的小鬼頭,你們就這樣開工,我怎樣吃東西!還沒有說完老二的大頭針已一下子插入陳麗右乳!陳麗輕呼一聲。語音充滿快感。

李嘉白也說道,這樣的確不行,大家想想辦法吧?可以一路開工,一邊吃飯,李家的男人不停的沉思,都沒有好的方法,李嘉白搖頭的道:看來要等你媽咪食完東西才能開工,白家三胞胎無奈的點頭!

陳麗看著李家的男人,吃吃笑笑的道:你們沒有辦法為什麼不來請教我呢?

李家的男人的男人眼一亮,忙圍繞陳麗問道:有什麼好方法。

陳麗嬌嬈的笑道:老大老二和老三都還沒有洩身出貨,可以把食物塞在我的口內,把椅子放平墊高,用他們的陽具把食物塞過喉嚨,小寶貝們都有6吋多,應該沒有困難,通過深喉來把食物送入食道,這是方法之一。

方法之二把我的頭抬高,把食物倒在我的口內用軟一些棒形狀的東西都可以,就象垃圾筒滿了,拼命的壓然後用棍棒抽送壓入也成,說罷舔了舔誘惑的紅唇,目光如絲看著李家男人。貞操帶的圍邊又開始流出淫液,乳頭變得更紅更硬更大,把乳夾輕輕的撐開!

李嘉白哈哈的大笑,看你媽多聰明可愛,用第一個方法的舉手,衹有老三舉手,用第二個方法的請舉手,李家的男人全體舉手,李嘉白嘻嘻的對陳麗說,我們全部一致通過用第二個方法。

陳麗有點害羞紅著臉道:用第二個方法有一些問題啊!李家的男人又圍了上來,老二和老三一人一手的渣握著陳麗的乳房,老二卻背後輕輕撫摸陳麗的嫩滑的臉,聽著陳麗輕聲說話,用情人般語調說,一定要夠粗暴,下手要狠不能心軟,像填鴨一樣,拼命的催谷才成!

李家的男人互相的看了一眼,這個填鴨式喂食方法,接受者的受苦程度,想想就知,誰人沒有被食物塞食道的痛楚,但陳麗還要粗暴不停的塞,心道緣來大家都玩得很保守,感情你媽的還沒有滿意,互相點了點頭就各自找東西!

陳麗象個初戀的女孩,紅著臉低頭搖晃身體的在等待就到的待遇。

老大第一個回來,用布包裹著拿來的東西,陳麗心跳加速的看著老大的陽具高高的站立起來,老大以經把衣衫長褲脫掉,年青壯健的身體,散發出陣陣光輝,陳麗小聲的對老大說:我還沒有準備好,千萬不能越過底線啊!

老大深情款款的低頭吻著陳麗,小聲說道:親愛的媽媽我們都知道,不會強來的,陳麗聽後放軟了身體,高聲說道:我可愛的兒子們聽好你們出生的地方,我還沒想好,不過今天開始媽媽除了小穴,其他的你們想到的都能夠用。

陳麗聽著遠處兒子的歡呼聲,要知陳麗常用的手和口,現在起碼多了一個肛門的屁眼,佢離終點低有一線之隔,低要有恆心,鐵住磿成針我督,需然陳麗的美麗溫暖陰戶,用手摸過粉紅陰唇,手指挖過G點,尾指插過尿道,用東西擴張看過怕羞藏起子宮?用銀棒輕插過子宮,用嘴巴吻過舌頭舔過,喝過微鹹的淫液和馨香般的高潮白液!但沒用陽具插過,三兄弟都感覺萬分的為撼,比死老豆難過,

有陳麗在老豆重要嗎?我們隨時開鑊炒老豆?老豆加豆腐,煮豆燃豆幾,豆在父中泣,本是我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時代板?七步成屍?

陳麗有些害羞笑容滿面的道:你們可要好好出力的報答我啊!

老大歡笑的道:一定一定,拿出一條黑布把陳麗的眼睛封往,再用繩索把陳麗小腿縛在椅子上,再用繩索把大腿連椅底縛起來,張小腹和椅背縛起,此時的陳麗跟椅子是連在一起的,心臟伏伏跳動等待,聽著步履由遠到近!

知道男人們都回來了,看不見東西的陳麗輕輕呼喚來吧,男人們互相看了一眼,心道看來今天要升級了!

三兄弟看著李嘉白,做父親的明白是要自已先出手,打了一個手勢,連手把桌移開,站在陳麗的面前,一個巴掌拍的一聲打得陳麗半邊臉現出五個紅紅指印,三胞胎呆了一呆,想著是不是要拉住李嘉白的時候!

陳麗開心的高呼,好!打得好是男人再大力點,李嘉白開心的左右開弓,一巴巴的打下去,手累了停下來看看陳麗臉頰紅踵,鼻勾都飛了出去!一絲絲鼻血流出,但陳麗還開心的叫喊,來啊!來啊!粗暴些再粗暴些!

李嘉白一個則踢在陳麗的小腹部,把陳麗連人帶椅的飛出去!李嘉白微微輕喘氣,心道:歲月不繞人,體力開始有點衰退了!三兄弟都伸伸了舌頭,現在才知道,原來父母的SM度數如此的高。

三人連忙的跑過去扶起陳麗的椅子,白三扯起陳麗的頭髮,把陳麗連人戴椅的拉起來,陳麗輕喘吸著氣喃喃的道:可以的我還可以的,三兄弟互望一眼鬆一鬆膊,老大問誰先來!

老三道:我最沒膽,還是我先來吧!一個家庭的小秘密,就是三兄弟都一個模樣,誰先誰後也沒人記得,陳麗便以誰最最重手的排行,排行在這十年中換過幾次,三胞胎無所謂的大家同學同造,低有興趣有點不同,名字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低有陳麗享受虐待的時候,才能夠分別他們,母親對愛子分辦,常人沒法的理解!

估計其中的一個結婚,另外的兩人論著上,女人還真的不知道被論奸?還說老公好乜厲害,雄風不斷的一夜多次狼到天光叫救命呢!

白三說完:一手拉住陳麗的頭髮,連人戴椅的拉到桌邊,練開陳麗的嘴巴,拿起一個大的巨型漏斗抬高陳麗的頭,慢慢的插入陳麗口,把陳麗的嘴巴張開到極限,直入喉嚨頭,用兩條彈繩勾穿過陳麗腋下扣在漏斗的邊緣上,看著陳麗喉嚨漏斗中的輕輕震動肌肉色彩!

輕輕的撫摸陳麗頸喉道:媽媽身體好多地方都好美麗,陳麗極辛苦的呼呼吸氣,又很高興三兒的開放,要不是嘴巴被封,陳麗開心得高興得大加贊賞,老三輕吻了陳麗喉嚨一下,把桌上先前切開的牛扒,倒入巨型漏斗中,用一條軟軟的膠管,不停的抽插入,在最深的時放手,拿桌的臘祝,自陳麗的喉嚨滴下!

等陳麗的內臟頂出膠棍,才放下臘祝加菜的倒進再通,一手通進食物時一手輕揉陳麗小腹,還真的象填鴨般,時不時膠棍插入兩三尺,算一算都已經過了胃部,直入腸子裡,倒進香檳紅酒,

陳麗極辛苦的吸氣,又很高興三兒子的開放,胃部傳來新奇古怪的抽插感覺,不是嘴巴被封,陳麗開心得直高叫,老三跟隨拿起一樽辣椒油,全部倒進去,加上幾個生雞蛋,再放兩個合桃蛋榚,笑笑的拍著手,媽媽應該食飽了,解開彈繩勾拿開漏斗,解開濛眼黑布,笑笑的看著陳麗!

陳麗的嘴巴一回覆自由,不停的干嘔輕咳!這又是的,食物都到了腸子,又能嘔出什麼,陳麗飄了老三一眼笑問道:小鬼頭,為什麼我的腸臟好熱,感覺古古怪怪的!

老三笑嘻嘻的道:因為媽媽舌頭怕辣,所以我把整支辣椒油都倒進去,我看媽媽根本不怕辣!

陳麗笑說:死小鬼還可以,以後要賣多幾支,試試灌入其它的地方試試,說畢伸出舌頭舔了舔紅唇,算你可以畢業了!看老大老二表現,說不定這星期要重新的排名了?

老三彎腰行禮笑說:多謝美人媽媽的獎賞教導!

陳麗吃吃笑道:死小鬼頭,陳麗轉頭溫柔的看著老大老二,怎麼啦沒有信心挑戰了?

老大老二手繞著頭抓了抓,老大的靈光一閃有了,轉過頭跟李嘉白唚唚細語,看見父親點頭,知道可行後,在布包裹拿出一條長繩,撒掉上主樑上穿過樑柱上,一頭打了一個絞頸結!

陳麗眼光一亮,已知道快來的是絞首!-開心的點點頭道:好啊!大小鬼想要老娘的命了!

老大笑道媽咪請放心,老爸承諾小心的看著妳,一旦有問題我立即放妳下來!我們都學過救急呢!

陳麗溫文爾雅的笑說:大小鬼頭別這麼緊張,一次生兩次就熟手,受虐者和虐人者的愛關系和信任,不是旁人能夠了解明白的,你就安心的放手去做吧!

老大有點吞吐的道,我有信心另媽媽開心輕奮,身心皆年輕飛翔?不過可能會磨傷皮膚!

陳麗笑笑道:看老娘的美麗的皮膚,剛才的紅腫和紅痕都消失了,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李嘉白拍拍老大的膊頭,小聲的說:放心吧我跟你老媽也玩過,一兩天就沒事了,放手去做吧!老大吸了一口氣,拿著繩頭套在陳麗頸上,輕輕的收緊,低頭吻了陳麗一口問:媽媽需要濛眼睛嗎?

陳麗笑罵道:無蛋鬼怕什麼媽媽要看著你做呢!做得不好還要罵你這個小鬼!

老大行到陳麗對面說開始了,陳麗未及回答,已被拉扯起繩索連人帶椅的吊了起來,離開地上5尺左右,陳麗的身體不停的抽速,但是眼神卻充滿鼓勵,嘴邊帶著微笑,兩分鐘多點陳麗的面色開始紅得發紫發漲,舌頭也慢慢的吐出來,小便也隨著椅腳流下,形成一灘水漬,眼淚鼻涕出籠了!

李嘉白看了看道:可以把你媽媽放下來了!

老大慢慢行前,把繩索慢慢放鬆,咯…的一聲椅腳接觸地面。老大伸手按著陳麗的左乳,探探心跳和鼻息,驚慌的道:停了心跳和呼吸!

李嘉白哈哈大笑道:不用慌張先把椅子仰臥下,老三搶過去低頭進行人工呼吸,老大伸手鍊著陳麗的鼻子,等老三口對口的大力噴氣,老二也用雙手不停的力按壓陳麗左胸,進行人工的心臟按摩!

沒按幾下子陳麗便開始咳嗽,慢慢的張開眼睛醒了過來,喃喃的低語,我的兒我的寶貝…我的心肝…李嘉白上前一個大把掌的摑上陳麗的面上,拍!的一聲大響,陳麗呆了一呆,完全的清醒過來,甜甜的一笑對李嘉白說:老公你還記得這種我最愛的叫醒人家的方法!

李嘉白傲然笑說:這種尊業醒神方法,除了你老公還有誰比我做得更好!

三兄弟對望一眼,心道果然尊業,果真SM學海無涯,自已們才剛剛起步已己!不過象媽媽的喜愛受虐程度更加難找!可說萬中無一啊!

