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猪八戒提起大屌逞淫女儿国286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话说八戒随唐僧取经,鞍前马后,得成正果,恳请佛祖大发慈悲,恢复了他天宫俊郎的本相,受封多情使者。八戒返回高老庄,寻得爱侣高翠兰,小两口恩恩爱爱,畅游爱河,倒也是一番人间快活。




一日,八戒突然念起师父和师兄弟来,决定赴花果山一行,探望他们,顺便邀请他们到高老庄做客。八戒对高翠兰商量此事,高翠兰依依不舍,她历尽苦难好容易与爱郎重合,青春年少,情感日浓。闻及此事,翠兰投进八戒怀中,扭腰摆臀,女儿情态,难以表述。




八戒拥着娇妻,那丰腴的少妇胴体,让他又是一阵欲火上升,虽说是日日快活,夜夜春霄,欢好无数,八戒总对娇妻迷恋不舍。翠兰这一扭动,八戒食髓知味,憨然一笑,轻偎俏脸,上下其手,高翠兰星眼流动,娇吟不已,鬓角还微微的有着几滴的香汗,一缕打湿的秀发贴在耳根处,少妇风情,诱人到极点。




须臾,一具香喷喷胴体妙相横阵,那雪白丰挺的双乳,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那浑圆翘挺的美臀,圆润光滑腻滑白皙的修长大腿,更让八戒百看不厌,百摸不厌的那芳草地,蜜汁露滴。




八戒双眼一亮,抚摩翠兰大腿的手指上移,直取花心,到嫩穴里去采摘“花蜜”。




翠兰受到八戒手指的侵袭,反应比较激烈,颤抖的素手紧紧抓着他作恶的手指,娇喘连连道:“好老公…不…不要用手…哦…我要…我要…”




翠兰再也说不下去了,八戒满意地看着老婆羞涩的表情,尽管和自己欢好,翠兰依旧那么羞于出口,他在翠兰下身的手指越发加大了力度和冲度,旋转着,扣弄着。




“老婆,你要什么呀…说啊…”八戒在翠兰耳边调笑着。




“啊…啊…哦…老公…我要…我要你疼…”翠兰忍受不了来自下身的快感和骚痒,红着脸儿,终于放荡地开口。八戒长笑一声,双手扶着爱妻的细腰,捧着她的玉臀,对正自己的尘柄,提身而起。




“滋”的一声。




“哦…老公…”翠兰一声娇啼,檀口一口咬住八戒的肩头,美目紧闭,脸上露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适的表情。




进入桃源,一如以往的紧窄,舒爽温热的感觉传来,八戒越发亢奋,他坚定地挺入,继续探索那奇妙的世界。每一步走动,翠兰就会呻吟一声,那婉转百媚的神情使八戒感受到征服爱妻美丽肉体的快感。




“翠兰,哦…你…好美…”




“哦…老公…你好能…干。嗯…妾身…不行了…哦…”翠兰双手挽着八戒的脖子,弱不禁风的样儿,她感觉老公的玉杵如同灵蛇一般,不停地点弄着花蕊,她的身子颤抖着,被八戒架着的雪白大腿上蜜汁如雨。




翠兰感觉内里一阵灼热,她的心花开了又谢谢,谢了又开,被八戒弄得骨酥体软,不堪采摘。




“啊…又出来了…哦…老公啊…不行了…再不能…累坏了…”




翠兰在八戒耳边软语道。




八戒见爱妻可怜见样儿,遂放她一马,温柔地将翠兰放于床榻。翠兰幸福地望着自己的老公八戒,他英俊潇洒,温柔体贴,能有如此夫君,实是自己前生修来的福份啊!




