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婆二姨子刚出浴淫荡得让我如痴如醉eed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77se2.top/  https://77se1.github.io/


那是在我二十三岁那年,老婆生孩子。我一连在医院陪了她几夜,眼睛都熬红了,等到儿子顺利降生,我也已疲惫。




那天晚上,丈母娘对我说∶“今晚我在这里陪她吧,你去丽娜家睡一睡,洗个澡。”




丽娜即我老婆的二姐,。我到她家一向很随便。




母子平安,我心中放心,当然乐得去洗个澡(在这样的夏天,我已经两天没洗澡了),美美的睡一觉。




到了二姐家,得知二姐夫不在,出差去了。




二姐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我洗好了澡,居然睡意全无。丽娜拿走我的衣裤去洗,我则去看影碟。大约看了一个多小时吧,丽娜走进了卧室,她似乎洗好了澡,穿了一件细带的超短的丝织睡衣。




她凹凸玲珑的身材,露出大半的酥胸,浑圆而饱满的乳房挤出一道乳沟,纤纤柳腰,裙下一双穿着黑色长丝袜的迷人、匀称而又修长的玉腿从裙子的开岔露了出来,大腿根都依晰可见。二姐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少妇风韵的妩媚,比我想像的还要美几百倍。




我都看得呆了。




“小东!”




“哦!”




这一声惊醒了我,我感到我肯定失态了。




我的脸一下就红了。二姐坐到了我的旁边,迷人性感的玉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下,披肩的秀发发出一股让人忘我的香味,脸上微微泛着红晕,红红嘴唇。




我的心宽慰了许多。我们边看电视边又聊了起来。当电视中演到谈情说爱的部份时,我不失时机的问道:“二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不准生气,要讲实话。”




“什么问题?”




“你要保证不生气,并要讲大实话我才问。”我说。




她笑着说:“不生气,大实话我也讲,你问吧!”我以前听你老公讲你是校花,追你的人多不多?你现在的老公是你的第几任男友?”我有意把二姐夫改叫做她的老公。




二姐听后笑得前扑后仰。我和她本来就坐得很近,她的身体也就在我身上擦来擦去,开岔的裙让那迷人的大腿根忽见忽隐的,弄得我真想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




“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二姐时,就觉得二姐很迷人、很性感,追求你的人肯定很多。”




“性感”两个字我小声说了出来,二姐肯定听到了,她的脸一下绯红。但她没有生气,微笑的对我说:也是一个小色狼!”




“哈……哈……好吧,我老公,我们还没进大学就在高中的一次数学竞赛上认识……”她吱唔着。




“怎样了?”




“羞死了!哪有这样问的,反正就那样了。以后我们相约考了同一所大学,再后来就一起生活。我只有他一个男朋友,至于追求我的人,我不知道多不多,我和你姐夫天天在一起,也没有留意。”她一口气把剩下的讲完了。 




“那你们在上大学时还那样吗?”




“好好,我告诉你,我都被你羞死了。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




二姐已被我羞得满脸通红,她扭动着细腰,含羞的用小拳不断捶着我的背,仿佛一个羞涩的情妹妹捶打情哥哥一样。




我拉住她的小手,让她重新坐好继续问道:“二姐,你现在增加了一种让人迷魂的韵味,应该说是一种成熟的丰韵。这种韵味肯定让许多人唾涎三尺,你对这些人动过情吗?那怕是一点点?”我像记者采访一样的问道。




“哈哈……” 二姐开心的笑道:“你猜猜看!”




“我……”我不想说猜,我也不愿猜。




二姐顿了顿,理了理她的秀发,微笑的伏到我耳边说:“好妹夫,你也像二姐一样说真话,告诉我,二姐漂亮吗?”




“二姐当然漂亮啦,我都喜欢二姐!”我试探着说。




“小色狼,好坏,连二姐的豆腐也想吃!”她挥动小拳向我打来。




我接住她的小手,随势轻轻一拉,把她整个的拉倒在我的怀中,假装与她玩闹,一边拉着她的小手一边说:“小色狼不坏,小色狼只是真的喜欢二姐,二姐喜欢我这个妹夫吗?”




