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瓶装性奴439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中央山脉茂密的森林里,最近常传出一些登山女队员,以及上山观光的女游客失蹤的事件,记者施亚莲将为各位继续做更深入的报导。」看着自己上山拍摄画面和报导的新闻,施亚莲不禁皱了皱眉头,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呵呵,想不到是一位记者阿……特地跑到深山里面来采访失蹤少女阿?」
  「是阿,还真是麻烦你了。」亚莲举起握在手中的酒杯,轻轻地喝了一口,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这是发生在半年前的事了,在中央山脉的附近陆陆续续发生几起失蹤案,一开始是某大学登山社女学生半夜突然与队员失去联係,登山社的其他社员立刻下山找警察局报案,经过大规模搜救也没有下落。之后开始在这个区域开始时常传出女游客失蹤的消息,甚至当地的原住民部落也开始有山神震怒找女人献祭的传闻。一时间整个社会都关注在这个区域之上,甚至有科学家研究这是位于台湾的百慕达三角洲,因为该地有不明强烈的电磁波产生。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红顶电视台的总经理也看準时机,下令当红的外景记者施亚莲前去采访,几次密集的出访,绘声绘影的描述当地阴森的景象,果然让前往当地的人大幅的减少,之后也逐渐平静。这次是为了最近又有一位失蹤者的报导,亚莲被总经理派往当地采访拍摄外景。
  不巧的是在夜晚宿营的途中竟然会与外景拍摄人员失散,在深山里手机都收不到讯号,求助无门的亚莲只好在崎岖山路中试图找寻下山的路。就在一阵午后的雷阵雨之后,亚莲在终于在茂密的丛林中看到一栋房子。就格局来看,似乎是有钱人家建在山里面的别墅,又湿又冷的亚莲只好拼着运气前往敲门,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竟然真的有人应门。亚莲一颗紧悬的心也才放了下来。
  直到喝下了这口酒,亚莲才觉得有上在人世的感觉,暖意由口直下,在胃里慢慢的扩散,渐渐的身体也开始暖和了,这时候也才开始注意起周遭的景况。眼前屋子的主人长的实在不能算是好看,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猥亵,一个大大的头,搭配着葫芦般的身形,虽然穿着着长袖衣裤,那整体的感觉却是像一个奸笑的弥勒佛,让人非常不舒服。
  可是从进门之后,热情的招呼,送上的干毛巾,以及驱寒的酒都让人感到屋主的热情,直到看到电视出现自己的报导,亚莲才觉得自己从地狱的门口走了回来。抬头看看屋子的摆饰,传统的砖墙屋,墙上挂着似乎是中古欧洲的壁画。在壁画之下则是一个壁炉,里面熊熊的火焰,让自己湿冷的衣服也开始变干,壁炉上放着一个横倒的瓶子,里面是一个远比瓶口大多了的战舰,想必是将零件放进去组合的,可能是屋主的得意作品吧。
  「抱歉,真的打扰您了,要不是与拍摄的外景队脱离,之后又迷了路,如果不是您,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呢。」亚莲不好意思的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哎呀,不要跟我客气啦,这里是深山,难得有人来,既然有缘相遇,当然是要尽力帮忙的阿,说是不是阿,亚莲小姐……哈哈!」屋主发出豪爽的笑声。但是看到这个表情的亚莲,心中却一直浮出厌恶的感觉。
  「真是一个猥亵的人,如果不是今天不巧迷路在山中,我一定转身就走。」
  想到这里,亚莲连忙摇了摇头,还用力敲了一下自己。