陳麗甜甜開心的笑了笑,轉頭對老大說:狠心的大小鬼,有點進步了!剛才的感覺很好,我想試多一次!

老大看著陳麗明亮小孩要吃糖其望眼睛,抓抓頭道:老媽剛才你赫得我的心跟妳一起停滯。妳就先放過我吧!

陳麗咯咯的嬌笑說,這不是很好嗎?我快活時你也可以練練蛋子!

老大推說道:我還是多多練習,遲一點再說吧!

陳麗咬住下唇狠道,無蛋的小鬼頭,還是現在來練練,不如這樣今次不吊頸,就縛頭髮吊起如何!

老大看著陳麗沒有辦法,紙好應承,把陳麗的椅子扶起,老大把陳麗頭髮胡亂的縛綁起來,慢慢的退後行,一下子發力把陳麗比剛才的扯吊得更高!

陳麗高聲的歡呼高些,再高些,陳麗的雙眼被扯到反彎月的形狀,陳麗卻好象很舒服的哼著小調,李嘉白慢慢上前輕輕的轉動椅子,越轉越快,轉完左盡了回力轉右!

陳麗高興得開心大叫:老公我愛你,老大老二老三我愛你們,你們是我的寶貝,我們是最親密的愛愛家庭,我愛你們啊…啊…椅子呼呼的轉動呼…,呼…!

可惜跟著的是樂極生悲,繩索跟油順頭髮一下來鬆開,陳麗跟座的椅子一齊掉下來!椅子拍的一子碎開,李家的男人們慌忙的一雍而上,看著陳麗紅紅迷醉臉上,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身子一下下抽促,忙著七手八腳的解開陳麗的束縛!

老三也解開了陳麗貞操帶,一陣陣白色淫跟幾顆跳蛋一齊沖出,除著不停陰道收縮,跳蛋一顆顆吐出,吱出出肛門,椅子掉下來時候陳麗的高潮剛致,加上離心轉動雲行駕霧的感覺和掉下來的一驚,另到陳麗高潮一浪接一浪,一下子洩到不知東南西北,啊…噢…的低語呻吟,身子一抽一抽的震動!

老三看著陳麗漸紅的面容,癡癡的呆笑,擔心的問道:媽媽怎麼這樣!

李嘉白笑說:傻兒子你媽沒事,你媽因禍得福,第二次美死了,哈哈…!把你媽放到餐桌上,合力把陳麗抬上了桌上!

老大把陳麗的雙腿張開,老二和老三伸出兩根手指,插入陳麗的陰道和肛門,不斷的震蛋被挖出來,陰道好一點止要用力的按捺丹田,一下子就能挖出來,附責肛門的老三可沒有辦法全弄出來,昏迷中的陳麗可被挖到,大高潮沒過小高潮又來,欲仙欲死的喉嚨發出咯…咯…的低嗚!

李嘉白看了一會兒說:老三去拿潤滑油來,老大老二反轉你媽媽伏下,用力的按著你媽的雙肩膀,不要讓她動按緊一點!老三把潤滑油塗在你媽的屁眼上,李嘉白把潤滑油塗在左手上,用兩根手指插進去,勾起手指在肛門口扣拉,把屁眼左右的拉鬆。而陳麗則好象渴醉酒正發著春夢的懷春美女,應對李嘉白的手指,發出優美的低呻吟叫聲,好象小曲調般高低起伏?

老大擔心的問道:老爸你這樣會不會太狠一點。

李嘉白笑道:傻兒子們今天你們又上一課,看你老媽背上的紅班,幾乎全身都是,這是高潮中的極品美死,普通的女人低要出現一小塊,就高潮到不得了,那象你媽的全身紅斑,得這種高潮的女人,全身發軟肌肉筋骨鬆池,極難受傷害,所以剛才掉下來的時候才不會受傷。

你們想想你媽的陰道連你們三個小傻瓜都能生出來,所以拳交的女人可為常見,你們剛出世一小時後,我就跟你媽就玩拳交,起初我用的單手,第三天還用雙手,你媽媽還樂此不疲,在醫院沒有用拳頭插你媽的穴,她還不準我回家!

後來她的陰道收縮復完,再強來的話會受傷害,我們才無奈的停止,我接你媽咪出院,開車回來的的時候,還把妳媽反縛起,座插在的波箱棍頭上,我駕駛她延腰入波,你媽還高潮不斷唱歌,分工合作開車也樂隔隔!但險生意外,小孩不要學啊!手打飛機幻想可以?

你們可能可能不記得小時候事情,妳媽陰道收縮復完,但也不是還百份百的,你們的小手不是經常手插你媽的小穴,還記得老大手插你媽小穴的時候,老二死活不依又哭又鬧,你媽幫你含小雞雞都不成,你媽鄒著眉頭,倒了半支潤滑油下屁眼,說給你試試手插屁眼,你弄了15分鐘都弄不進去,最後發脾氣般的一個左勾拳才弄進去。

你媽的小穴還有老大手你媽當時還慘叫一下,哭喊我的心肝,我的寶具,小乖乖的好狠啊!你們不是來要的債,是來要命的咬喲?你還說太過緊,夾得手很痛,不舒服,弄到你媽幾天步行都古古怪怪!老三可是最壞的,經常要手插你媽的口,強要你媽吞下整條小手臂,攪動你媽的胃,弄到你媽看到你們,真的是又愛又恨!

老二笑笑抓頭道:小時候的事情,那記得那麼多,低要有媽咪在除了女人一個月的幾天,每天都會有新的樂趣,就差最後出身地,和屁眼小小老二,沒有進去過,若果不是一家人的話,恐怕我早把媽咪搶去強奸,當個壓寨夫人了!一家人哄堂大笑!

李嘉白笑接說:但肛門拳交的女人可為小見,有些女人天生鬆池,祇要習慣一下就成,有些要表演的女人,長期用物件一步步的擴張,或用藥物來鬆池,不過麻痺了不知快樂痛苦,你媽是絕對不會使用藥物,說不能體驗快樂的痛楚的感覺,所以對你媽來說本來也是不可能的,四根手指半隻手掌已是極限,再多就怕會傷害到你媽!

但是這個極品高潮的美死,很小的女人可以達到,要不是你媽受虐本質高和冒險的精神,一天兩次的美死是絕不可能出現,很多很多的女人服食春藥來玩論奸群交獸交物交等等…,所得的都是大部份普通高潮加乘,都沒有美死的感覺。

說著說著李嘉白右手的手指加進,陳麗的屁加到四根,扣撐的張開陳麗的股眼,不停的扣撐抽插著,你們看看你媽的陰穴己鬆了下來,微微張開,還不停的慢慢流出反光淫液,屁眼內的紅色內臟肌肉,也一張一開的臑動,好象歡迎手指的抽挖,好啦按實你媽,如果這次成功的話,你們就多一種玩樂,說著把手指合成的錐形,慢慢的深入。

陳麗迷醉的眼睛除著手的深入一點點睜開,開始扭動爭責,雙腳開始拍打卓面,老二看見陳麗情況,不禁叫了一聲,爸…李嘉白帶著歉意笑容,說道一下子插得太深了,三兄弟呆呆看著父母,張開嘴巴,不知要說什麼好?

過了幾分鐘陳麗才慢慢深深吸氣呼氣,全身戰顫的扭轉過上半身,伸手摸索李嘉白的手掙,面上的神情古古怪怪,李嘉白正要把手臂抽出來,一動的時候。

陳麗連忙叫喊,停…親愛的不要動…不要動!李嘉白也怕傷害陳麗,也不敢再動,苦笑道:老婆對不起,一下子怕妳反杭,想快刀軔亂麻,怎知一下失手插深了,妳有沒有受傷。

陳麗有點古怪的微笑道:沒關系此是你的手在我的小腹肚子,感覺怪怪的,好一隻攪屎的手?我應該沒有受到傷害,老公你的感覺怎麼樣。

李嘉白看著陳麗沒有受傷樣子,也就嘿嘿笑道:老婆我感覺蠻好,好像妳的內臟腸道吸啜往我的手臂,不過找不到屎還蠻幹淨?熱呼呼的十分舒服,說完把手輕動了幾下。

陳麗鄒著眉頭咬住下唇,噢…噢…的低嗚,顫動著身子抓住老大老二的雙臂慢慢的轉動身體,陳麗震震輕呼道,老三抓住我的一條腿,我要把身體反過來,三兄弟聯合扶托著陳麗一分分一寸寸反轉的正臥睡姿勢。

陳麗不停小聲呻吟…啊…啊…身體轉到一半時,陳麗全身顫抖緊緊的抓實兒子手臂,啊…啊…啊…啊…呀!的一聲長叫,陰道沖出一灘白液,黃金色的尿液高高射出!兩眼一翻暈了過去!身子不停的抽束,紅紅的面頻,嘴角戴著滿足的微笑,閉起雙眼,全身的鬆軟的暈了下來。

老三緊緊盯著李嘉白的手插進陳麗肛門位子,兩手扒開屁眼邊的肌肉,說老爸現在可以抽出來了吧?

李嘉白笑笑道:這對你媽來說是個新的體驗,不是高潮美死,你媽媽必定受到傷害,你們看你媽高潮不斷可有受傷的樣子,現在抽出來的話,你媽一定不會喜歡的。

老大接口道:看來我們要弄到媽媽美死的時候,才能實驗一些新奇刺激的玩法。

老二叫道:老大你忘了一年前,你跟媽媽玩沉屍游戲,幾乎把媽媽淹死,所以你跟媽媽單日,我們不能動手,也要看著你。

老大辦道:你們都看見當時媽媽高興的樣子!

李嘉白也說:你們的媽媽什麼花樣都接受得了,千萬不能喂她食屎,不然接吻時不知道的慘了?所以你們玩的時候要小心留意一點,你媽受虐待的時候,從來就沒有求繞過,越是重手就越開心高興,所以你們注意危險的程度,不要弄成永久的傷害。

象老二那次的把媽媽縛在折掉布墊的彈弓床架,用電來刺激你媽媽,想聽媽媽的求繞投降樣子,最後電壓越來越高,最後弄到全區停電,還被小文發現我們家的秘密,好彩你們很快的發現小文喜愛自虐的秘密,不然我們都沒臉待在這區了!

老二抓頭輕笑道:意外,全是意外,小文在沒電的時候,跑來我們家想借電筒洋臘等等,看到被縛的羔羊,亦裸媽媽的時候眼神很怪異,沒有驚慌失操的大叫,紙有低聲問媽媽,有沒有事,需不需要替媽媽解開!

媽媽紅著臉咄咄回答:沒事,這不過一些小游戲,小文紅著臉搖搖頭就走了!我在門後可看得清清楚楚,這不是正常女人的反應,但幾次的踫面,她戴著奇怪的目光看我們,又戴著拒人於千里的表現,一副高傲的臉色,心跳興奮又怕被蛇咬的眼光,我可看得清清楚楚的!

錢小文是20歲進修偏門尊業,好象全課低得她一人的研究生,叫包裝藝術高級動作?痛苦變快樂?有大學教授SM嗎?無教師能教,因她父母的捐款,學校開了一間專房給她,低有幾個古怪的女生和小文喃喃細語,隨她上不上課,保留研究的學名。

有對小文不禮貌的所謂同學,即場打包,飛踢出校,成為校園高貴受保護的小公主,低要淫賤小文高興高潮或大姨媽到,隨時進修別課或畢業,金錢真的萬能啊!為金錢下拜一下,金錢萬歲,萬萬歲!