“小色狼,谁喜欢你,你再乱说,我就敲你的头!” 二姐笑着说,小手开始挣扎起来。




我想我不能不摊牌了。我双手用力,干脆将她抱到了双脚坐着,把她整个上身抱到怀里。本想一个长吻下去的,但我看到她秀发后那美丽的面颊,我停了下来。




二姐可能也被这一突然而呆了,她没有反抗。我把二姐的长发撩起,我们相视了很久。慢慢地,我感到二姐芳心奔跳、呼吸急促,紧张得那半露的酥乳频频起伏。此时的她已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她的胸部不断起伏,气喘的越来越粗,小嘴半张半闭的,轻柔的娇声说:“小东,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已意识到二姐今晚不会拒绝我了。




“二姐,你太美了,我欣赏你的风韵,我今晚说的都是我的真心话。我欣赏你的……”




我用火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然后吻上她那呵气如兰的小嘴,陶醉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她也与我紧紧相拥,扭动身体,磨擦着她的身体的各个部位。




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二姐的脖子,亲吻着二姐的香唇,一只手隔着柔软的丝织长裙揉弄着她的大乳房。




二姐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弹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会儿就感乳头硬了起来。




我用两个指头轻轻捏了捏。




“小……小东,别……别这样,我是……是你……你的二姐,我们别……别这样!二姐”一边喘气一边说。




这时欲火焚身的我怎还管这些,再加上二姐嘴里这样说,而手却仍还紧紧的抱着我,这只不过是二姐的谎言而已。我怎能把这话放在心上而就此罢了?我不管说什么,只是不断地亲吻着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小口,堵着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什么,另一只手掀起她的长裙,隔着丝袜轻轻摸着二姐的大腿。二姐微微的一颤,马上用手来拉着我的手,。她开始推我∶“不行的,被阿倩知道会不得了的!”




她这样一说,我倒真的放心了,原来你只是怕会对不起妹妹?我把手伸进她的睡衣,抓住了那两只令我想入非非的大奶子∶二姐,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去死!只要你不说,阿倩不会知道的。”




“咳,你为什么要找我?我可怎么做人啊! 




“二姐!小东以后真的对你好,我轻轻地说道,同时我捞出我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鸡巴,把二姐的手放在鸡巴上。




二姐的手接触到我的鸡巴时,她慌忙缩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来,用手掌握着鸡巴。这时我的鸡巴已充血,二姐的手可真温柔,这一握,就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真不知道把鸡巴放到二姐的小穴里会是什么滋味,会不会才进去就一泄千里而让二姐失望?




“二姐,你喜不喜欢?”我进一步挑逗着说。二姐羞得把头低下,没有说话。而我再次将二姐娇小的身体搂入怀中,摸着的二姐大乳,二姐的手仍紧紧的握着我的鸡巴。




“小……东,我们……我们别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这样好吗?”




“二姐,你说像哪样?”我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就这样了嘛,你尽逗我…….” 二姐嗲声嗲气好似生气了一样地说。




“二姐别生气,我真不知道是像什么样,二姐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抓住机会再一次问二姐。




我心里很清楚二姐这是什么意思,二姐现在是又想要又不好明说,因为我们的关系毕竟是二姐与妹夫,她不阻止,一会儿就轻松让我得到她,这不就显得她太淫荡了。




当然,这是她第一次背叛老公与别的男人──她的妹夫做这种事,她的心里肯定是很紧张的。




“小东,就……就像这样……抱着……我,吻……我……抚摸……我!” 二姐羞得把整个身子躲进了我的怀里,接受着我的热吻,她的手也开始套玩着我的鸡巴。




而我一只手继续摸捏二姐的乳房,一只手伸进二姐的秘处,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二姐的小穴。




“啊……啊!……” 二姐的敏感地带被我爱抚揉弄着,她顿时觉全身阵阵酥麻,小穴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难受得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二姐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柳动着,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我把两个手指头并在一起,随着二姐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进去。




“啊……喔……”




二姐的体内真柔软,我的手上上下下的拨动着穴口,并不断地向穴口后深挖。




“哦……啊……”粉脸绯红的二姐本能的挣扎着,夹紧修长美腿以防止我的手进一步插入她的小穴里扣挖。她用双手握住我挖穴的手,我于是拉着她的一只手和在一起抚摸阴核。




“嗯……嗯……喔……喔……”但从她樱樱小口中小声浪出来的声音可知,她还在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随着我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不一会儿被抚摸得全身颤抖起来。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二姐的双目中已充满了情欲,仿佛向人诉说她的性欲已上升到了极点。




