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无忌借住养伤奸淫浪荡丫鬟dea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也不知過去了多少時日,張無忌始終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他腦海中仍殘留著當日衛壁干朱九真的場景,大雞巴在小穴中進進出出所發出的「噗哧–噗哧」的聲音,始終環繞在他的耳邊。




這天,他終於睜開了眼睛,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裡是一間裝飾的極為豪華的房子,裡邊還又許多女兒家的東西,看上去好象誰家閨女的閨房。他從小在孤島長大,回中土後到處顛簸流離,何曾住過如此華麗整潔的地方,心中不禁感慨萬千。




這時,走過來一個頗為漂亮的侍女,看到張無忌醒了,連忙上前說道:「公子,你終於醒了,你知道嗎?你已經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張無忌迷惑地看著那個侍女,問道:「你是誰呀?我這是在哪裡?我究竟怎麼了?怎麼會昏迷這麼久?」那位侍女答道:「我叫小鳳,是小姐跟前的貼身丫鬟,你那天被小姐打昏了,是咱們老爺把你救回來的,這幾天一直給你用了各種上好的藥材,都是老爺親自配的。這裡是小姐的閨房,老爺特地讓你住在這裡調養,讓我來伺候你。」




張無忌若有所悟地點點頭,又問道:「那小姐怎麼樣了?」小鳳聽到張無忌問起小姐,便向無忌訴苦道:「小姐可慘了,老爺知道他和表少爺的姦情,又知道了你是被她打傷的,發了很大的火,一怒之下將小姐關進地牢里讓她反省,每天只給她送些粗茶淡飯,小姐從小嬌生慣養,哪裡能受得了如此之苦,公子你大人大量,就不要怪罪小姐,去幫小姐在老爺面前求個情,讓老爺把小姐給放出來吧!」




張無忌聽到小鳳這一番話,心中隱隱作痛,雖然他的傷是拜小姐所此,但是他一點也不記恨小姐,因為他畢竟是十分喜歡朱九真的。此刻聽到了朱九真被懲罰,正在地牢里受苦,他的心中別提有多難受了。他恨不得立刻將小姐就出來,便起身準備去老爺房裡為小姐求情。




還沒等他起身,朱老爺便來看望他了。朱老爺他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個大好人,他連忙起身跪下,為小姐求情。但是朱老爺卻說朱九真是罪有應得,她自小嬌生慣養,應該給她點教訓。張無忌見朱老爺這麼說,知道不好再多說些什麼。




朱老爺見無忌的傷癒合得很快,便安慰了張無忌一番,隨便問起張無忌的身世。




張無忌告訴他自己的名字,至於自己的父母則說早已過世,便敷衍過去。




朱老爺誇了他的宅心仁厚,並替朱九真向張無忌賠了個不時,張無忌受寵若驚,心中暗想:這個朱老爺還真是一個大好人。




又過了兩天,張無忌的傷勢轉好,已經可以自由下床活動了,便走出門外透透氣。突然她聽到有任在門外哭泣,像是一個女子的聲音,他走近一看,原來是小鳳,便上前問她為何哭泣。小鳳見是張無忌,便哭著對他說道:「我剛才去偷偷看過小姐,她在地牢里真得很可憐,整天吃不好,睡不好,還得反省,真是太令人心酸了!」




張無忌聽到小鳳這話,心裡別提有多難受了,於是便問朱九真被關在哪裡,他要去看看小姐,順便給她帶些吃的。小鳳告訴無忌老爺不讓人去看小姐,更不讓給小姐帶吃的。




張無忌可管不了這麼多,他問清了小姐關的地方後,便到廚房裡去,讓廚子做一頓好吃的,準備帶給小姐。廚師問是給誰做的,張無忌便說是自己想吃,廚師知道張無忌是老爺的客人,便做好了一些好吃的,讓無忌帶走。




走出廚房,張無忌來到後院的地牢,朱九真就被老爺關在那裡反省。他轉了好幾個彎才找到哪裡,地牢的門是虛掩著的,輕輕一推便開了。但裡邊的場景令無忌始料不及,只見裡邊點著幾盞昏暗的燭光,朱九真正赤身裸體的跪在裡邊,雖然只是被對這他,但給他帶來的震撼卻是巨大的。




他不禁失聲叫了出來:「小姐,你怎麼會弄成這樣?」朱九真回過頭來,臉色蒼白,看見是張無忌,忙先用手捂在胸前,怯怯地說道:「你怎麼來了?都是你把我還成這樣的!你還想來看我的笑話嗎?」張無忌連忙搖搖頭說:「我也不想這樣,是老爺硬要把你管起來,我已經求了老爺了,他說讓你要好好反省!」