賤性小文可算是自由大學生,很小上課而整天的待在家裡,如此漂亮的美女居然沒男朋友,細看又不象同性戀者?一年中低有暑假的時期,才有幾個女人來訪,全都朵在她家裡,這時候絕不出門,連出外用餐也沒有,幾個女人足足一個月沒有出門,走的時候心滿意足,好象多吃大補雞一樣,絕沒有男人被搾汁飲用。

因我們的別墅說近也足一公哩,真是在門口叫救命也聽不到,他們家剛搬來時候曾來訪我們家,我們都知她父母性錢,是標准的生意人,聽說制造世界,做世界?賓走世界各地,一年也沒幾天在家!

我們回禮出訪她家的時候,她的父母都出國做生意去,看她的拉起臉的能樣,就知不歡迎客人來拜訪,小文天使美麗面貌,魔鬼叫喚身材,討厭的性格。乞人憎的表情,這個美女另人一看,就想到要發展超友誼係,但相處個多小時,她高傲態度侮蔑的表情,另男人欲火變怒火,想亂棍打死的賤人!

看見家裡的東西都很奇怪,除去正廳外,遠看偏廳放的全是組合式的古怪東西,有木有鐵,還有幾個鎖著的大鐵箱,她說用這些東西創作藝術和靈感,就算是她父母都不許進去,當時我以覺得古怪,但事不關已則高高掛起,當事發後細想她媽的她看到了,她就算不說出去對我們的壓力也很重,必須要抓出她的痛腳,不然沒法安心!這日子沒法過了。

隔天我看到她駕車回來,留心的看著小文微紅的臉,帶著興奮發騷夾腿輕磿,帶著富貴不能屈,淫濺不能移眼光,就知時間到了!我扮作無所事事的,打了一個招呼就走,我還留意她警惕看著我走遠。

我回家要老大找朋友做了一套百合匙,找老三上網找意外停止電子防盜的方法,失敗好作為借口,當夜在她家按了幾下門鈴,沒有反應後便用百合匙開門進去,一邊大叫賤人小文的名,一邊行到偏廳,黃天不付有心人。

終於看到小文全身亦顆,倒吊在一副專門倒掛的形具上,陰道肛門塞滿跳蛋,有線的開關掛滿小腹和背脊,縛上龜甲縛,倒吊在偏廳中間,口眼都封著,手扣反鎖雙手,手扣的旁邊吊著一條鎖匙,我用手機不停的拍攝,然後解開小文的眼罩。

笑道妳家被人打劫了,不要怕我現在就報警,小文慌得連鎖匙也掉了,不停的搖頭痛哭,我看差不多才解開小文口膠手扣,不斷的哀求我,梨花戴雨,死老豆般楚楚可憐,那有你們看來我們家的高高在上的獺樣,愛理不理的小公主摸樣!

老三也說:她的秘密給老二發現後,明天就跑來,笑嘻嘻拉著媽媽小聲說話大聲奸笑,親密得好像兩姊妹一樣,那天可是我的單日啊,對我家的男人不秋不採,愛理不理,就是媽媽痛著她,還要老二洗掉電話的資料,我的媽啊!還認了小文做乾女兒,還送了一個特殊電話給媽媽,說有個媽媽真正好極買廣告,自玩的時候有什麼意外事情,都可以叫媽媽幫忙!

還要高傲要我們叫她做姊姊,這是我們的媽媽啊,她好象也有份分的一樣,全程不要臉自來熟!

老三越說越氣的大巴掌拍打在陳麗的屁股上,清晰的五個指痕,出現在白嫩的屁股上,陳麗昏迷中痛哼了一聲,老三怒道:除了電話外還送了個好象胸圍的加厚的鐵奶罩,低要一踫就無規則彈出無數小針,二秒收回,跟一條戴著自慰器的皮革內褲,說一彎腰和座下時,就會發生電流,放電刺激子宮,這些小兒科的東西那能跟我們比麼,可惜媽媽把這些東西當成寶貝,出街的時間都戴著!

老大接說:就是這個小狐狸,第三次來我們家,就在門口抖落大衣,全身光脫脫的纚上龜甲大縛,縛到滕頭為止,手扣反鎖自已雙手,一拐一拐一邊行,下體還一邊流淫水一邊的掉彈子,肛門插住接觸地下的長棍,入門還看著我嬌喝道:不許動手,看看倒沒關系,說要找媽媽幫忙!他媽的,都騷到沒邊沒皮了,弄到我當場走火!小文看了我褲子的水漬,還哼的一聲,高傲把頭另開露用鄙夷的眼光。

我當時覺得世界男人面子全無,真想殺了這個淫賤的小女人,不是走火軟了,找出亂棍打死她,算是為天下狗男女取過公度,還好媽媽請小文入房後,對我低語傳授機宜,不用怕見她份作老二老三?

牠牠拉拉的要小文參觀我們的游戲,看看那些要改進,用老二做的套頭大鐵籠套上頭,然後入閘分開的倒吊雙腳和拉縛雙手,像個倒轉的大字,下陰加插自慰棒,肛門也被我深深插上一枝長長的軟膠棍子,深度嘛?當然跟現在老爸的手段沒法比,還真是手觸情深啊,全家都失聲笑了起來。

我當其時一驚,好象太重手了,低頭看媽媽的臉,媽媽清晰的眼光著看我,飄一飄小文的方向,充滿鼓勵的眼光,另我知道今次幹得不好,就永遠的給小文這頭怪獸看不起!

狠下心來,一腳踢在媽媽的肚皮上,媽媽同小文一起的發出呼叫聲,低頭看媽媽鼓勵的眼光,瘋狂的暴打媽媽的小腹,媽媽的口水鼻涕不是流出來而是飛噴出來,最後還來了一個則踢,媽媽唷!…的一聲暈了過去,小穴的自慰器和肛門的軟棍,都撲一聲的飛噴了出來,我連忙的檢查看媽媽有沒有弄得折斷骨頭。

嚇得小文臉都白了!顫震著身體上前,輕輕的撫摸媽媽大腿內則的傷痕,看我的眼光都變成尊重敬畏,我不是忙著解出媽媽抱回房看傷勢,相信要了小文都不會反抗!媽的,小文這個沒臉皮的女人,死活的留在媽媽房內,說照顧媽媽還把我趕了出來!隔天走的時候,連媽媽的秘密日記都哄去了,不知道連我們都沒看過呢!

李嘉白嘆了一口氣道,這個我也沒辦法,你媽媽沒有女兒,看到小文多少有喜歡,我認識陳麗的時候,隱若的聽說你媽是做表演的工作者,追求者多不星數,一直無結果無人知?我都覺很奇怪。

象陳麗這樣漂亮的女人拍片子廣告的話,根本不可能寂寂無聞,就算幾秒鐘,直至我們幾個男人向你媽咪求婚的時間,陳麗被迫到沒法逃避,才說性愛對她來說是次要,最愛的是愛受虐,在沒有性愛的情況下,能夠滿足她的受虐興趣,她就嫁及誰!

當時我們可真是龍爭虎鬥,各出奇招,我才萬分驚險的僅僅勝出,不然的話,你們可不是性李的囉?

老大輕撫陳麗的臉,當然啦,她是我們美麗可愛的媽媽。我看過無數的漂亮女人,可是跟媽媽跟比,人群中找恐龍難找,笑話:樣子恐怖還敢自稱小龍女的多的是?不能用個,低能用條稱呼?有什麼難!最近的面有白癡的美,還胸襟可慰衣服呢?根沒得比較!就象梨子跟西瓜比大小?無論美麗,氣質,身裁,性情等等!

這時陳麗慢慢的醒來張開美麗的眼睛,呼了一口長氣,我的寶貝們,你們都等我醒來,老二在陳麗背後伸出雙手,用力的狠狠搾捏陳麗雙乳,道這個當然的啦,低得妳一個女主角,妳睡了難道要我們攪飛機嗎?

陳麗笑著轉頭吻了老二一口道,對不起我的寶貝們,看來要找多個女人來分輕媽媽的工作了。

老大傲然道:不是媽媽我可不要,兩小一起點頭。

陳麗笑說:那我低好加班來補償你們的捐失了,兩手輕撫另外兩個兒的臉,一片慈母的愛心表露無為。

李嘉白的手轉了一轉說:那我呢。

陳麗喲…一聲輕呼,白了李嘉白一眼道:沒良心的壞男人都弄到人家這個樣子,還不滿足嗎?外國人家黑手黨,你是我家國產插手黨,還插人家屁眼呢?我沒叫救命你都要多謝我!指著李嘉白的手,陳麗伸出雙手把頭髮撥起,用短繩扎好,笑臉如花的道:老公你是第一個這麼深入我身體的男人,你的兒子們在前面往了九個多月,也沒有這麼深入過!

李家的男人看著陳麗的原先白嫩平滑的小腹,老三灌進的食物,在隱若的手臂形狀前幾吋的微微突起一條腸狀的形態,陰穴變成橫向的一字形態。

李嘉白細看著陳麗沒有內出血等的情況,也就放開心情嘻嘻的笑道,那麼老婆大人要小老公幹些什麼。

陳麗掩嘴嬌笑說:要你拿我的心肝,現在看來都很方便容易啊!

李嘉白嘻笑道:我抵會拿別人心肝送給妳,手轉了一下,怎會拿妳心肝寶貝送給妳呢?

陳麗嘻嘻一笑,跟著鄒著眉頭一聲痛哼…!

老二關心的問道:媽很痛嗎?要不要我去找些麻醉藥回來,然後等老爸抽出手臂。

陳麗輕摸白二的臉,不用了,我的小乖乖,說痛是痛,說麻是麻,說酸是酸,說癢是癢,說醉是醉,說酥也酥很,低是喉嚨有點熱辣的感覺,我想是老三的辣椒油有些被逼上喉,現在的我說快活是快活,說痛楚又有些,全身酥酥軟軟,行雲駕霧般,興奮到不得了,心兒卜卜的跳動。

我都不知怎去形容身體這種感覺,倒是蠻喜歡的,不用擔心我受傷害,我身體的彈性很好,不會腸子破裂,沒有問題的,現在我低想放開身體,感覺去享受一下這種新奇的體驗!

李家的男人聽著陳麗說話,全都放下心來,歡笑再度出現男人的臉上。

老大對李嘉白說道:父親換我試一試,陳麗輕笑道:不可以的,照我估計拔出來,我的肛門都有多少的損傷,不竟是第一次入這樣大的東西,抽出後肛門會有一段時間痛,和要一些時間修息,才能夠用,致於好了之後能不能插入你的手,我都不知道,不過我會努力比機會你們試試的?

陳麗張開八字腿,躺睡下身子,說道:現在分工合作,你們三個小的想看肚子戲的,就叫你的老爸手動。

老二問:老媽妳呢?

陳麗無奈的灘一灘手,我現在的樣子,除了睡下來享受之外,還能幹什麼。

陳麗嬌笑道,就是不樣我休息,

媽媽沒有打請假條啊,所以妳是不能曠工的,老二把褲脫下,露出洪斗斗的陽具,

陳麗微笑著把頭升起左手拿起陽具,放進嘴巴細細的品嘗,老二則一手扶持陳麗的頭,一手抓緊陳麗乳房!用力的抓握搾練,陳麗鄒眉的張口輕呼!繼續不停的吞吐陽具!