  「真是的,我怎幺可以以貌取人,这位先生帮了我大忙,我还这样乱想,实在很不好……」露出不好意思表情的亚莲,对着屋主微微的一笑,虽然屋主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但是亚莲的笑,却让他看得一愣一愣的。
  亚莲之所以会成为当红的外景采访记者,很大部分的原因就在于她的笑容。短发搭配着天生的娃娃脸,看起来就像是高中女学生一般。虽然论容貌,并不是天使的面孔;论体态,也不是魔鬼的身材。但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却会带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觉,就像邻家少女般的天真纯洁微笑,掳获所有男人的心。
  而这个笑容,就让这个有些猥亵的屋主直直盯着亚莲,半天说不出话。
  看着屋主对着自己傻笑,亚莲也感到不好意思,为了打破僵局,她问着屋子的主人︰「恩,真不好意思呢?来这里那幺久,都还没请教您的大名呢?」
  突然被亚莲甜美声音惊醒的屋主连忙拿出名片,笑着说︰「这是我的名片,请指教。」
  亚莲看着手中的名片,映入眼帘就是那张名片的底图,上面印着一瓶酒瓶,中间还有个只果。中间的名字是,陈永瓶,公司的名称则是亚洲只果白兰地製造及经销公司,最后下面的专长的部分则是,特殊包装技术。
  看了这张名片,亚莲不禁回想起刚刚喝的酒,连忙仔细看看瓶子里面,果然在透明的酒瓶之中,有个体积明显大过瓶口的只果,半漂浮的在酒液中移动。这情景让亚莲充满了好奇。
  「陈老闆,您的技术真是特殊阿,在这幺小瓶口的酒瓶之中还放入这幺大的只果,到底是怎幺办到的阿?」
  「恩,这个只果白兰地本来是法国诺曼地的名产,原来的名称叫做卡法多斯(calvados),是用只果酿造製成的酒。不过法国的葡萄酒太有名,相对的只果白兰地就没有那幺广为人知了。」陈老闆张开粗厚的嘴唇说着。
  「不过,看着这个包着只果的酒瓶,竟然会有一种封闭的美感,还真是不可思议阿。」
  「这是当然,要得到这样瓶子可是要下很大的功夫,首先要在只果还小于瓶口的时候,就将只果装入,然后将瓶子绑在树上,等到只果长大之后再采收,过程可不简单阿。」陈老闆露出得意的笑容。
  「恩……这……呜……呜」亚莲正预开口讲话的同时,突然一阵晕眩感袭来,整个喉咙感到灼热麻痹。
  「哈哈……看来药效发作了。」陈老闆开始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这个笑容跟之前的猥亵形象结合在在一起,令亚莲感到无比的恐惧。
  「呜……呜……呜……」亚莲不听使唤的舌头无法发出救命的哀嚎,就算可以,在这偏僻的山区也没有人可以帮她。
  亚莲奋力的想站起身逃离这个地方,却发现四肢不听自己的使唤动也不动,她只急得在心里大喊︰「天阿,我怎幺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救命阿……谁来救救我……」想到这边眼泪就一滴滴的不断流出。
  「嘿嘿,利多卡因(lidocaine)真的是非常好的麻醉剂,尤其是经过改良式的,经过酒精带到全身,只麻痹运动神经和痛觉,但是其他感觉却仍然存在。」陈老闆一边说着一边将不停哭着的亚莲放倒。同时伸出他粗糙的大手开始隔着衣服抚摸着亚莲的身体。
  随着陈老闆的大手在身上游走的同时,亚莲只有感到一阵的恶心,这样猥亵的男子,竟然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抚摸自己的肉体,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但是对于男女之事也仅止于与男朋友间正常做爱,想到这边亚莲几乎要昏倒了。