我也管不了二姐刚才说的话了,而我想二姐也不会再说刚才的话了。




我随即把电视和灯关闭,将二姐抱起进到她卧房,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打开床头的台灯,把它调得稍微暗一点以增加气氛。关上门,脱光我的衣裤,上床把二姐搂入怀中,亲吻着她,双手将她的长裙脱下。




只见她丰盈雪白的肉体上一副黑色半透明 着蕾丝的奶罩遮在胸前,两颗酥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黑色的长丝袜下一双美腿是那么的诱人,粉红色的三角裤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湿了。




我伏下身子在轻舔着二姐脖子,先解下她的奶罩,舔她的乳晕,吸吮着她的乳头,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脐。然后,我脱下她的高跟鞋、长袜,再脱下三角裤,舔黑色浓密的阴毛,绣腿、脚掌、脚指头。 “嗯……嗯……” 二姐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待我把全身舔完,二姐已用一只手遮住了乳房,一只手遮住阴部。但这时的二姐如我所想,再也没有说一句不愿意的话,这是二姐的默许。




我拉开二姐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暗暗的灯光下,赤裸裸的二姐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湿的阴毛却是无比的魅惑。




二姐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肚脐、阴毛。二姐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我将她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用嘴先行亲吻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啊!……嗯……啊……小……小色鬼!……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二姐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东……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泄了……”




我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穴肉。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我更彻底的舔食她的淫水。




“二姐……我这套吸穴的舌功你还满意吗?……”




“满你的头……色鬼!……你……你坏死了!……就会这样子玩女人……你可真可怕……我……我可真怕了你啊!……”




“别怕……好二姐……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尝尝!……让你尝尝老公以外的男人……”




“…………色狼!……害我背夫偷情……以后可要对二姐好……”




“二姐,你就放心好了!”




我握住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二姐的小屄口研磨,磨得二姐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呐喊:“别再磨了……小屄痒死啦!……快!……快把大鸡巴插……插入!……求……求你给我肏屄……你快嘛!……”




从二姐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我舔咬时已泄了一次淫水的二姐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二姐浪得娇呼着:“我快痒死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肏进去呀!……快点嘛!……”




看着二姐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把鸡巴对准屄口猛地肏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龟头顶花心深处。二姐的小屄里又暖又紧,屄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啊!” 二姐惊呼一声,把我吓得止住了。




过了半晌,二姐娇喘呼呼望了我一眼说:“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鸡巴这么大……也不管二姐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肏到底……二姐痛死了!你……” 二姐如泣地诉说着。她楚楚可人的样子使我于心不忍,当然这时的我也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射精欲望。但我不能就此射出来,这会让二姐失望的,以后再想得到二姐就根本不可能了。于是我先按兵不动,让鸡巴仍插在二姐的屄里,排除杂念,集中意念。老天有眼,我最终把那股射精的欲望给压了下去。然后我抬起二姐的上身,她把两腿盘在我的腰上,我用嘴再次舔她的的面颊、脖子,然后吸吮她的乳房。 不一会二姐叫道:“色狼……快!我的……屄好……我快痒死啦!”




“喔!……美死了!……”我又来了一个大翻身,再次将二姐压在身下,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轻抽慢插起来。而二姐也扭动她的柳腰配合着,不停把肥臀地挺着、迎着。我一浅一深,忽左忽右地猛插着。点燃的情焰促使二姐暴露出了风骚淫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




“喔……喔!……色狼!……太爽了!……好……好舒服!……小屄受不了……小东……你好神勇,嗯!……”




几十次抽插后,二姐已颤声浪哼不已。




“唔……啊!色狼!……你再……再用力点!……”




我按她的要求,更用力的抽肏着。




“二姐,叫我亲哥哥。”




“不要……我是你二姐……你就是小色狼!……”




“那叫我妹夫!”




“嗯……羞死了……你勾引……二姐……小色狼!”




看来她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于是我又加快了抽插速度,用力深度插入。这招果然有用,几十次抽插后,她开始逐渐进入角色:“嗯……唔……小色狼……我好……爽!好……舒服!……嗯……快干我!……”




“二姐,叫我亲哥哥!”




“啊……小……嗯……亲哥哥!快肏我!……”




“快说你是美屄二姐,我的亲哥哥!”




“你太……太过份啊!”