老三看著老爸的手掙,用力的扒開屁股兩傍的肌肉,問道:還可以進入一些嗎?李嘉白說道我試一試,伸手向前一逼,手掙也進了,陳麗啊!的一聲高叫!老二則等陳麗張口的時候,一下子足往陳麗的頭,腰身用力一頂,一下子深深的插入陳麗的喉嚨,頂得陳麗幾乎暈了過去,眼睛反白,連連拍打老二的胸膛,足足20秒才放開陳麗的頭。

陳麗輕輕咳嗽,老二則輕輕拍著陳麗的背,笑嘻嬉的道舒服嗎?

陳麗嬌嗔的說:死小鬼,這是上下夾攻一下子誰受得了。

老二說道:因為媽媽不公平,妳試了老大的老三的老爸的可沒有試過我。

陳麗說道:做完你爸的手就去試你的。

-老二輕吻陳麗的小嘴說:算了罷做完老爸妳都好累了,下個星期再試吧!陳麗甜笑的開心拿老二的老二,親吻吸吮!舌頭在龜頭上不斷打圈用舌尖鑽馬眼!弄得老二哦…的低叫!

李嘉白說道:可不能夠再進前面的好象是小腸,再進的話會傷到你媽咪的,老三說可不可以把手臂彎起來,李嘉白手握拳頭的影子,在陳麗的肚皮挑起越來越清晰,陳麗閉目鄒眉的雙手握拳,張開小嘴,輕哦…不斷,由得老二抽插小嘴,老大則輕撫橫向的陰道,淫液絲絲不斷的滲出,流到屁股眼的交接處的潤滑,李嘉白的手一下子向左。

一下子向右,一下子兩邊滾轉,一家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興奮無明,小雞巴全都站了起來,老二因為在陳麗嘴巴抽插,興奮得一洩如注,陳麗啊!…啊!…的輕吟,快速的精液吞下,滿足的閉目舔著嘴唇,露出幸福的微笑!

緊隨李嘉白手臂的快速轉動左彎右彎的,陳麗的的快感也越來越高,最後用彎起,一個清晰拳影,戴起陳麗半身,在一聲連續啊…啊…的高叫下,全身弓起雙手握拳,腳趾用力的反曲,兩眼反白,橫向的陰道噴射出馨香的白液,全身潮紅的彊硬了足足一分鐘,才軟綿綿的拍聲掉回卓上,帶著美美幸福的笑容,又暈了過去!

李嘉白看了陳麗一會兒,說:兒子們按著你媽,老三扒開你媽屁眼的肌肉,眾人齊心的各就各位,李嘉白說:準備一二三,卜…一下子把手臂快速的抽出,陳麗慘叫一聲,身子彈起了一下,小許的尿液射出,痛醒一下,又暈睡過去!

眾人看著陳麗的屁眼洞拉出三吋多內腸,鮮紅美味可口臑動的內臟,流出一小點血絲,紅臟慢慢收回,洞口援援的收縮的奇觀,很快屁眼除去紅腫漲一些,機本已經復原了!

老三興奮的道,我真的很感動,美麗的媽媽看到我又走火了!老大笑說道:這是最好的結果,你看媽媽連中三元,飽飽的吃了一鋪大三元,或大四喜!全部都是你們出沖!已經高潮得疲倦不己,要好好的睡覺了,老二拿熱布巾,輕輕的清潔陳麗的身體說:好了今天是公日,我們都可以圍著媽媽睡覺,聽父親說故事,先抱媽媽回大床,收集玩具其他的等天亮,工人上班收拾!

老三問道:餐椅壞了,我們怎向下人們解釋,李嘉白笑說:在我們家打工的人,全部都警告過,不要問不要多事,低要默默工作,不然抄魷魚,我給這樣高的人工,才一星期兩天的上班,每天工作六個小時,美國總統府也沒有他們的福利,連在我們背後也沒蛋的說我們的好話,他們有蛋子問嗎?這個才是笑話,哈哈…

老大抱起陳麗說,這是老大排名的特權,媽媽在不清醒或軟綿綿的情況下,我有優先抱起媽媽的特權!

李嘉白笑道,在我出國前,兒子快一點動手,今天我說的故事是,你們從沒有聽過的,向你媽媽求婚的經過,其他兩人興奮的人快手快腳收拾東西,老大把陳麗抱回房內,放在大床中間,李家的男人都圍睡在陳麗身的身徬!李嘉白撫摸陳麗開始說故事,三胞胎戴著興奮的心情聽故事!

在C國H區一個高尚住宅單位內,有一家人正在開始家庭的歡樂聚會,女主人陳麗伏在一張長條形的木椅上,白嫩油滑,背骨的起伏,形成美麗線條。

半到腰的微卷長髮被一個男主人李嘉白的手抓緊拉起,另到陳麗的頭高高的抬起,露出一張高貴美麗的面貌,而這張美麗的面容露出跟端莊高貴無關的表情,微絲細眼嘴角流出一道口水白液流過粉嫩的下巴,口中發出喃喃夢幻般的低語,就象一個追求性欲高潮的妓女一樣!陳麗雙手分別縛到遠處的傢俱和支柱上,乳房分別在長木左右突出,白嫩飽滿,傲然廷突彈性十足,乳頭不大不小,鮮紅如血另人讚嘆,中年的男主人七吋的陽具插在女人的肛門內,雙手按女人的盆骨上,慢慢的抽插!

三個年齡15歲左右的少年正圍繞女人動手動腳,一個蹲座地上撫摸陳麗雙乳,時不時捏牢乳頭的小豆用力的扭扯,一手用長柄的勾形的黑色膠陽具,不停拉插陳麗的陰戶,淺粉戴紅的陰戶流出一絲絲的淫液連接地上!

一個用滕枝不時抽打陳麗的背上,也時時錯手打中父兄弟的手,來個手足相殘?白嫩油滑背上出現條條紅色條紋,殘酷又美麗!

最後一個雙手輕扶陳麗的臉,陽具從陳麗口中抽插,時不時來一次深喉!陳麗常戴微笑的面孔,時不時鄒眉露出一痛苦的表演!

他們竟是一家人,男主人叫李嘉白45歲,商業界巨人,還是一個傳奇人物,當金融風暴的時期,公司面臨倒閉,無數不明來曆的資金,不繼後果的注入,兩間國際銀行,無息無期的借貸,好象不是借貸是送錢股,七億美全的公司,被抄到過百億,這還是人玩的嗎?

無數聯合打擊李嘉白公司超速倒閉,另想要佔小便宜的人損手爛腳,落井下石的失蹤?從似不在打敢李嘉白公司的主意,吞噬打擊的資金,李嘉白公司在風暴中,承風破浪的壯大,列入世界的排行榜上!

女主人叫陳麗42歲,結婚20年頭5年因李嘉白和陳麗酷愛SM,所以陳麗一直沒有成孕,有次看狗做愛試用?後來一次意外懷孕,竟然是三胞胎,另到夫妻二人不知是優是喜?大兒子名李繼要,二兒子名李繼造,三兒子名李繼愛。要造愛三兄弟!

有後是人生大事,可是自已的性趣如何解決,到了最後採取開放的態度,SM照玩屄照插,兒子由小到大由不明白到了解,偷聽到偷看,到正式的觀看,開始出主意,這樣抽那樣插?到底是年輕的人,創出各種的花招,另陳麗欲仙欲死,3年前兒子們開始參加,陳麗守護最後的底線,不要亂論後!一家人玩SM樂也隔隔!

李嘉白笑說:兒子們你媽媽的屁眼可以緊湊一些嗎?3兄弟笑笑回答父親大人收到,無問題!白老大在陳麗的面前蹲下,抓抓陳麗腋下,弄到陳麗咯咯嬌笑,用手指一掐腋肉,陳麗笑聲變慘叫喊聲!

接手拉扯起陳麗的頭髮,露出一張出水芙蓉般的美麗面貌,怎樣看也是20多歲青春美麗動人,白一跟陳麗一個長長的濕吻,舌頭揆來揆去,雙手叉住陳麗頸上,慢慢的用力收緊,陳麗的微笑的面上越來越紅!舌頭也越伸越長,白一張口把陳麗吐出的舌頭用力吸啜,還用牙齒用力咬緊拉出!

看到陳麗面上帶著痛苦和一絲滿足的表情,直至面色開始變紫,才把手鬆了一鬆,又突然收緊,叉到陳麗連咳也咳不出來!肛門自然一收一放!

父親笑說,老大的功夫不錯,偏頭道老二呢?白二笑笑道沒問題,我可不比老大差,說完就象修車一樣,帶著一個工具箱,倒爬到長椅之下,面對陳麗的雙乳,雙手輕輕的摸索,讚嘆的道媽媽的乳房真美麗,轉而的用手指夾住乳房邊的肉,用力的扯長,此時的陳麗舌頭被白一咬住,不能發聲,喉嚨發出啊……呵…的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怪聲!陰道不停泛出津液,順著大腿流地上一灘水漬!

老三也開始動手了,用的是一條藤枝,拍拍的一下下打在陳麗的背一條條的紅痕,浮現在陳麗的背上,美麗而有些殘酷美。

李嘉白叫道:啊!好舒服你媽媽的屁股好象會轉動一樣,推出吸入,我快不行了!

白二叫喊父親忍住等一等,快手的打開工具箱,拿出兩個汽車的電池夾,一下子夾在陳麗突起發紅雙乳頭,陳麗的面容出現痛苦的表情,白二把工具的電容拿出來,打開制一陣強力的電流通過陳麗的雙乳,這個電我媽的不關人事?通過陳麗身體傳到李嘉白和白二身上,噢……!

白三呆了一呆,低頭的對白二說,二哥你好狠會不會出事?白二笑道:沒問題的我算過電量,距離傷人還有很遠,有兩個無辜受害分享?扶他們起來抖一抖就沒事了,嘻嘻!媽媽醒來還得多謝我給他們的新刺激!

扶起李嘉白座在沙決上,李嘉白是清醒的紙是洩得太過多才一下子腳軟,笑道老二還真的不錯,我都高潮射得差點沖血暈倒。

老大有點口吃的笑道:好小子電到我的臉都有點到麻痺。

白三解開陳麗縛繩,用濕熱手巾清潔陳麗的身體,包起下身當尿布?抱起陳麗座在巨大沙快上,看著陳麗美麗漸紅愛撫陳麗面容,露出滿足幸福的微笑,沉沉的醉睡!

白三有點怛心的抬頭問道:媽媽沒事吧?剛才好象狠了點,李嘉白哈哈大笑道,乘兒子不用怕,女人這種情況叫美騷死,低有在最快樂的時候出現,你媽媽好久都沒有來了?你看你媽媽笑得多甜,身體煖煖的會有什麼事?

話畢陳麗慢慢張開雙眼,微帶淚光的說道,啊…狠心的小心肝,你們真的要了奴家的命啊。

李嘉白笑語的答,怎麼啦還不夠嗎?你的三個小寶貝好象還不滿意,還可以繼續的啊?

陳麗白了李嘉白一眼,要繼續也要吃飯後才有力做活,人是鐵飯是鋼十碗一滴乜啊?

李嘉白和三兄弟聽後,一起哈哈的大笑,老二笑說:有媽媽這個美麗點心,我都差不多飽了,好的吃完飯後等我好好的孝順妳,陳麗說道:死小鬼這次這麼狠心,差些要了你老娘的命,嬌嗔伸手拍打白二的膊頭。

白二順勢輕輕抱著陳麗,說我下太重手了嗎?不如下次試試用我新做的老虎蹬好不好。

陳麗笑笑的道:早知這個壞東西沒有好事,試就試難道會怕你嗎?上次你創做的三腳架,把人家的肛門撐大,剛開始的時候感覺還不錯,用久了感覺就差多了,畢竟內部的肌肉感覺較差,唯一好處是排臭臭的時候方便。

白二笑說:總好過老三做的短針床,一點新意都沒有!陳麗說道:不要小看老三的作品,人家睡起來全身都舒服,明牌的床肉磨爛席,號稱睡上能發白日夢游?也沒它舒服說罷轉頭吻了老三一口!扭動屎忽花?