朱九真聽到這話,似乎看到一線生機,便對無忌說道:「無忌,你再去求求老爺好嗎!我在這裡真得很可憐呀,又冷又餓,還得跪著,好幾天都沒見都外人了,我實在受不了了!」




張無忌見狀便問道:「那你為什麼不穿衣服呀?」朱九真回答道:「是爹不讓我穿,說是我犯了淫賤,讓我就這樣反省自己!」張無忌心中暗想:小姐可真可憐呀,我一點要向老爺求情將她放出來。




朱九真見張無忌肯幫自己求老爺,便輕輕地將遮在胸前的雙手拿開,這樣,朱九真那一對豐滿白嫩的乳房就近距離地暴露在張無忌眼前。張無忌看見這一對玉乳,不禁血脈噴張,心跳加快,忙將頭扭向一便。




朱九真見狀便說道:「無忌,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見我身體,還害羞什麼!」




說完,便乾脆將無忌的雙手抓住,按到自己那一對嬌嫩的乳房上。無忌突然覺得自己雙手摸到一對柔軟滑嫩的尤物,手感極佳,於是便好奇想看看究竟是何物。




一轉頭才發現自己的雙手正放在朱九真的一對玉乳上,此時的他早已六神無主,不知該如何是好。




朱九真看見張無忌的窘態,微笑著說:「無忌,你覺得我漂亮嗎?我的身體好看嗎?你喜歡不喜歡呀?」張無忌面對朱九真這一番極具挑逗性的話語,頓時不知該說什麼是好,想了半天才說道:「小姐,你這是要幹什麼呀?你不是已經和表少爺好上了嗎?我很喜歡你,但是小子無福,不敢奢望什麼,只是看看小姐我就心滿意足了!」




朱九真聽到張無忌這話,便說道:「你再別提那個無情無義的人了,他強佔了嬰姐,又把我給強暴了,我恨他都還來不及呢!無忌,你就不同了,我知道你痴心喜歡我,只會對我一個人好,不會三心二意的!何況你長的有那麼帥,很能吸引姑娘著迷的!」




張無忌聽到這話,並不大相信,便說:「那你既然恨你表哥,那為什麼那天還主動和他那個呢?」




朱九真害羞地低著頭說道:「那都怪他,把我挑逗起來了,讓我不能自己!




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的!這些天來,我在這裡反思,終於想明白了,像你這樣宅心仁厚的男人才應該是我喜歡的!」




張無忌心中仍是半信半疑,他知道小姐可能是想要他多在老爺的面前說些好話,好早日放她出來,所以才會對自己美色相誘。但他又聽朱九真說的還是有些道理,因此,心中便還存在一些美好幻想,以為朱九真是真心喜歡他才會這樣。




但不管怎樣,此刻美人在懷,玉乳在握,怎能不令他動心,他心中暗想,不管是真是假,自己也沒有多少天可活了,不如及時享樂一番,而且對方還是自己心中的女神。




想到這裡,無忌便一把握住了朱九真那一對富有彈性的乳房。軟綿綿的乳房滑不溜手,竟險些從無忌的手掌中逃逸而出。他急忙加大了指間的力道,用力的抓緊了乳峰的根部,把它們從左右向中間推擠,弄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




兩個呈梨形的乳房雪白渾圓,看上去像小山苞一樣既豐腴又挺拔,乳峰的頂端是一圈淡淡的乳暈,粉紅色的乳頭像兩粒小巧可愛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輕微蠕動。






看到這樣的情景,張無忌再也顧不上憐香惜玉,使勁的將朱九真的乳房捏成了橢圓形,十個指頭深深的陷進了雙峰里,嬌嫩的乳頭登時從指縫間鑽了出來,在灼熱氣息的吹拂下驕傲的上翹挺立。張無忌興奮的俯身相就,用舌頭舔弄著她的乳蒂,接著又把整個乳尖都銜進了嘴裡,用牙齒咬住,開始熱切的吮吸。