  陈老闆开始将亚莲身上的衣服褪去,被放倒在沙发上的亚莲只能睁着眼楮看着自己的肉体被逐一的剥开。陈老闆将亚莲的上身T恤往上翻起,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
  「嘿嘿,想不到外表清纯的记者小姐,内衣竟然如此火辣性感喔。」老闆淫邪的赞赏传入自己的耳朵里,却不能回嘴反驳,亚莲只能泪汪汪看着老闆,期待他良心发现。
  但是对一个擅长此道的恶魔来说,这东西是完全不存在的。陈老闆接着解开亚莲黑色胸罩背后的钮扣,一对玉乳就此展露在他的眼前。
  「保养得不错阿,有32C喔,乳头还没有黑色素沉澱的情况,看来的性经验并不是很多喔,还保有这好看的粉红色,嘿嘿……」说着陈老闆便伸出舌头往亚莲的乳头舔去。
  亚莲看到这情形却羞得快要昏厥过去,只有被男友品尝过的玉乳,就这样展露恶狼的眼前,随着老闆舌头的舔拭却引来强大的快感。这感觉让她感到非常的意外。
  「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是怎幺回事阿……」亚莲的心中浮出一团问号。
  「嘿嘿,小姐的身体好像特别敏感阿,只是这样踫触,乳头都完全突起了。看来小姐也是欲求不满阿!」陈老闆故意出言刺激亚莲,而其实在酒里早已添加了春药的成分,但是对不知情的亚莲来说,却是意外的沉重。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淫蕩的女人,可是……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感觉……」亚莲在心中吶喊着。
  「该是看看小姐的阴部,是不是与的笑容一般,有緻命的吸引力了。」陈老闆将亚莲登山短裤的腰带解开,同时将黑色内裤和登山短裤一起脱到亚莲的膝盖处。而亚莲的洁白的小腹以及黑色的草丛也跟着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陈老闆伸出他那粗糙的大手往亚莲的私处摸去。
  「嘿嘿,看来小姐的身体是特别的淫蕩,光是这样踫触胸部和脱掉衣服,就已经湿成这样……」陈老闆的两根手指沾着亚莲肉洞流出的淫液,然后在亚莲的眼前张开,溢出的淫水在老闆的手指头上成为丝状的连结。而在这个时候陈老闆将这沾满淫水的手指头放入了自己的嘴里。亚莲看着这个画面,竟然会产生陈老闆直接舔自己阴部的错觉。
  「哈哈,比起只果白兰地,这个才更是人间美味阿……」陈老闆发出猥亵的笑声。
  「天阿,谁来救救我,我怎会遇到这样的变态……」天性保守的亚莲看到老闆这种变态的行为,心中只有不停的祈祷,因为那里是自己都觉得骯髒,从来都不準男友用嘴巴去尝试的区域。
  陈老闆将褪至膝盖的裤子整个脱下,然后整个脸凑在亚莲的大腿根部说︰「接下来该是好好品尝的时候……」而亚莲也在同时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沖向她的大脑。
  「这是什幺感觉,怎幺这样的强烈,阿………阿……怎会……不……」强烈的快感,让亚连无法去思考,就这样达到高潮的巅峰后就昏迷了。
  「嘿嘿……这只是开始呢?我的原料…」陈老闆舔着嘴上的蜜汁,露出满意的笑容。
  亚莲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砖造的卧室。
  「这是哪?我发生了什幺事?呜……头好痛……」一阵剧烈的头痛让亚莲不禁将手按着头部,却更意外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手铐铐住,往下一看,自己竟然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脖子上还被套了个项圈。
  「呜,想起来了,我在森林迷了路,找到了这户人家,结果……想不到这陈老闆是这样可恶的一个家伙……」亚莲着头回想着昨天发生的情节,喃喃自语。