老二微笑道:說好的作品還是老大的狠,一支無數反軟膠圈的圓棍棒,插進媽媽陰道去容易,拔出來的時迫卜…的一聲,上星期媽媽不是又啊…美死過去。

陳麗紅著臉啐了一口道:那是我沒有防備你那個狠心的哥哥,正在跟老三玩深喉的時候,失驚無神之下,一下子好象扯出心肝才失守,比他先發制人,不然不可能一下拔出就弄得人家美死過去,陳麗高傲的說。

李嘉白笑道:那麼可愛的老婆,什麼時候再試試老大的作品,陳麗笑笑搖頭說:下星期天吧,這個星期我要嘗嘗新鮮的。

用大廳的鏡看看背後的紅痕漸漸散去,陳麗轉身的輕吻老二一下,你們還在發育時期,要注意正常的飲食,我去弄餐菜你們等一會兒,正要轉身的時間,被老大一下子拉住。

親愛的媽咪你難道忙記了我們的家規嗎?白二笑說!

陳麗無奈的道:為什麼所有的家規矩都是對我的,你們快些找老婆啦!平均點分享麻!

李嘉白嘻嘻一笑:誰叫妳生的全是男孩,這是活該妳快樂!

陳麗雙手叉腰傲然的說道:來吧快一點弄好,早一點食飯!等我看看你們這個星期的評分!

李嘉白笑道好兒子你媽媽等不及了,你們還不快上,三兄弟嘻嘻的跑上來圍繞陳麗!

等三人弄好後,陳麗一拐一拐走到李嘉白面前,李嘉白笑嘻嘻用兩個金屬夾子,鉗銬在陳麗雙乳頭上,加上每邊近一公斤的法碼,當李嘉白鬆手的時候!

陳麗的喉嚨發出咯咯…的低鳴,一個小形的高潮來臨,淫水流出貞操帶邊,緣著兩條大腿流到地上!一下子高潮泛濫,身體軟綿綿倒後,白一和白三一人扶著一邊!

笑嘻嘻的道:我的好媽媽,為什麼每次都這樣高興,兩人邊說邊抻手搓握著陳麗兩個乳房!

陳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靜靜的待高潮過去,慢慢的站住腳步,陳麗因舌頭被鎖口不能言,蹬了幾個小鬼一眼,抬起左手伸出中指,轉身用八字的步伐,行去廚房!

白三對李嘉白說:父親媽媽的受虐待程度好高,老二的每個試驗媽咪都能夠過關,我怕越來越來重,分分鐘會出事的,白三說這話拼飛無因!

因為陳麗的身材抵有5尺4寸左右,體重不足50公斤,每個星期日都要接受大家的虐待,因有四個男人,每馮節目之間還要來一個全家福,平時是每人一星期一次的單對單,今天星期日的交流心得,止有3天的優息,試問一個尋常的女人如何能受得了?

李嘉白笑了笑道:老三你太過多慮了,你有無發覺你媽媽背上的紅痕已經消去,你們還小時候都看過我幫你媽浣腸,用高壓水力沖進你媽的腸內,比懷孕你們肚子還大,肚子的皮膚都幾乎透明都無事,SM所受的傷害都會好得很快,還樂此不疲!

我要是留手你媽還真的不高興,白二笑說:有這樣一個美麗動人,人見人愛的媽媽,還能滿足我的試驗欲望,能在這個家庭出生,我們還真的幸福!

老大也笑道:這倒是真的,象我早期認識的女朋友,常說這個不成那個不好,不是有媽媽,我都快變機佬了!

李嘉白說道:沒有辦法你們的媽媽思想較為守舊,不準你們越過最後的防線,說亂論不好,其實我是沒問題的,我的年紀都大了,由你們來滿足你媽的性欲,都是一家人,相親相愛再親密一點沒關系的!需然妳你媽媽溫柔可愛,但我們不能強來,另你媽傷心,虐待是愛不能混為一談,不是她自願,絕不能強來,你們要慢慢引導,等你媽接受,我看都應該快了,你媽可是人間的極品!

白一笑說:我還以為父親大人不高興,緣來是媽媽的問題,李嘉白說:傻兒子老爸是這樣的人嗎?兒子是自已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我自已的更加好!一家人哈哈的大笑!

在這個時候陳麗推著餐車,把食物一份份的分好,解開舌頭的夾鎖,笑問道:說什麼開心的事情!

李嘉白回答:有我的可愛老婆,每天都有開心的事情,我們剛才想到一套SM大計,怛保老婆大人心滿意足,滿載而歸!

陳麗紅著臉,點起餐上上的洋臘祝,死鬼別教懷小的!

白一笑說:不用父親教導,我們都得快青出於藍勝於藍了。陽根精液早過超君出塞了?那象無能皇帝,送文成公主給呵差?我喳妳波波!

陳麗吃吃的嬌笑道:快點過來吃完再青出於藍,陽具嘔出白泡吧!笑了笑就準備座下!

老大笑笑說等一等,美人妳開了舌夾!

陳麗白了他一眼,不解舌夾如何食東西!

白二嘻嘻的道:自解一陪二這是家規,打開工具箱拿出一盒大頭針,鋪在椅子上,美麗的媽媽請先上座!

陳麗的心輕輕的跳動,還有一個等一會再說,陳麗的屁股小心亦亦慢慢的圖釘上,還沒有決心座下老大和老三一人一邊的按著陳麗的膊頭,牢牢把陳麗按壓在椅上,陳麗唷…的一聲輕呼說:狠心的小鬼頭。搖一搖白嫩的屁股座好,臉頰微紅的帶著高興的微笑!

一家人聚在餐桌上,陳麗把乳頭的法碼吊放在桌上,準備用餐時,而李家的男丁卻狼吞虎咽,風卷殘雲般,陳麗拿起刀叉的時間,他們已經食完了。陳麗搖頭苦笑想到這麼快又到自已開工了!果然白家的男己經放下餐具,拉開椅子慢慢的行過來。

李嘉白笑語:輕言的道:老婆我來喂妳吃,輕輕的拿下陳麗刀叉,切開一塊塊的牛肉。

老大笑道:美人媽媽妳慢慢吃,我們繼續執行欠下來的家規,陳麗無奈的說:先把眼鏡片拿下來好不好,時間長了很不舒服,老太點頭道:好的不過要依照家規,動手把鏡片拿下後。

老三把陳麗雙手反縛,張開嘴巴慢慢細嚼李嘉白喂上的牛肉,冷下防老大的藤條一下子的拍的一聲打在右乳上,呀!的一聲牛肉都噴出來!

白老三鄒著眉頭說:媽媽這樣可不行啊!標準的浪費食物。

陳麗白了老大老三一眼,說沒良心的小鬼頭,你們就這樣開工,我怎樣吃東西!還沒有說完老二的大頭針已一下子插入陳麗右乳!陳麗輕呼一聲。語音充滿快感。

李嘉白也說道,這樣的確不行,大家想想辦法吧?可以一路開工,一邊吃飯,李家的男人不停的沉思,都沒有好的方法,李嘉白搖頭的道:看來要等你媽咪食完東西才能開工,白家三胞胎無奈的點頭!

陳麗看著李家的男人,吃吃笑笑的道:你們沒有辦法為什麼不來請教我呢?

李家的男人的男人眼一亮,忙圍繞陳麗問道:有什麼好方法。

陳麗嬌嬈的笑道:老大老二和老三都還沒有洩身出貨,可以把食物塞在我的口內,把椅子放平墊高,用他們的陽具把食物塞過喉嚨,小寶貝們都有6吋多,應該沒有困難,通過深喉來把食物送入食道,這是方法之一。

方法之二把我的頭抬高,把食物倒在我的口內用軟一些棒形狀的東西都可以,就象垃圾筒滿了,拼命的壓然後用棍棒抽送壓入也成,說罷舔了舔誘惑的紅唇,目光如絲看著李家男人。貞操帶的圍邊又開始流出淫液,乳頭變得更紅更硬更大,把乳夾輕輕的撐開!

李嘉白哈哈的大笑,看你媽多聰明可愛,用第一個方法的舉手,衹有老三舉手,用第二個方法的請舉手,李家的男人全體舉手,李嘉白嘻嘻的對陳麗說,我們全部一致通過用第二個方法。

陳麗有點害羞紅著臉道:用第二個方法有一些問題啊!李家的男人又圍了上來,老二和老三一人一手的渣握著陳麗的乳房,老二卻背後輕輕撫摸陳麗的嫩滑的臉,聽著陳麗輕聲說話,用情人般語調說,一定要夠粗暴,下手要狠不能心軟,像填鴨一樣,拼命的催谷才成!

李家的男人互相的看了一眼,這個填鴨式喂食方法,接受者的受苦程度,想想就知,誰人沒有被食物塞食道的痛楚,但陳麗還要粗暴不停的塞,心道緣來大家都玩得很保守,感情你媽的還沒有滿意,互相點了點頭就各自找東西!

陳麗象個初戀的女孩,紅著臉低頭搖晃身體的在等待就到的待遇。

老大第一個回來,用布包裹著拿來的東西,陳麗心跳加速的看著老大的陽具高高的站立起來,老大以經把衣衫長褲脫掉,年青壯健的身體,散發出陣陣光輝,陳麗小聲的對老大說:我還沒有準備好,千萬不能越過底線啊!

老大深情款款的低頭吻著陳麗,小聲說道:親愛的媽媽我們都知道,不會強來的,陳麗聽後放軟了身體,高聲說道:我可愛的兒子們聽好你們出生的地方,我還沒想好,不過今天開始媽媽除了小穴,其他的你們想到的都能夠用。

陳麗聽著遠處兒子的歡呼聲,要知陳麗常用的手和口,現在起碼多了一個肛門的屁眼,佢離終點低有一線之隔,低要有恆心,鐵住磿成針我督,需然陳麗的美麗溫暖陰戶,用手摸過粉紅陰唇,手指挖過G點,尾指插過尿道,用東西擴張看過怕羞藏起子宮?用銀棒輕插過子宮,用嘴巴吻過舌頭舔過,喝過微鹹的淫液和馨香般的高潮白液!但沒用陽具插過,三兄弟都感覺萬分的為撼,比死老豆難過,

有陳麗在老豆重要嗎?我們隨時開鑊炒老豆?老豆加豆腐,煮豆燃豆幾,豆在父中泣,本是我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時代板?七步成屍?

陳麗有些害羞笑容滿面的道:你們可要好好出力的報答我啊!

老大歡笑的道:一定一定,拿出一條黑布把陳麗的眼睛封往,再用繩索把陳麗小腿縛在椅子上,再用繩索把大腿連椅底縛起來,張小腹和椅背縛起,此時的陳麗跟椅子是連在一起的,心臟伏伏跳動等待,聽著步履由遠到近!

知道男人們都回來了,看不見東西的陳麗輕輕呼喚來吧,男人們互相看了一眼,心道看來今天要升級了!

三兄弟看著李嘉白,做父親的明白是要自已先出手,打了一個手勢,連手把桌移開,站在陳麗的面前,一個巴掌拍的一聲打得陳麗半邊臉現出五個紅紅指印,三胞胎呆了一呆,想著是不是要拉住李嘉白的時候!