朱九真被弄得扭擺嬌軀,喉嚨里時不時的發出一兩聲壓抑含混的嬌吟,暈紅的俏臉上露出了又羞憤又迷亂的複雜表情。張無忌貪婪的舔舐著朱九真的乳房,鼻子頂著肌膚,入鼻是熱甜的幽香,舌尖大力的滑、撩、纏、吸,撥動挺翹飽實的乳尖。那圓潤的奶子似乎裝有彈簧,被無忌舌尖一壓便是一跳,大嘴一吸卻又彈回,兩粒乳頭因為吸吮越來越大、越來越亮。最後朱九真整個胸脯全沾滿無忌的唾液。




張無忌低頭一看,只見那一對嬌艷欲滴的乳頭,已經在口水的滋潤下明顯腫大了許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彷彿兩粒珍珠般的葡萄,在無比誘惑的召喚著美食家去盡情品嘗、盡情玩味。




朱九真的乳房被張無忌含在嘴裡吮吸著,而無忌的雙手卻絲毫不老實,順著朱九真的纖腰向下摸,沿著少女平坦的腹部,向少女那神秘的三角地帶摸去。張無忌毫不客氣的伸手抓起了一撮陰毛,用指尖把玩拉扯著。




「你輕一點–啊呦–」朱九真嬌媚地呻吟著。




張無忌用手指撥開了那片茂盛的草叢,靈巧的翻開了嬌嫩的花瓣,觸到了一個小小的肉疙瘩上。朱九真的嬌軀一下子繃緊了,整個人跳了起來,嘴裡猶自喃喃的道:「不–不能在這兒–別碰那裡–」說著,朱九真便推開無忌,用縴手護住自己的小穴。




張無忌正在興頭,突然被朱九真拒絕,心中很不是滋味,便說:「表少爺都能玩你那裡,我為什麼不能玩?我看你是一點也不喜歡我。」




朱九真委屈地說道:「無忌,在這裡萬一被老爺發現了,不知該如何懲罰我們,等我出去以後,我一定好好謝你!」聽到朱九真這話,張無忌也沒有什麼好說了,便拿出自己為朱九真帶來的美食,讓她先吃個飽。朱九真依然是赤裸著身體,她已經好幾天沒吃過如此美味的食物,所以狼吞虎咽低便把飯菜吃光了。看著美人一絲不掛地吃著東西,那情景真彷彿欣賞一幅美麗畫卷,很是賞心悅目。




從地牢里出來,張無忌便徑直去老爺房中,為朱九真求情。朱老爺見張無忌苦苦哀求,便說:「那你原諒真兒將你打傷了?」張無忌自然是點點頭,並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推。




聽到這話,老爺便差丫鬟去叫小姐過來問話。不一會,朱九真便被丫鬟帶來了,此時她已穿好了衣褲。朱老爺見她已飽受折磨,得到了教訓,便說道:「真兒,你這次太過分了,不但和你表哥勾搭成奸,而且還將這位小兄弟打成重傷,不但犯了淫戒,而且還有違武林道義。現在,是看在這位小兄弟為你求情,所以才暫時饒了你,不過,這位小兄弟的傷還未痊癒,就罰你照顧這位小兄弟的衣食起居,你願意嗎?」




朱九真聽到可以不用再呆在地牢里了,自然十分高興,連忙說她願意。可是張無忌聽了覺得小姐如此的尊貴之軀,竟要像丫鬟一樣伺候自己,覺得很過意不去,便說自己傷勢已好,不用再照顧了。但朱老爺堅持要朱九真伺候無忌,朱九真也說這是她應該的,她誠心誠意願意照顧無忌,因此無忌也再沒多說什麼了。




當晚,朱九真便隨張無忌回到她的閨房。朱九真讓無忌睡在自己的閨床上,自己則堅持睡在外屋的丫鬟床上。張無忌怎肯喧賓奪主,堅持要自己水在外邊。




朱九真見無忌硬要自己睡進去,便羞澀地說道:「無忌,你要是不嫌棄我的話,我和你一併睡進去,你看如何?」




張無忌正求之不得呢,能何自己的夢中情人同眠而卧,又有什麼不願意的?