  「不行,我一定要冷静,这个家伙绑架我一定是为了钱或是……什幺目的,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先弄清楚……恩……先来看看这边是否有可能逃出去……」想着想着,亚莲便起身观察她身处的牢房。
  那是一间约6平方公尺大的小房间,里面就只放了一张床及一个马桶,看来是一个準备长期监禁人用的房间。亚莲开始用手敲着四周的墙壁,希望能找出什幺机关。敲着敲着,在床后面的墙壁所传来的声音,竟然不太一样。
  亚莲觉得奇怪,便将床往旁边移开,赫然发现一个洞,看起来很像是废弃的壁炉通风口,只是这通风口的入口有些狭窄,而且呈现奇怪的椭圆形。看到这里亚莲心中便燃起一线希望,她尝试着爬入这通风口。
  「恩,这个通风口好小,上半身勉强可以进来,咦……前面有亮光,应该可以通到外面去……还差一点……可恶……屁股……卡住了……」亚莲拼着命想利用通风口直接逃走,结果入口太小,屁股无法通过。  
 这时候却传来一阵脚步声。
  「该死,一定是那个陈老闆来了,就差一点了……」亚莲不甘心的退出通风口,把床给推回去,同时拍拍身上沾的灰尘。
  「嘿嘿,亚莲小姐,睡得还舒服吧……」把房门打开的陈老闆,一如昨天见面时候的那副猥亵笑容对着亚莲说话。
  「你……你到底想怎样……如果是要钱,我可以想办法叫人拿给你,或是你要其他的东西也可以……」亚莲用被铐住的双手挡住自己的胸部,同时侧坐在床前问话。
  「昨天很淫乱喔,只是轻轻用嘴巴舔的肉穴,就舒服到不醒人事了,不愧是当红的记者小姐,的老闆应该也很喜欢这样的妞吧!哈哈……」不正面回答的陈老闆,故意说些淫邪的话刺激亚莲。
  「呜……你别乱说……昨天……昨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付你很多钱的……」亚莲似乎想起昨天的快感,脸上一阵红晕。
  「哈哈……钱,太小看我啦,人生可不是只有钱这幺一样东西,只想着用钱打发我,怪就怪自己跑来按这个门铃吧!!」说着陈老闆便靠了过来。
  「不要……放开我……」亚莲剧烈的挣扎。但终究抵不过陈老闆的力气。
  「嘿嘿,作为一个原料,实在不该这幺多话的……」
  「什幺……原料?……呜……呜……」亚莲还没搞清楚陈老闆的意思,嘴里却被陈老闆塞入钳口球,立刻说不出话来。
  「好啦,可以开始原料的处理工作啦……」陈老闆将亚莲用绳子捆绑起来,被铐住的双手被绳子拉往墙上的一个圆环,而亚莲的双腿则是被张到最大的角度,同一边大腿和小腿都被捆绑在一起,最后则是两个脚掌也被绑住,这样想合起来也没办法,就如同盘坐的姿势一样,亚莲的私处的一切就这样被展露在陈老闆的面前。
  「呜……好丢脸……这个变态不知道搞什幺东西……说什幺原料的……还把我绑成这个样子……脚……合不起来……呜……」亚莲无法说话的状态,加上两脚被强製打开的耻态,让她羞红了脸,甚至别过头去,闭上眼楮。
  「嘿嘿……这样就不敢看了阿,还太早呢!」陈老闆露出诡异的微笑之后,便将亚莲的头转过来,用胶带粘着她的眼皮让她无法闭上眼楮。
  「好好看着的除毛手续吧!哈哈……这是作为原料一定要做的步骤啦!」陈老闆一面笑着一面拿出剃刀和肥皂。
  看到这样的场景,亚莲整个人都起了鸡皮疙瘩,竟然有这样变态的人,把自己绑架之后,不但脱光了衣服绑成诡异的姿势,还要把自己的耻毛给剃掉。想到这里,亚莲就忍不住想要挣脱,可是在牢牢的捆绑下,只有涨红的脸表达出她的不愿。
  「作为一个原料,当然不能有这些令人讨厌的毛存在,这些毛遮住了重要的阴核和阴唇,这些地方要好好曝露出来才是……」陈老闆一边自顾自说着,一边则拿出肥皂水,将肥皂泡沫均匀的涂抹在亚莲的阴毛上。
  随着泡沫涂满阴毛的冰凉感觉,亚莲的心也越来越感到绝望,虽然已经被脱光衣服绑成奇怪的姿势,但是一想到连阴毛也要被剔除,心里的紧张感却更加的高涨。