陳麗開心的高呼,好!打得好是男人再大力點,李嘉白開心的左右開弓,一巴巴的打下去,手累了停下來看看陳麗臉頰紅踵,鼻勾都飛了出去!一絲絲鼻血流出,但陳麗還開心的叫喊,來啊!來啊!粗暴些再粗暴些!

李嘉白一個則踢在陳麗的小腹部,把陳麗連人帶椅的飛出去!李嘉白微微輕喘氣,心道:歲月不繞人,體力開始有點衰退了!三兄弟都伸伸了舌頭,現在才知道,原來父母的SM度數如此的高。

三人連忙的跑過去扶起陳麗的椅子,白三扯起陳麗的頭髮,把陳麗連人戴椅的拉起來,陳麗輕喘吸著氣喃喃的道:可以的我還可以的,三兄弟互望一眼鬆一鬆膊,老大問誰先來!

老三道:我最沒膽,還是我先來吧!一個家庭的小秘密,就是三兄弟都一個模樣,誰先誰後也沒人記得,陳麗便以誰最最重手的排行,排行在這十年中換過幾次,三胞胎無所謂的大家同學同造,低有興趣有點不同,名字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低有陳麗享受虐待的時候,才能夠分別他們,母親對愛子分辦,常人沒法的理解!

估計其中的一個結婚,另外的兩人論著上,女人還真的不知道被論奸?還說老公好乜厲害,雄風不斷的一夜多次狼到天光叫救命呢!

白三說完:一手拉住陳麗的頭髮,連人戴椅的拉到桌邊,練開陳麗的嘴巴,拿起一個大的巨型漏斗抬高陳麗的頭,慢慢的插入陳麗口,把陳麗的嘴巴張開到極限,直入喉嚨頭,用兩條彈繩勾穿過陳麗腋下扣在漏斗的邊緣上,看著陳麗喉嚨漏斗中的輕輕震動肌肉色彩!

輕輕的撫摸陳麗頸喉道:媽媽身體好多地方都好美麗,陳麗極辛苦的呼呼吸氣,又很高興三兒的開放,要不是嘴巴被封,陳麗開心得高興得大加贊賞,老三輕吻了陳麗喉嚨一下,把桌上先前切開的牛扒,倒入巨型漏斗中,用一條軟軟的膠管,不停的抽插入,在最深的時放手,拿桌的臘祝,自陳麗的喉嚨滴下!

等陳麗的內臟頂出膠棍,才放下臘祝加菜的倒進再通,一手通進食物時一手輕揉陳麗小腹,還真的象填鴨般,時不時膠棍插入兩三尺,算一算都已經過了胃部,直入腸子裡,倒進香檳紅酒,

陳麗極辛苦的吸氣,又很高興三兒子的開放,胃部傳來新奇古怪的抽插感覺,不是嘴巴被封,陳麗開心得直高叫,老三跟隨拿起一樽辣椒油,全部倒進去,加上幾個生雞蛋,再放兩個合桃蛋榚,笑笑的拍著手,媽媽應該食飽了,解開彈繩勾拿開漏斗,解開濛眼黑布,笑笑的看著陳麗!

陳麗的嘴巴一回覆自由,不停的干嘔輕咳!這又是的,食物都到了腸子,又能嘔出什麼,陳麗飄了老三一眼笑問道:小鬼頭,為什麼我的腸臟好熱,感覺古古怪怪的!

老三笑嘻嘻的道:因為媽媽舌頭怕辣,所以我把整支辣椒油都倒進去,我看媽媽根本不怕辣!

陳麗笑說:死小鬼還可以,以後要賣多幾支,試試灌入其它的地方試試,說畢伸出舌頭舔了舔紅唇,算你可以畢業了!看老大老二表現,說不定這星期要重新的排名了?

老三彎腰行禮笑說:多謝美人媽媽的獎賞教導!

陳麗吃吃笑道:死小鬼頭,陳麗轉頭溫柔的看著老大老二,怎麼啦沒有信心挑戰了?

老大老二手繞著頭抓了抓,老大的靈光一閃有了,轉過頭跟李嘉白唚唚細語,看見父親點頭,知道可行後,在布包裹拿出一條長繩,撒掉上主樑上穿過樑柱上,一頭打了一個絞頸結!

陳麗眼光一亮,已知道快來的是絞首!-開心的點點頭道:好啊!大小鬼想要老娘的命了!

老大笑道媽咪請放心,老爸承諾小心的看著妳,一旦有問題我立即放妳下來!我們都學過救急呢!

陳麗溫文爾雅的笑說:大小鬼頭別這麼緊張,一次生兩次就熟手,受虐者和虐人者的愛關系和信任,不是旁人能夠了解明白的,你就安心的放手去做吧!

老大有點吞吐的道,我有信心另媽媽開心輕奮,身心皆年輕飛翔?不過可能會磨傷皮膚!

陳麗笑笑道:看老娘的美麗的皮膚,剛才的紅腫和紅痕都消失了,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李嘉白拍拍老大的膊頭,小聲的說:放心吧我跟你老媽也玩過,一兩天就沒事了,放手去做吧!老大吸了一口氣,拿著繩頭套在陳麗頸上,輕輕的收緊,低頭吻了陳麗一口問:媽媽需要濛眼睛嗎?

陳麗笑罵道:無蛋鬼怕什麼媽媽要看著你做呢!做得不好還要罵你這個小鬼!

老大行到陳麗對面說開始了,陳麗未及回答,已被拉扯起繩索連人帶椅的吊了起來,離開地上5尺左右,陳麗的身體不停的抽速,但是眼神卻充滿鼓勵,嘴邊帶著微笑,兩分鐘多點陳麗的面色開始紅得發紫發漲,舌頭也慢慢的吐出來,小便也隨著椅腳流下,形成一灘水漬,眼淚鼻涕出籠了!

李嘉白看了看道:可以把你媽媽放下來了!

老大慢慢行前,把繩索慢慢放鬆,咯…的一聲椅腳接觸地面。老大伸手按著陳麗的左乳,探探心跳和鼻息,驚慌的道:停了心跳和呼吸!

李嘉白哈哈大笑道:不用慌張先把椅子仰臥下,老三搶過去低頭進行人工呼吸,老大伸手鍊著陳麗的鼻子,等老三口對口的大力噴氣,老二也用雙手不停的力按壓陳麗左胸,進行人工的心臟按摩!

沒按幾下子陳麗便開始咳嗽,慢慢的張開眼睛醒了過來,喃喃的低語,我的兒我的寶貝…我的心肝…李嘉白上前一個大把掌的摑上陳麗的面上,拍!的一聲大響,陳麗呆了一呆,完全的清醒過來,甜甜的一笑對李嘉白說:老公你還記得這種我最愛的叫醒人家的方法!

李嘉白傲然笑說:這種尊業醒神方法,除了你老公還有誰比我做得更好!

三兄弟對望一眼,心道果然尊業,果真SM學海無涯,自已們才剛剛起步已己!不過象媽媽的喜愛受虐程度更加難找!可說萬中無一啊!

陳麗甜甜開心的笑了笑,轉頭對老大說:狠心的大小鬼,有點進步了!剛才的感覺很好,我想試多一次!

老大看著陳麗明亮小孩要吃糖其望眼睛,抓抓頭道:老媽剛才你赫得我的心跟妳一起停滯。妳就先放過我吧!

陳麗咯咯的嬌笑說,這不是很好嗎?我快活時你也可以練練蛋子!

老大推說道:我還是多多練習,遲一點再說吧!

陳麗咬住下唇狠道,無蛋的小鬼頭,還是現在來練練,不如這樣今次不吊頸,就縛頭髮吊起如何!

老大看著陳麗沒有辦法,紙好應承,把陳麗的椅子扶起,老大把陳麗頭髮胡亂的縛綁起來,慢慢的退後行,一下子發力把陳麗比剛才的扯吊得更高!

陳麗高聲的歡呼高些,再高些,陳麗的雙眼被扯到反彎月的形狀,陳麗卻好象很舒服的哼著小調,李嘉白慢慢上前輕輕的轉動椅子,越轉越快,轉完左盡了回力轉右!

陳麗高興得開心大叫:老公我愛你,老大老二老三我愛你們,你們是我的寶貝,我們是最親密的愛愛家庭,我愛你們啊…啊…椅子呼呼的轉動呼…,呼…!

可惜跟著的是樂極生悲,繩索跟油順頭髮一下來鬆開,陳麗跟座的椅子一齊掉下來!椅子拍的一子碎開,李家的男人們慌忙的一雍而上,看著陳麗紅紅迷醉臉上,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身子一下下抽促,忙著七手八腳的解開陳麗的束縛!

老三也解開了陳麗貞操帶,一陣陣白色淫跟幾顆跳蛋一齊沖出,除著不停陰道收縮,跳蛋一顆顆吐出,吱出出肛門,椅子掉下來時候陳麗的高潮剛致,加上離心轉動雲行駕霧的感覺和掉下來的一驚,另到陳麗高潮一浪接一浪,一下子洩到不知東南西北,啊…噢…的低語呻吟,身子一抽一抽的震動!

老三看著陳麗漸紅的面容,癡癡的呆笑,擔心的問道:媽媽怎麼這樣!

李嘉白笑說:傻兒子你媽沒事,你媽因禍得福,第二次美死了,哈哈…!把你媽放到餐桌上,合力把陳麗抬上了桌上!

老大把陳麗的雙腿張開,老二和老三伸出兩根手指,插入陳麗的陰道和肛門,不斷的震蛋被挖出來,陰道好一點止要用力的按捺丹田,一下子就能挖出來,附責肛門的老三可沒有辦法全弄出來,昏迷中的陳麗可被挖到,大高潮沒過小高潮又來,欲仙欲死的喉嚨發出咯…咯…的低嗚!

李嘉白看了一會兒說:老三去拿潤滑油來,老大老二反轉你媽媽伏下,用力的按著你媽的雙肩膀,不要讓她動按緊一點!老三把潤滑油塗在你媽的屁眼上,李嘉白把潤滑油塗在左手上,用兩根手指插進去,勾起手指在肛門口扣拉,把屁眼左右的拉鬆。而陳麗則好象渴醉酒正發著春夢的懷春美女,應對李嘉白的手指,發出優美的低呻吟叫聲,好象小曲調般高低起伏?

老大擔心的問道:老爸你這樣會不會太狠一點。

李嘉白笑道:傻兒子們今天你們又上一課,看你老媽背上的紅班,幾乎全身都是,這是高潮中的極品美死,普通的女人低要出現一小塊,就高潮到不得了,那象你媽的全身紅斑,得這種高潮的女人,全身發軟肌肉筋骨鬆池,極難受傷害,所以剛才掉下來的時候才不會受傷。

你們想想你媽的陰道連你們三個小傻瓜都能生出來,所以拳交的女人可為常見,你們剛出世一小時後,我就跟你媽就玩拳交,起初我用的單手,第三天還用雙手,你媽媽還樂此不疲,在醫院沒有用拳頭插你媽的穴,她還不準我回家!

後來她的陰道收縮復完,再強來的話會受傷害,我們才無奈的停止,我接你媽咪出院,開車回來的的時候,還把妳媽反縛起,座插在的波箱棍頭上,我駕駛她延腰入波,你媽還高潮不斷唱歌,分工合作開車也樂隔隔!但險生意外,小孩不要學啊!手打飛機幻想可以?