但他想起剛才朱老爺教訓小姐的話,想到這樣不也是淫褻之事,要是讓老爺知道了,不知道要怎樣懲罰,便說道:「這樣不好,要是被老爺發現了就糟了!」




朱九真甜甜地一笑說道:「不會的,我爹從不來我這邊的,最多是差丫鬟叫我,丫鬟們都不能隨便進我的閨房,所以不會被發現的。你就放心吧。再說了,我還沒好好感謝你呢!就讓我先服侍你寬衣吧。」說完,便去解張無忌的衣服,被美人伺候寬衣,張無忌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前幾天小鳳也要幫無忌寬衣,但被無忌拒絕了,他覺得那樣會不好意思。




沒幾下,朱九真便將張無忌脫得只剩下一個內褲,然後將他扶上床,接著,便開始脫自己的衣服。朱九真將自己的衣褲全部脫下,裡邊只穿了一件淡黃色的肚兜和一件白色的褻褲。




張無忌緩緩打量著橫躺在床上的朱九真,從頭到腳,再從腳到頭,映入眼帘的,是嬌嫩的臉上白裡透紅,小巧的櫻唇微微翹起,勾人心弦;一件肚兜將豐滿的酥胸及纖細小巧的柳腰緊緊的包裹起來,更令人感到血脈噴張,美人卧床最是銷魂。




張無忌興奮地說道:「真姐,你真是太漂亮了,我真是很喜歡你得很!」朱九真嬌媚地說道:「無忌,爹讓我來伺候你,今晚我就是你的了!」聽到這話,張無忌兩隻手,向著婀娜嬌美的朱九真伸去。張無忌手開始撫摸朱九真的身體,並沿著她誘人的曲線放肆的遊走起來。美麗的朱九真身體歪扭著躺在床上,任由張無忌撫弄……此時的張無忌身上只穿著一條短褲,坐在朱九真的身邊,仔細打量著她的身體:柔軟的長髮飄落在床邊,被微風吹的輕輕飛舞;雙眼緊閉著,細巧脖子很好看的偏向一邊;一條雪藕一樣的手臂無力的垂到地上,露出了白嫩的腋下肌膚;修長的雙腿肌膚細嫩,瑩白的膚色讓人想起了象牙雕塑。朱九真的身上只剩一件肚兜和褻褲,高開的腰部讓她近乎完美的雙腿顯得格外的修長勻稱,肚兜質地彈性極佳,緊繃在她的身上令她驕人的身材和曲線盡覽無遺,就連高聳的雙峰上兩個精巧的行栽小點點也清晰可見。肚兜的低胸設計使渾圓潔白的雙乳邊緣隱隱顯露在外面,讓人不僅浮想聯翩。




張無忌驚嘆於朱九真的天生麗質,伸出雙手放在朱九真雪白雪白的大腿上撫摸著,光滑的肌膚更加刺激他的慾望。於是他低下頭,在朱九真柔軟的雙唇上親了一口,他嘗到了一種香甜的味道。他整個人騎跨在朱九真溫軟的身體上,一次次的親吻著她的光潔的臉蛋、脖子和圓滑的香肩,他的舌頭舔著朱九真的雙頰,還把她小巧的耳垂輕輕咬在口中,他甚至舉高朱九真的慫雙臂去舔吸她腋下潔白嬌嫩的肌膚。




同時張無忌的雙手不停的撫摩著朱九真的身體,還不時地揉捏。朱九真的嬌軀被抱起,橫卧在張無忌的膝上,張無忌一隻手放在朱九真的胸前,手指伸入肚兜的下面揉捏她柔軟且極富彈性的玉乳,另一隻手則伸到朱九真兩腿之間,撫摩著她隆起的陰阜。




張無忌將朱九真輕輕的壓倒在床上,然後將她的上身扶起。朱九真的身子軟軟的全靠靠在張無忌身上,張無忌左手攔腰摟著她平坦的小腹,右手輕輕的撫摩著她光滑的手臂。他讓朱九真枕在他的肩上,自己則不停的吻著她柔軟的脖子和肩頭。




淡黃色的肚兜襯托著朱九真嬌嫩白皙的肌膚,兩條細細的帶子在背後綁結固定。他吸了一口氣,伸手去解睡衣背後的帶結。綁結不很緊,一拉就鬆開了,粉色綁帶慢慢的滑到身體的兩側,朱九真平滑潔白的背部肌膚盡在張無忌的眼底。




他的手撥開朱九真散落脖子上的秀髮,然後平貼著她的後頸,自上而下的滑了下去,掌心有一種觸摸絲綢的的感覺。他低下頭,沿著朱九真光潔的後背一路吻了下去,淡淡的體香鑽進了他的鼻子,讓他想到了盛開著的玫瑰花。張無忌伸出雙腿,架在朱九真身體的兩側,將她拉近自己身邊,兩人肌膚相貼,張無忌感到有點口舌乾燥,雙頰發燙。他的手慢慢向上移動,停在朱九真高慫聳的前胸,握住了朱九真盈盈可握的一雙椒乳。