“老婆,我想了一下,还是去花果山一下,不然那猴子会杀上门来,说我见色忘义的!”八戒对翠兰言道,虽然都已成佛,八戒对师兄孙悟空惧怕仍在。




翠兰只好叮嘱老公早去早归,勿让芳心掂念。




(二)




话说八戒一路行云,瞬息已至女儿国,八戒降低云头,俯目下视。下界依然是莺声燕语,花香脂香飞扬。八戒的心中一动,不由想起那千娇百媚的女儿国主来,她对师父唐僧痴情一片,只可惜师父榆木疙瘩一个,铁石心肠,不解内情,空辜负了女儿国主一番美意。




八戒不由心头一热,“看一下女儿国主如何,好去给师父报个信。”八戒找到理由,就按下云头,直趋女儿国皇宫。




话分二头,此时。




女儿国主正坐在皇家花园凉亭,她素手托着香腮,春水含愁,满怀心事。一园的奇花异草也引不起她半点的兴致。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女儿国主轻启珠唇吟道,她痴痴地看远方,陷入那令她痛苦又甜蜜的回忆。




那从大唐万里迢迢取经的俊男子,乍一见面,她整个心都陶醉了,为了他,她放下女王的身份软语相求,与他并肩携手,低声昵语。水中的倒影,成双结队的金鱼,相伴相依的鸳鸯,都是自己畅诉情怀的借喻。女儿的心思也察觉到那俊秀男儿对自己也并非毫无情意,只是他取经心坚,舍下自己不顾。




“唐僧哥哥,如今你在哪里?不知你可曾念着小妹?”悲从心来,二行情泪顺着玉容凄然而下。




“国主,请您保重凤体,回宫歇息吧!”一旁的女相劝道。




“你们回吧!朕想静一静。”女儿国主挥挥手。忠心的女相看着自己的陛下痛苦的样子,很后悔当初不应该放那唐僧过关,不然国主也不会如此忧伤。




“国主不回,吾等也不回!”女相坚持说。




“你…哎…何苦…”




女儿国主无可奈何,只好站起身。




就在此时,天地突然低暗下来,一阵怪风平地而起,鬼哭狼嚎,飞沙走石,好不怕人,还夹杂着怪笑声。




“保护国主!”那女相机警,拔出剑来,然而那怪风却将她卷走,宫娥们也不知去向。




更为怪异的是,那女儿国主所处之地,却秋毫无犯。




面对此等怪异,女儿国主不由花容失色,颤声道:“你…你…你是何方妖物…你来做甚?”




怪笑声起,风止。凉亭前一团黑雾凝集成人形,但见此人尖嘴尖耳,红鼻,身高不足一米,偏又文士打扮,故作风流,令人做呕。




“久闻女儿国主花容月貌,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小生空空洞钻地大王特向国主问安了!”出于女性的直觉,女儿国主感到那怪的目光如同有形之物一般,在自己身上巡视,她有种感觉,仿佛那厮在用心剥着她的一层层衣物。




她心中惊慌,但勉力支撑着,怒声道:“朕是女儿国主,上应天命…你快快回去…休得无礼!”那厮却不理会,迳直上前,淫邪地笑着,那红鼻还故意耸动几下道:“好香,不知是否国主的女儿体香?如此美景胜地,国主可肯大方地将玉体与在下一观乎?




“话罢,那怪上前,双手张开,欲抱国主。女儿国主大骇,急欲奔开,奈何身如被束住一般,动弹不得。




“国主不要再挣扎了,你我是天注良缘,小生一亲芳泽,幸何如之!”那钻地大王得意洋洋,一把托住女儿国主的娇躯,在女儿国主的玉容上香了一口,就让她仰躺在石桌上。




钻地大王一副急色鬼的样儿,急急地为女儿国主宽衣解带,一把撕去女儿国主的胸围,一对雪白的坚挺的玉乳立刻破围弹出,那二点樱红象征着女儿家的圣洁。落于钻地大王的眼中动人心魄,赏心悦目。钻地大王顺手一抹国主的胸部,放于鼻端一闻,露出陶醉的神情。