  陈老闆开始以熟练的技巧剃着亚莲的阴毛,一边剃着一边说着︰「阴唇旁边靠近大腿根这边是最难剃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伤到阴唇了,可不要乱动喔,这边留下疤痕可不好看……嘿嘿……」
  这样一说,亚莲果然不敢乱动,只能看着自己的阴毛一片片的被切断,到了阴唇的部位,陈老闆还特意拉着阴唇,慢慢的颳着附近的短毛。当然对亚莲来说,这也是非常大的刺激。
  「呜……我是怎幺了……被人剃毛……竟然还有快感……」亚莲的内心跟快感在交战着。
  「哈……看来亚莲小姐真是不得了淫娃,光是剃毛就流了这幺多的淫水阿……别急……等等会好好开发的性感带的……」
  随着皮肤直接接触到空气的部分越来越大,亚莲也越发的感到绝望。
  「好啦,大功告成……仔细看看自己的样子吧!」陈老闆在用毛巾擦拭掉所有的肥皂泡沫后,拿起镜子对着亚莲的私处。
  而不能转头眨眼的亚莲也只能看着自己的阴部的新形象。这一看也震撼了亚莲的心。
  「这是我的那里吗?平常只觉得是一团黑黑的毛,现在怎幺变成这样……」如婴儿般白嫩的肌肤,粉红色的阴唇和阴蒂,以及一张一合淫水快满出的肉洞这些画面刺激着亚莲的感官。
  「嘿嘿,在擦上这个乳液就更好了,里面是角质水解酵素以及毛孔营养的抑製剂,可以有效的让的毛孔缩小,自然也长不出阴毛了……一天一次就行了……」陈老闆拿出除毛的乳液开始擦着。
  「怎幺这样……呜……难道我要永远变成这样吗?」想到自己的耻毛可能永远长不出来,亚莲的泪水就开始一滴滴的流出。
  「这样就开始哭了吗?以后有得是哭的机会阿……哈哈……」陈老闆一边笑着一边拿出一个假阳具。
  「亚莲小姐不是处女了,这个大小程度的假阳具,应该可以满足那淫蕩的身体,让它好好安慰一下剃毛产生的欲火吧!嘿嘿……」陈老闆淫邪笑声加上手中长达20公分的假阳具,亚莲只有拼命摇头的份。
  不过陈老闆并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他熟悉将假阳具直接插入亚莲那满是淫水的肉洞,强烈的快感几乎让亚莲昏厥,眼楮也快翻起了白眼。
  「这……是……什幺感觉阿……阿……天阿……阿……受不了……」亚莲不受控製的肉体自行反应,张开的肉洞甚至对假阳具作出拉扯的动作。
  陈老闆似乎对这个情况相当的满意,他又拿出一条绳子,绳子的两端各有一个扣环,同时移动到亚莲的背后,两手从亚莲的腋下穿到前面,把绳子的一端扣上亚莲脖子上的项圈,另一端则是扣在假阳具的尾端。
  「接下来则是让体会什幺叫做性的快感……」陈老闆说着话的同时,将舌头舔着亚莲的耳朵,一手摸着亚莲的乳房,另一手则是拉着连接着项圈的绳子迅速的拉扯。
  「别……不要……阿……这样……阿……」
  从耳朵,胸部以及假阳具三方带来的快感沖击着亚莲的大脑,让她奔向高潮的巅峰。
  如果,亚莲现在没有钳口球塞住嘴巴,那翻着眼白,口里流着唾液大喊着即将达到高潮的淫声,如此淫秽的模样就是清纯女记者的真实写照。
  之后的三天,每天都是以这样的淫邪模式作为开始,涂抹抑製毛孔成长的乳液,全身被捆绑成不同的形式以及各式各样的淫具加诸在亚莲身上。而让亚莲在持续的高潮中还能维持一丝的清醒以及心中的唯一希望就是那个可以脱逃的通风口。
  虽然每次的高潮甚至都让亚莲感到绝望,被这样猥亵的陈老闆给凌虐,心中的不愿意是达到了极点,但是身体却违背自己的意识自行反应。被剃光的阴户,这几天在特殊乳液的涂抹之下,毛孔已逐渐缩小,这样更显得出嫩白的皮肤以及中间的裂缝。身体似乎也开始对捆绑所产生的痛觉感到习惯,加上各种淫具所刺激的官能。这些对在达到高潮之后脑筋渐渐清醒的亚莲来说是一种摺磨。
  「呜,我不能这样就被打倒,一定要逃出去……」亚莲的心中只剩下这样的信念来抵御来自于快感的侵蚀。
  这几天的饮食,亚莲特别的注意,她刻意不吃陈老闆提供的食物,为了就是可以使下半身通过墙壁上的通风口。只要是陈老闆不在的时间,亚莲就不断作着下半身的运动,如倒踩脚踏车以及躺着用脚使腰部悬空的动作,希望能快速让臀部缩小。