雖然隔著睡衣,張無忌仍然體會到掌下椒乳飽滿而彈力十足。張無忌用面頰摩擦著朱九真細嫩臉蛋,雙手撫弄著她渾圓飽滿的乳房。他忽而擠壓忽而搓揉,忽而隔著肚兜捏夾乳峰上誘人的小點點,喉澆吵結上下移動,喉頭也發出「啊」




的聲音。張無忌伸手抓起肚兜的兩條帶子向下脫出,於是肚兜也隨之一點點的往下褪,兩座玉白晶瑩的半球形乳峰擺脫了肚兜的束縛,終於完全的顯露在眼前。




朱九真的完美無瑕的身體半裸著躺在了張無忌的懷中。瑩白嬌嫩的肌膚刺激著張無忌的神經,他興奮的感受著掌下美麗溫柔的女體,一遍又一遍的熱吻著朱九真的身軀,兩隻手更是握著一雙玉乳不願放手。又一番的撫弄後,張無忌讓朱九真平躺在床上,他抓住褻褲用力的往下一扯,白色的褻褲「唰」的一聲被扯到了大腿上,朱九真身上最後一片神秘地兩腿之間緊夾著的黑色叢林,終於也被張無忌揭去了神秘的面紗。




隨著朱九真的褻褲被脫掉,她一絲不掛地裸露在張無忌的眼前。躺在床上的朱九真潔白無瑕的胴體無遮無掩的完全裸露著,她醉眼朦朧地看這張無忌,期待著無忌更進一步的動作。




張無忌拉靠開朱九真的雙腿,露出了少女迷人的小穴。張無忌蹲下了身子,趴到了朱九真身上,已經迫不及待的想一親芳澤了。張無忌一邊含著朱九真鮮嫩粉紅的乳頭「滋滋」的吮吸著,一邊撫弄著她挺拔高聳的雪峰。他的一手伸到身下,撫摸著朱九真渾圓柔軟的臀部和雪白修長的大腿,另一隻手按耐不住,撫摸著朱九真微隆的陰阜和柔軟烏黑檔檔的陰毛。張無忌沿著朱九真溫軟的前胸、平滑的小腹一路吻下去,直到她溫潤的雙足。他捧起朱九真纖巧的玉足,將晶瑩的足趾含在口中吮吸。然後他把朱九真的雙腿分得大開,用臉摩擦著她大腿內側嬌嫩瑩白的肌膚。




張無忌低下頭仔細的注視朱九真的小穴,只見柔軟而烏黑的陰毛下兩片豐滿的大陰唇緊緊關閉著,嬌嫩的黏膜呈現可愛的粉紅色。朱九真的陰毛很濃密,張無忌揉捏著朱九真的陰蒂,同時張無忌也開始撫弄起兩片嬌嫩的大陰唇。




朱九真地敏感區域受到這樣的觸摸,身體很快有了變化,粉紅的大陰唇漸漸的充血張開,露出了粉紅色的花蕊和嬌嫩的果肉,陰戶里也慢慢濕潤,流出了透明的愛液。張無忌索性埋下頭,用舌頭舔吸朱九真的玉門。緊閉的玉門在不斷的挑逗下再也抵擋不住,打開了緊密的門戶。朱九真再也忍不住了,放聲地大叫起來:「無忌,我要,快給我–」張無忌此時卻十分苦惱,自己的下邊依然是絲毫沒有起色,見朱九真的情慾已經被挑起,一時不知該怎麼辦好。




朱九真見張無忌停止了動作,便好奇的問道:「無忌,怎麼了?是我什麼地方做得不好嗎?為什麼停下來了?人家想要嘛!」張無忌聽到這話,不知該如何作答,但他總不能就告訴朱九真說自己不行,自己硬不起來。




只好推諉說答:「我們這樣不好,沒名沒份的,做這種苟且之事,被人知道了就不好!」朱九真見張無忌這樣說,怎麼好意思再主動要求,她怕無忌將她看成是淫蕩的女人,只好悻悻地穿好衣服,摟住無忌便睡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色诱张无忌ad1

3.0分

3.0分 色诱张无忌ad1

3.0分

3.0分 色诱张无忌ad1

3.0分

3.0分 张无忌与黄衫女4f8

3.0分

3.0分 张无忌与黄衫女4f8

3.0分

3.0分 张无忌与黄衫女4f8

3.0分

3.0分 张无忌与黄衫女4f8

3.0分

3.0分 恨无情,伤无意183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