你們可能可能不記得小時候事情,妳媽陰道收縮復完,但也不是還百份百的,你們的小手不是經常手插你媽的小穴,還記得老大手插你媽小穴的時候,老二死活不依又哭又鬧,你媽幫你含小雞雞都不成,你媽鄒著眉頭,倒了半支潤滑油下屁眼,說給你試試手插屁眼,你弄了15分鐘都弄不進去,最後發脾氣般的一個左勾拳才弄進去。

你媽的小穴還有老大手你媽當時還慘叫一下,哭喊我的心肝,我的寶具,小乖乖的好狠啊!你們不是來要的債,是來要命的咬喲?你還說太過緊,夾得手很痛,不舒服,弄到你媽幾天步行都古古怪怪!老三可是最壞的,經常要手插你媽的口,強要你媽吞下整條小手臂,攪動你媽的胃,弄到你媽看到你們,真的是又愛又恨!

老二笑笑抓頭道:小時候的事情,那記得那麼多,低要有媽咪在除了女人一個月的幾天,每天都會有新的樂趣,就差最後出身地,和屁眼小小老二,沒有進去過,若果不是一家人的話,恐怕我早把媽咪搶去強奸,當個壓寨夫人了!一家人哄堂大笑!

李嘉白笑接說:但肛門拳交的女人可為小見,有些女人天生鬆池,祇要習慣一下就成,有些要表演的女人,長期用物件一步步的擴張,或用藥物來鬆池,不過麻痺了不知快樂痛苦,你媽是絕對不會使用藥物,說不能體驗快樂的痛楚的感覺,所以對你媽來說本來也是不可能的,四根手指半隻手掌已是極限,再多就怕會傷害到你媽!

但是這個極品高潮的美死,很小的女人可以達到,要不是你媽受虐本質高和冒險的精神,一天兩次的美死是絕不可能出現,很多很多的女人服食春藥來玩論奸群交獸交物交等等…,所得的都是大部份普通高潮加乘,都沒有美死的感覺。

說著說著李嘉白右手的手指加進,陳麗的屁加到四根,扣撐的張開陳麗的股眼,不停的扣撐抽插著,你們看看你媽的陰穴己鬆了下來,微微張開,還不停的慢慢流出反光淫液,屁眼內的紅色內臟肌肉,也一張一開的臑動,好象歡迎手指的抽挖,好啦按實你媽,如果這次成功的話,你們就多一種玩樂,說著把手指合成的錐形,慢慢的深入。

陳麗迷醉的眼睛除著手的深入一點點睜開,開始扭動爭責,雙腳開始拍打卓面,老二看見陳麗情況,不禁叫了一聲,爸…李嘉白帶著歉意笑容,說道一下子插得太深了,三兄弟呆呆看著父母,張開嘴巴,不知要說什麼好?

過了幾分鐘陳麗才慢慢深深吸氣呼氣,全身戰顫的扭轉過上半身,伸手摸索李嘉白的手掙,面上的神情古古怪怪,李嘉白正要把手臂抽出來,一動的時候。

陳麗連忙叫喊,停…親愛的不要動…不要動!李嘉白也怕傷害陳麗,也不敢再動,苦笑道:老婆對不起,一下子怕妳反杭,想快刀軔亂麻,怎知一下失手插深了,妳有沒有受傷。

陳麗有點古怪的微笑道:沒關系此是你的手在我的小腹肚子,感覺怪怪的,好一隻攪屎的手?我應該沒有受到傷害,老公你的感覺怎麼樣。

李嘉白看著陳麗沒有受傷樣子,也就嘿嘿笑道:老婆我感覺蠻好,好像妳的內臟腸道吸啜往我的手臂,不過找不到屎還蠻幹淨?熱呼呼的十分舒服,說完把手輕動了幾下。

陳麗鄒著眉頭咬住下唇,噢…噢…的低嗚,顫動著身子抓住老大老二的雙臂慢慢的轉動身體,陳麗震震輕呼道,老三抓住我的一條腿,我要把身體反過來,三兄弟聯合扶托著陳麗一分分一寸寸反轉的正臥睡姿勢。

陳麗不停小聲呻吟…啊…啊…身體轉到一半時,陳麗全身顫抖緊緊的抓實兒子手臂,啊…啊…啊…啊…呀!的一聲長叫,陰道沖出一灘白液,黃金色的尿液高高射出!兩眼一翻暈了過去!身子不停的抽束,紅紅的面頻,嘴角戴著滿足的微笑,閉起雙眼,全身的鬆軟的暈了下來。

老三緊緊盯著李嘉白的手插進陳麗肛門位子,兩手扒開屁眼邊的肌肉,說老爸現在可以抽出來了吧?

李嘉白笑笑道:這對你媽來說是個新的體驗,不是高潮美死,你媽媽必定受到傷害,你們看你媽高潮不斷可有受傷的樣子,現在抽出來的話,你媽一定不會喜歡的。

老大接口道:看來我們要弄到媽媽美死的時候,才能實驗一些新奇刺激的玩法。

老二叫道:老大你忘了一年前,你跟媽媽玩沉屍游戲,幾乎把媽媽淹死,所以你跟媽媽單日,我們不能動手,也要看著你。

老大辦道:你們都看見當時媽媽高興的樣子!

李嘉白也說:你們的媽媽什麼花樣都接受得了,千萬不能喂她食屎,不然接吻時不知道的慘了?所以你們玩的時候要小心留意一點,你媽受虐待的時候,從來就沒有求繞過,越是重手就越開心高興,所以你們注意危險的程度,不要弄成永久的傷害。

象老二那次的把媽媽縛在折掉布墊的彈弓床架,用電來刺激你媽媽,想聽媽媽的求繞投降樣子,最後電壓越來越高,最後弄到全區停電,還被小文發現我們家的秘密,好彩你們很快的發現小文喜愛自虐的秘密,不然我們都沒臉待在這區了!

老二抓頭輕笑道:意外,全是意外,小文在沒電的時候,跑來我們家想借電筒洋臘等等,看到被縛的羔羊,亦裸媽媽的時候眼神很怪異,沒有驚慌失操的大叫,紙有低聲問媽媽,有沒有事,需不需要替媽媽解開!

媽媽紅著臉咄咄回答:沒事,這不過一些小游戲,小文紅著臉搖搖頭就走了!我在門後可看得清清楚楚,這不是正常女人的反應,但幾次的踫面,她戴著奇怪的目光看我們,又戴著拒人於千里的表現,一副高傲的臉色,心跳興奮又怕被蛇咬的眼光,我可看得清清楚楚的!

錢小文是20歲進修偏門尊業,好象全課低得她一人的研究生,叫包裝藝術高級動作?痛苦變快樂?有大學教授SM嗎?無教師能教,因她父母的捐款,學校開了一間專房給她,低有幾個古怪的女生和小文喃喃細語,隨她上不上課,保留研究的學名。

有對小文不禮貌的所謂同學,即場打包,飛踢出校,成為校園高貴受保護的小公主,低要淫賤小文高興高潮或大姨媽到,隨時進修別課或畢業,金錢真的萬能啊!為金錢下拜一下,金錢萬歲,萬萬歲!

賤性小文可算是自由大學生,很小上課而整天的待在家裡,如此漂亮的美女居然沒男朋友,細看又不象同性戀者?一年中低有暑假的時期,才有幾個女人來訪,全都朵在她家裡,這時候絕不出門,連出外用餐也沒有,幾個女人足足一個月沒有出門,走的時候心滿意足,好象多吃大補雞一樣,絕沒有男人被搾汁飲用。

因我們的別墅說近也足一公哩,真是在門口叫救命也聽不到,他們家剛搬來時候曾來訪我們家,我們都知她父母性錢,是標准的生意人,聽說制造世界,做世界?賓走世界各地,一年也沒幾天在家!

我們回禮出訪她家的時候,她的父母都出國做生意去,看她的拉起臉的能樣,就知不歡迎客人來拜訪,小文天使美麗面貌,魔鬼叫喚身材,討厭的性格。乞人憎的表情,這個美女另人一看,就想到要發展超友誼係,但相處個多小時,她高傲態度侮蔑的表情,另男人欲火變怒火,想亂棍打死的賤人!

看見家裡的東西都很奇怪,除去正廳外,遠看偏廳放的全是組合式的古怪東西,有木有鐵,還有幾個鎖著的大鐵箱,她說用這些東西創作藝術和靈感,就算是她父母都不許進去,當時我以覺得古怪,但事不關已則高高掛起,當事發後細想她媽的她看到了,她就算不說出去對我們的壓力也很重,必須要抓出她的痛腳,不然沒法安心!這日子沒法過了。

隔天我看到她駕車回來,留心的看著小文微紅的臉,帶著興奮發騷夾腿輕磿,帶著富貴不能屈,淫濺不能移眼光,就知時間到了!我扮作無所事事的,打了一個招呼就走,我還留意她警惕看著我走遠。

我回家要老大找朋友做了一套百合匙,找老三上網找意外停止電子防盜的方法,失敗好作為借口,當夜在她家按了幾下門鈴,沒有反應後便用百合匙開門進去,一邊大叫賤人小文的名,一邊行到偏廳,黃天不付有心人。

終於看到小文全身亦顆,倒吊在一副專門倒掛的形具上,陰道肛門塞滿跳蛋,有線的開關掛滿小腹和背脊,縛上龜甲縛,倒吊在偏廳中間,口眼都封著,手扣反鎖雙手,手扣的旁邊吊著一條鎖匙,我用手機不停的拍攝,然後解開小文的眼罩。

笑道妳家被人打劫了,不要怕我現在就報警,小文慌得連鎖匙也掉了,不停的搖頭痛哭,我看差不多才解開小文口膠手扣,不斷的哀求我,梨花戴雨,死老豆般楚楚可憐,那有你們看來我們家的高高在上的獺樣,愛理不理的小公主摸樣!

老三也說:她的秘密給老二發現後,明天就跑來,笑嘻嘻拉著媽媽小聲說話大聲奸笑,親密得好像兩姊妹一樣,那天可是我的單日啊,對我家的男人不秋不採,愛理不理,就是媽媽痛著她,還要老二洗掉電話的資料,我的媽啊!還認了小文做乾女兒,還送了一個特殊電話給媽媽,說有個媽媽真正好極買廣告,自玩的時候有什麼意外事情,都可以叫媽媽幫忙!

還要高傲要我們叫她做姊姊,這是我們的媽媽啊,她好象也有份分的一樣,全程不要臉自來熟!

老三越說越氣的大巴掌拍打在陳麗的屁股上,清晰的五個指痕,出現在白嫩的屁股上,陳麗昏迷中痛哼了一聲,老三怒道:除了電話外還送了個好象胸圍的加厚的鐵奶罩,低要一踫就無規則彈出無數小針,二秒收回,跟一條戴著自慰器的皮革內褲,說一彎腰和座下時,就會發生電流,放電刺激子宮,這些小兒科的東西那能跟我們比麼,可惜媽媽把這些東西當成寶貝,出街的時間都戴著!

老大接說:就是這個小狐狸,第三次來我們家,就在門口抖落大衣,全身光脫脫的纚上龜甲大縛,縛到滕頭為止,手扣反鎖自已雙手,一拐一拐一邊行,下體還一邊流淫水一邊的掉彈子,肛門插住接觸地下的長棍,入門還看著我嬌喝道:不許動手,看看倒沒關系,說要找媽媽幫忙!他媽的,都騷到沒邊沒皮了,弄到我當場走火!小文看了我褲子的水漬,還哼的一聲,高傲把頭另開露用鄙夷的眼光。

我當時覺得世界男人面子全無,真想殺了這個淫賤的小女人,不是走火軟了,找出亂棍打死她,算是為天下狗男女取過公度,還好媽媽請小文入房後,對我低語傳授機宜,不用怕見她份作老二老三?