“你…你…这妖怪…我唐僧哥哥不会饶了你…他的徒弟也不会放过你…来…来人啦。”




“叫吧,大声叫吧!…本大仙就喜欢你这样的…调调…”




女儿国主又羞又愤,又气又恨。她悲苦万分,“唐僧哥哥…你知道吗?…




我为你保着的清白就要让这妖怪给玷污了…唐僧哥哥……小妹…来世再见了!”女儿国主决心以死拒辱,以保清白。




那妖怪见女儿国主一脸的坚决,忙念了一个字“定”。




女儿国主的小嘴微张,轻咬着香舌。




“想死?没那么容易,本大仙还没爽过的呢!国主,等你尝过本大仙给你的滋味,你就会什么人也不想了,就只想和本大仙长相厮守了,呵呵…”




钻地大王去掉女儿国主的凤裙,国主那散发清香的娇躯呈现无遗,那雪白的酥胸,那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美丽修长的玉腿紧紧并拢,她那芳草如茵的桃源一览无余,“啯”的一声,那妖怪吞下一口馋涏,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没想到女儿国主的身体这么绝美。




妖怪乃是色道高手,并不着急分开国主的玉腿,却用手抚摸她大腿内侧,感受她大腿上那滑腻细嫩的肌肤和柔软的感觉,并不时用手指抚弄她的下体。




“唔唔…唔…”




“啊…对了…差点忘了…本大仙有几粒仙药送与国主…包你欲仙欲死…和本大仙共享人生极乐…”那妖怪伸手从怀中掏出个药瓶,喂塞了两颗到国主的小嘴里,喂她吃了下去。女儿国主想要拒绝,可是身不由已,那药方一下喉,女儿国主就感到全身火热难耐,一股就不出的骚痒在全身窜行。




“不…我不…绝不屈服…不…我不会向妖怪屈服!”国主的心语。




那妖怪看着刚烈的国主玉容坚决。不由大为惊讶,一般寻常的女子,一粒下喉便会浪声妙语,任他摆布。而今,女儿国主却顽强地支撑着,不过也只是时间早迟而已,妖怪对自己的仙药深有信心。




钻地大王也忙着脱去衣物,他虽然矮小,但胯下之物却是十分狞恶。他爬上石桌,双手分开国主的玉腿,那含苞之处,已然玉露欲滴,春潮涌动,看来,在药物的刺激下,女儿国主生理上的关防背叛了她的心理。




“啊,看看,看看…在我的胯下没有不淫荡的女人…你也不例外…来吧…国主…把你的身心奉献给我吧!”妖怪邪恶地说道,胯下之物在国主的眼前晃荡,充血的龟头似乎在宣告女儿国主的悲惨结局。国主闭上美目,绝望地等待。




妖怪的巨物在国主的大腿处冲撞,却迟迟不进,妖怪故意这样做为,以配合仙药的功效,企图使女儿国主全身心地堕落。




女儿国主花心处的花蜜越来越泛滥,目睹此景,钻地大王相信女儿国主的心理就要全面崩溃,他开始行动了,他双手抚摸过她的乳尖,放肆的捏着那两粒鲜艳的乳头,下身抬起,正待全力进入。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怒喝,一声雷响,一声惨叫。




(三)




“醒醒…贤妹…贤妹…醒醒…”




好熟悉的声音,一辈也无法忘怀的声音,迷糊中的女儿国主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魂牵梦萦的俊脸,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是?女儿国主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呜”,痛,不是梦。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可是我…我…”女儿国主伤心欲绝,等待多年的人儿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却已被妖怪玷污了。她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莫让他看见自己悲惨的情形。




“没事的,贤妹,妖怪已被我除掉了…你还是冰清玉洁的女儿身…”那俊脸扶着女儿国主下得石桌,指着地上一物言道。但见地上一头巨狼倒毙,头顶几个孔洞,腥气扑鼻。




女儿国主闻得自己尚未被玷污,精神大振,看见妖怪死状,不由心底一阵害怕,她娇声道:“唐僧哥哥,快把那厌物丢了。”




那唐僧闻言,衣袖一挥,那巨狼尸身已灰飞烟灭。




“贤妹…那妖物已让我清了…你…你怎么啦?”