“快说,不然我就不干你了!”我故意停止抽动大鸡巴,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害得二姐急得粉脸涨红。




“羞死人……我是……美屄二姐……我是……美屄!……亲哥哥……快!……肏我!”




我听后大为高兴,随既翻身下床,将二姐的娇躯往床边一拉,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二姐的小屄突挺得更高翘,毫不留情的使出“老汉推车”猛插猛抽,肏得二姐娇躯颤抖。




不多时二姐就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二姐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姐姐的小屄要被你肏……肏破了啦!……亲弟弟……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二姐的骚浪样使我看了后更加卖力抽插,我一心 想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二姐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




“喔……喔……亲哥哥……你好会玩女人……二姐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呀!!”




我的鸡巴在二姐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屄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哥哥!……亲丈夫!……美死我了!……用力肏!……啊!……哼……二姐…屄……嗯……” 二姐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得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




那又窄又紧的小屄把我的鸡巴夹得舒畅无比,于是我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鸡巴在屄肥穴嫩肉里回旋。




“喔……亲……亲丈夫……二姐……被你插得好舒服!” 二姐的小屄被我又烫又硬的鸡巴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




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 我的鸡巴的研磨,二姐已陶醉在肉欲的激情中。




浪声滋滋,小屄深深套住鸡巴。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她过去与她老公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二姐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嗯……亲哥哥!……二姐屄……好……舒服!……好爽!……亲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哎哟!……你……你的东西太……太……太大了!”




“美二姐?”




你说什么太大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鸡巴太……太大了!……” 二姐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看来除了老公外,二姐确确实实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淫猥的性话。这些话现在使得成熟的二姐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荡漾。




我于是故意让端庄贤淑的二姐再由口中说出些性器的淫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




“二姐你说哪里爽?……”




“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她娇喘急促。




“下面什么爽?……说出来……不然亲哥哥可不玩啦……”




二姐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小屄好……好爽!……好舒服!……”




“二姐你现在在干什么?”




“羞死人……”




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龟头不停在小穴里探索冲刺,鸡巴碰触阴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




二姐红着脸,扭动肥臀说:“我……我和小东做爱……”




“你是小东的什么人?”




“羞死了……”




“快说!”我命令道。




“是……是……我的亲丈夫……我的小屄被…………肏得好舒服!我……我喜欢小东你的大鸡巴!……” 二姐这时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荡漾的淫妇荡女。




看着二姐从一个有教养的高雅气质女人变成一个荡妇,并说出淫邪的浪语,这已表现出二姐的屈服。




“哎哟……好舒服!……拜托你抱紧我!……亲哥哥!……啊啊嗯……”淫猥的娇啼露出无限的爱意,“哎哟!……亲……亲哥哥!……好舒服!……哼…… 好……好棒啊!……二姐没这么爽快!……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喔喔……爽死我啦!……” 二姐失魂般的娇嗲喘叹。,此刻的二姐骚浪得有如发情的。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 二姐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屄急泄而出。




我把二姐整个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我顶撞地抽送着鸡巴,端装的二姐可能从来没有被这样发情交媾,这番“狗交式”的做爱使别有一番感受,不禁欲火更加热炽。二姐情淫荡地前后扭晃肥臀迎合着,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后晃动着,飘曳的头发很是美丽。




大鸡巴在肥臀后面顶得嫂嫂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她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而“卜……滋……卜滋……”的肏屄声更是清脆响亮。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肏屄的亲……亲哥哥!……亲丈夫……二姐被你肏得好舒服!……哎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鸡巴!……啊……美死了!……好爽快!……二姐又要泄了……”




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好二姐……我的鸡巴………还厉害吧?……操 得你……爽不爽啊……”




“亲老公…你的…鸡巴…干得…我最爽…干得我…好舒服…啊…啊…啊…我的…小穴…要被…亲老公…的…大鸡巴…操翻了…喔…喔…喔…我的…被顶到了……我要死了…我要丢了…喔…喔…嗯…啊…啊…啊……”我一次比一次深的往二姐身体深处送入。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




我每一次抽送,都带给我极大的快乐。后来速度加快,我都体验不出每一次抽插的感觉了,只觉得快感绵绵不断地从鸡巴顶端和她的体内传来,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越升越高,这迫使我次次都插入她身体的绝境里去,我还可以腾出手来粗暴地捏弄她的双乳。太爽了!二姐又一次高潮了,趴在床上,我顺势趴在她身上,紧紧压住二姐的屁股,我的鸡巴在膨大,抽插速度在加快,回报似地狠命往她阴道深处冲击,次次都几乎撞进她的子宫,我的下腹部猛烈地冲打着她的屁股,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她全身配合着我的最后冲刺。