牠牠拉拉的要小文參觀我們的游戲,看看那些要改進,用老二做的套頭大鐵籠套上頭,然後入閘分開的倒吊雙腳和拉縛雙手,像個倒轉的大字,下陰加插自慰棒,肛門也被我深深插上一枝長長的軟膠棍子,深度嘛?當然跟現在老爸的手段沒法比,還真是手觸情深啊,全家都失聲笑了起來。

我當其時一驚,好象太重手了,低頭看媽媽的臉,媽媽清晰的眼光著看我,飄一飄小文的方向,充滿鼓勵的眼光,另我知道今次幹得不好,就永遠的給小文這頭怪獸看不起!

狠下心來,一腳踢在媽媽的肚皮上,媽媽同小文一起的發出呼叫聲,低頭看媽媽鼓勵的眼光,瘋狂的暴打媽媽的小腹,媽媽的口水鼻涕不是流出來而是飛噴出來,最後還來了一個則踢,媽媽唷!…的一聲暈了過去,小穴的自慰器和肛門的軟棍,都撲一聲的飛噴了出來,我連忙的檢查看媽媽有沒有弄得折斷骨頭。

嚇得小文臉都白了!顫震著身體上前,輕輕的撫摸媽媽大腿內則的傷痕,看我的眼光都變成尊重敬畏,我不是忙著解出媽媽抱回房看傷勢,相信要了小文都不會反抗!媽的,小文這個沒臉皮的女人,死活的留在媽媽房內,說照顧媽媽還把我趕了出來!隔天走的時候,連媽媽的秘密日記都哄去了,不知道連我們都沒看過呢!

李嘉白嘆了一口氣道,這個我也沒辦法,你媽媽沒有女兒,看到小文多少有喜歡,我認識陳麗的時候,隱若的聽說你媽是做表演的工作者,追求者多不星數,一直無結果無人知?我都覺很奇怪。

象陳麗這樣漂亮的女人拍片子廣告的話,根本不可能寂寂無聞,就算幾秒鐘,直至我們幾個男人向你媽咪求婚的時間,陳麗被迫到沒法逃避,才說性愛對她來說是次要,最愛的是愛受虐,在沒有性愛的情況下,能夠滿足她的受虐興趣,她就嫁及誰!

當時我們可真是龍爭虎鬥,各出奇招,我才萬分驚險的僅僅勝出,不然的話,你們可不是性李的囉?

老大輕撫陳麗的臉,當然啦,她是我們美麗可愛的媽媽。我看過無數的漂亮女人,可是跟媽媽跟比,人群中找恐龍難找,笑話:樣子恐怖還敢自稱小龍女的多的是?不能用個,低能用條稱呼?有什麼難!最近的面有白癡的美,還胸襟可慰衣服呢?根沒得比較!就象梨子跟西瓜比大小?無論美麗,氣質,身裁,性情等等!

這時陳麗慢慢的醒來張開美麗的眼睛,呼了一口長氣,我的寶貝們,你們都等我醒來,老二在陳麗背後伸出雙手,用力的狠狠搾捏陳麗雙乳,道這個當然的啦,低得妳一個女主角,妳睡了難道要我們攪飛機嗎?

陳麗笑著轉頭吻了老二一口道,對不起我的寶貝們,看來要找多個女人來分輕媽媽的工作了。

老大傲然道:不是媽媽我可不要,兩小一起點頭。

陳麗笑說:那我低好加班來補償你們的捐失了,兩手輕撫另外兩個兒的臉,一片慈母的愛心表露無為。

李嘉白的手轉了一轉說:那我呢。

陳麗喲…一聲輕呼,白了李嘉白一眼道:沒良心的壞男人都弄到人家這個樣子,還不滿足嗎?外國人家黑手黨,你是我家國產插手黨,還插人家屁眼呢?我沒叫救命你都要多謝我!指著李嘉白的手,陳麗伸出雙手把頭髮撥起,用短繩扎好,笑臉如花的道:老公你是第一個這麼深入我身體的男人,你的兒子們在前面往了九個多月,也沒有這麼深入過!

李家的男人看著陳麗的原先白嫩平滑的小腹,老三灌進的食物,在隱若的手臂形狀前幾吋的微微突起一條腸狀的形態,陰穴變成橫向的一字形態。

李嘉白細看著陳麗沒有內出血等的情況,也就放開心情嘻嘻的笑道,那麼老婆大人要小老公幹些什麼。

陳麗掩嘴嬌笑說:要你拿我的心肝,現在看來都很方便容易啊!

李嘉白嘻笑道:我抵會拿別人心肝送給妳,手轉了一下,怎會拿妳心肝寶貝送給妳呢?

陳麗嘻嘻一笑,跟著鄒著眉頭一聲痛哼…!

老二關心的問道:媽很痛嗎?要不要我去找些麻醉藥回來,然後等老爸抽出手臂。

陳麗輕摸白二的臉,不用了,我的小乖乖,說痛是痛,說麻是麻,說酸是酸,說癢是癢,說醉是醉,說酥也酥很,低是喉嚨有點熱辣的感覺,我想是老三的辣椒油有些被逼上喉,現在的我說快活是快活,說痛楚又有些,全身酥酥軟軟,行雲駕霧般,興奮到不得了,心兒卜卜的跳動。

我都不知怎去形容身體這種感覺,倒是蠻喜歡的,不用擔心我受傷害,我身體的彈性很好,不會腸子破裂,沒有問題的,現在我低想放開身體,感覺去享受一下這種新奇的體驗!

李家的男人聽著陳麗說話,全都放下心來,歡笑再度出現男人的臉上。

老大對李嘉白說道:父親換我試一試,陳麗輕笑道:不可以的,照我估計拔出來,我的肛門都有多少的損傷,不竟是第一次入這樣大的東西,抽出後肛門會有一段時間痛,和要一些時間修息,才能夠用,致於好了之後能不能插入你的手,我都不知道,不過我會努力比機會你們試試的?

陳麗張開八字腿,躺睡下身子,說道:現在分工合作,你們三個小的想看肚子戲的,就叫你的老爸手動。

老二問:老媽妳呢?

陳麗無奈的灘一灘手,我現在的樣子,除了睡下來享受之外,還能幹什麼。

陳麗嬌笑道,就是不樣我休息,

媽媽沒有打請假條啊,所以妳是不能曠工的,老二把褲脫下,露出洪斗斗的陽具,

陳麗微笑著把頭升起左手拿起陽具,放進嘴巴細細的品嘗,老二則一手扶持陳麗的頭,一手抓緊陳麗乳房!用力的抓握搾練,陳麗鄒眉的張口輕呼!繼續不停的吞吐陽具!

老三看著老爸的手掙,用力的扒開屁股兩傍的肌肉,問道:還可以進入一些嗎?李嘉白說道我試一試,伸手向前一逼,手掙也進了,陳麗啊!的一聲高叫!老二則等陳麗張口的時候,一下子足往陳麗的頭,腰身用力一頂,一下子深深的插入陳麗的喉嚨,頂得陳麗幾乎暈了過去,眼睛反白,連連拍打老二的胸膛,足足20秒才放開陳麗的頭。

陳麗輕輕咳嗽,老二則輕輕拍著陳麗的背,笑嘻嬉的道舒服嗎?

陳麗嬌嗔的說:死小鬼,這是上下夾攻一下子誰受得了。

老二說道:因為媽媽不公平,妳試了老大的老三的老爸的可沒有試過我。

陳麗說道:做完你爸的手就去試你的。

-老二輕吻陳麗的小嘴說:算了罷做完老爸妳都好累了,下個星期再試吧!陳麗甜笑的開心拿老二的老二,親吻吸吮!舌頭在龜頭上不斷打圈用舌尖鑽馬眼!弄得老二哦…的低叫!

李嘉白說道:可不能夠再進前面的好象是小腸,再進的話會傷到你媽咪的,老三說可不可以把手臂彎起來,李嘉白手握拳頭的影子,在陳麗的肚皮挑起越來越清晰,陳麗閉目鄒眉的雙手握拳,張開小嘴,輕哦…不斷,由得老二抽插小嘴,老大則輕撫橫向的陰道,淫液絲絲不斷的滲出,流到屁股眼的交接處的潤滑,李嘉白的手一下子向左。

一下子向右,一下子兩邊滾轉,一家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興奮無明,小雞巴全都站了起來,老二因為在陳麗嘴巴抽插,興奮得一洩如注,陳麗啊!…啊!…的輕吟,快速的精液吞下,滿足的閉目舔著嘴唇,露出幸福的微笑!

緊隨李嘉白手臂的快速轉動左彎右彎的,陳麗的的快感也越來越高,最後用彎起,一個清晰拳影,戴起陳麗半身,在一聲連續啊…啊…的高叫下,全身弓起雙手握拳,腳趾用力的反曲,兩眼反白,橫向的陰道噴射出馨香的白液,全身潮紅的彊硬了足足一分鐘,才軟綿綿的拍聲掉回卓上,帶著美美幸福的笑容,又暈了過去!

李嘉白看了陳麗一會兒,說:兒子們按著你媽,老三扒開你媽屁眼的肌肉,眾人齊心的各就各位,李嘉白說:準備一二三,卜…一下子把手臂快速的抽出,陳麗慘叫一聲,身子彈起了一下,小許的尿液射出,痛醒一下,又暈睡過去!

眾人看著陳麗的屁眼洞拉出三吋多內腸,鮮紅美味可口臑動的內臟,流出一小點血絲,紅臟慢慢收回,洞口援援的收縮的奇觀,很快屁眼除去紅腫漲一些,機本已經復原了!

老三興奮的道,我真的很感動,美麗的媽媽看到我又走火了!老大笑說道:這是最好的結果,你看媽媽連中三元,飽飽的吃了一鋪大三元,或大四喜!全部都是你們出沖!已經高潮得疲倦不己,要好好的睡覺了,老二拿熱布巾,輕輕的清潔陳麗的身體說:好了今天是公日,我們都可以圍著媽媽睡覺,聽父親說故事,先抱媽媽回大床,收集玩具其他的等天亮,工人上班收拾!

老三問道:餐椅壞了,我們怎向下人們解釋,李嘉白笑說:在我們家打工的人,全部都警告過,不要問不要多事,低要默默工作,不然抄魷魚,我給這樣高的人工,才一星期兩天的上班,每天工作六個小時,美國總統府也沒有他們的福利,連在我們背後也沒蛋的說我們的好話,他們有蛋子問嗎?這個才是笑話,哈哈…

老大抱起陳麗說,這是老大排名的特權,媽媽在不清醒或軟綿綿的情況下,我有優先抱起媽媽的特權!

李嘉白笑道,在我出國前,兒子快一點動手,今天我說的故事是,你們從沒有聽過的,向你媽媽求婚的經過,其他兩人興奮的人快手快腳收拾東西,老大把陳麗抱回房內,放在大床中間,李家的男人都圍睡在陳麗身的身徬!李嘉白撫摸陳麗開始說故事,三胞胎戴著興奮的心情聽故事!

喜歡就頂一下!!!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李家人的快乐974

3.0分

3.0分 快樂家庭俱樂部c52

3.0分

3.0分 歡樂家人1b2

3.0分

3.0分 熟女人妻俱樂部之李若雪cb1

3.0分

3.0分 快樂島29b

3.0分

3.0分 快樂的清潔工306

3.0分

3.0分 捷運的快樂遊戲e10

3.0分

3.0分 快樂的手指遊戲482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77se2.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