唐僧一把扶住喘息不已,玉脸粉红的女儿国主。




“唐僧哥哥,我被那妖物灌下药物…现…现在…我…呀…我要…




…我要…你”见面时的狂喜延缓了药物的发作,然而,见到情郎的女儿国主情火攻心,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那一股股的欲火,已不知在她的体内烘烧了多久,烧的这天仙般的绝色少女欲火狂升,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




“哦…啊…受不了啦…唐僧哥哥…快快…我要…”




“啊…我…我不是…我…我…”那个唐僧支支吾吾,迟疑着。




女儿国主的双腿紧夹,蜜汁如珍珠般下滴,她双手紧拥情郎,就往石桌上倒下,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啊…好痛…哦…唐僧哥哥…好…就是这样…”




一声破瓜娇啼,拉开了肉战的序幕。




将冰清玉洁的完美娇躯完全交给了爱郎,女儿国主羞涩与幸福交织,欲火与痛苦并进,她扭动娇躯,娇哼不已,下身那之处含苞之处,一缕鲜红沾在刚占有它的玉杵上,标志着女儿国主成为了少妇。那唐僧伏在女儿国主身上,温柔地吻着她的小嘴,暗暗庆幸自己刚好赶到,否则花落他家,遗憾终身。




“哦,哥…用力些…哦…好痒…啊…”




“哦…贤妹…”




女儿国主此时如同一个荡妇般放开了自己的身心,扭腰摆臀,恣意迎送。那唐僧见此情景,听着动人的呻吟,嗅着醉人的体香,也极力配合,紧紧抓住她娇弱不堪一折的纤腰,开始由慢而快的抽插起来,玉杵深深进入女儿国主体内,每一次都尽根而入,直低花蕊。




“啊…我的唐僧哥哥…你让小妹美死了…哦…”女儿国主肆无忌惮的浪叫着,娇躯像被投入火焰中燃烧一样,周身颤抖着。




她只觉得口和呼吸加速,又像是在喘,她拼着命的在扭动,那修长雪白的大腿死死地夹着唐僧的熊腰,葱葱玉指更是饥渴难耐在抓在唐僧背上。那唐僧品尝着胯下绝美的肉体,恣意地攻陷着她的花心,挞伐得她香汗淋淋、喘叫不已。那种舒畅、那种美,已不是用文字与语言所能形容的。




“哦…好热…出来了…哥…我还痒…我还要…”




“贤妹…今天哥就陪你到极乐世界吧…哦…好舒服…”




女儿国主在妖怪的药物催逼下,不知疲倦地索要着。而那唐僧也似乎精力充足,游刃有术。二人交胸贴股,融为一体。整个花园也变得春意浓浓。




后语




几天后,依旧在那个凉亭,一对情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




“唐僧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贤妹,我会随时回来看你的。我去去花果山看看我的大师…呃…大徒弟…就回来…”“唐僧哥哥,你不要又忘了我…我…等你。”




(不知道是唐僧还是八戒的,请看这句话…)




“贤妹…我忘了你…也不忘了我们那天…”




“呀…你还说…唔…哥哥…你的手…啊…”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猪八戒逞淫女儿国198

3.0分

3.0分 猪八戒逞淫女儿国198

3.0分

3.0分 猪八戒与嫦娥99f

3.0分

3.0分 猪八戒回高老庄9ed

3.0分

3.0分 猪八戒回高老庄9ed

3.0分

3.0分 猪八戒回高老庄9ed

3.0分

3.0分 猪八戒与嫦娥,不可不说的故事2ea

3.0分

3.0分 猪八戒与嫦娥,不可不说的故事2ea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