嘴里发出痛快的“呜……呜……”的呻吟,一边还夹杂着我的名字──“啊……弟弟……再操进来一点……到我的最深处……对……顶紧我……让我知道你在我身体里面……啊……好舒服……啊……我的好老公……干我……干姐姐……干你的淫荡老婆!”二姐双腿紧环住我,让我插入阴道的最深处。




我顶到子宫颈的温暖肉垫,就抱着姐姐的火热身躯喘息着,二姐滑下一滴清泪,娇羞的说∶“现在我已经不是你的姐姐了,我是你的老婆,你淫荡的老婆,我再也不会回头!”




“哦……啊…好妹夫…好麻……操得二姐好麻……姐姐做梦也想着你的身体……啊啊……是你的鸡……鸡巴……你用鸡巴大力操 姐姐……让姐姐痛……让姐姐受不了……啊啊……就是这样……啊呜呜……呜……我的子宫里有好多好多爱液为你……为你存着……啊啊啊……啊!”二姐歇斯底里的弓起身体,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小手大开着玉股迎接我的冲击。




我紧抱着朝思暮想的美好香臀发狂抽送,淫水溅湿了大腿,阴囊敲击着阴唇,空气中充斥着淫荡的“啪滋、啪滋”下体亲吻声。我魂飞神驰,欲念游走到最顶端,矮身咬住姐姐挺立的肉感乳头,我用尽气力将鸡巴推送到小逼的最前线。




“喔……啊……好妹夫 的鸡巴好大……啊……啊啊……好爽……姐姐受不了了……哎……唔……不行了……啊啊……不行了……姐姐控制不了了……哎呀……飞了……飞了!”姐姐美的胡言乱语,阴道紧缩,一股冷汗在粉白肌肤泌 了出来。




冲刺、胀大、溃堤、激射……最后是无边无尽的舒泰,一股一股、层出不穷,如同跌落云端,也似飞升极乐,一粒小石瞬间激起满湖涟漪,顷刻吞噬了我。




我怀抱二姐载浮载沉,一股股热热的激流敲在鸡巴上,顺着紧密结合的下体缝隙渗露出来,二姐似乎昏死过去,发丝凌乱,通体晕红,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意,小屄的收缩吸吮着我鸡巴,我再也坚持不住了。




“二姐,我也要泄了!”于是快速地抽送着,二姐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后的冲刺。终于“卜卜”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小屄,二姐的屄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喔……喔……太爽了!……” 二姐如痴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我也倒在她的美背上,我们俩人满足地相拥酣睡过去。。不知睡了多久,我醒来时二姐还没醒。看着被子里美艳的她,我忍不住用手挑开她的秀发。这时她醒了,她看上去似乎很羞涩,我把二姐抱在怀里,热情地吮吻着她的粉颊、香唇,双手频频在二姐光滑赤裸的胴体乱摸、乱揉,弄得她搔痒不已。




“二姐,你舒服吗?满意吗?”




二姐羞怯而低声地说:“嗯,好舒服。你可真厉害,二姐被你玩啦。” 二姐羞得粉脸绯红。




“二姐,你做我的好不好?”




“哼,厚脸皮,二姐已被你操了,你还羞二姐。”




“二姐,你刚刚不是如痴如醉的喊我亲丈夫吗?”二姐闻言粉脸羞红的闭住媚眼,她上身撒娇似的扭动:“讨厌,你真坏,二姐受不了你才脱口而叫嘛,你坏死啦!” 二姐娇嗲后紧紧搂抱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快让我进去你的阴道让我如痴如醉93e

3.0分

3.0分 风韵犹存美熟女同事如痴如醉的吮吸我的肉棒346

3.0分

3.0分 喝醉的老婆与小姨子335

3.0分

3.0分 喝醉的老婆与小姨子335

3.0分

3.0分 喝醉的老婆与小姨子335

3.0分

3.0分 喝醉的老婆与小姨子335

3.0分

3.0分 喝醉的老婆与小姨子335

3.0分

3.0分 喝醉的老婆與小姨子240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77se2.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