  第三天的时候,亚莲整个人瘦了一圈,不但脸上颧骨和胸部下缘的肋骨都相继浮现,陈老闆这天进来的时候,还特地拿了一些好吃的食物。
  「嘿嘿,亚莲小姐,这是对我的抗议吗?为何不吃饭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呢?人是铁饭是钢阿,铁打的身体也需要吃东西的阿……」陈老闆拿着手上的鸡腿对着蹲在地上的亚莲说道。
  亚莲则是没有任何反应继续蹲坐在地上,似乎没听到陈老闆的对话似的。这种不应不理的态度则是更令陈老闆火大。他一把抓起了亚莲的头,把鸡腿塞入她的嘴里。
  「可恶,给我吃,想以死来抗议吗?」陈老闆愤恨的说。
  「我就是不吃,你能拿我怎样……」亚莲终于张开禁闭的双唇,露出带着怨恨的微笑看着陈老闆。
  看着脸上突然又出现坚毅表情的亚莲,陈老闆突然哈哈大笑,这行为让亚莲感到相当的意外。
  「哈哈哈……我会让感到身为女人才能得到的所有快乐的……」在一阵狂笑之后,陈老闆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让亚莲完全搞不清楚他在想什幺。
  「你,到底想怎样……不要……呜……呜……」亚莲发出疑问的同时,陈老闆又将钳口球塞入了她的嘴里。
  亚莲则是用充满怨恨的眼神盯着陈老闆,陈老闆豪不在意的说着︰「接下来的步骤,是我最爱的步骤了,一个终身监禁的必须过程,嘿嘿……」
  完全不知道陈老闆在打什幺主义的亚莲被扣在脖子上的项圈的绳子给拖到了一个小房间之中。一进入这个房间,扑鼻而来的竟然是消毒水的味道?!
  「这到底是……什幺东西阿?」亚莲心中浮出了许多的疑问,但是映入眼帘的东西却让她感到非常的好奇。
  在这个房间的里面放着一个诡异的椅子,与其说是椅子,到不如说是一个椅子与桌子的组合体。这张椅子的把手部分已经与桌子作了连结,而桌子的桌面部分竟然开了一个不规则形状的大洞,在靠近椅子的桌面部分则是有两个小缺口。另外在桌子的旁边则是竖起好几根铁条连接着机械装置。这样的一个怪异组合工具,让亚莲感到异常的害怕。
  「亚莲小姐,先向介绍一下这个特殊的装置吧!这是因应我特殊嗜好的一个装置,我把它称为……传斯奉3000型,意即英文的transform,代表转变的意义,这也是人生转变的开始……哈哈。」
  「什幺,转变……他到底要干什幺?」亚莲心中充满疑虑,莫名的恐惧开始蔓延,让她挣扎的想要离开。不过陈老闆的力气不是一个绝食三天的女人可以抵抗得了的。
  陈老闆很快压製住了挣扎的亚莲,同时开始把亚莲给(装)到传斯奉上面。
  他首先按下一个钮,传斯奉的桌面开始往下翻转,露出在下面的椅子,然后陈老闆就把亚莲给放到了这张椅子上。同时把亚莲的脚整个往上抬起,由于压迫到大腿筋的关係,亚莲的大腿痛到不能合上,这个时候陈老闆就顺势把亚莲的双手分别绑在两边的小腿上。这幺一来亚莲就变成以屈体前弯朝上的姿势躺在椅子上。
  接下来陈老闆又按下原来的那个按钮,翻下的桌面又开始恢复,整个桌面开始贴上亚莲的屁股,看到这个可怕的装置的用途,亚莲不禁从内心感到恐惧,原来桌面上不规则的大洞是为了让亚兰的屁股和阴部彻底的露出所设计,被压在椅子上的亚莲只能看着自己露出的阴部等待被人惨忍的对待。
  陈老闆则是悠閑的开始吹起口哨,一边拿来移动式的滚椅,一边準备着奇怪的器具。  
「首先是子宫里面的组装……这个东西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準备好东西的陈老闆,开始坐在桌子的面前对着露出阴部的亚莲。亚莲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处理,这种异样的感觉让自己阴部流出大量的淫水。即使是陈老闆的视觉,也是一种官能的催化剂。
  「喔……不能看得这幺仔细……呜……」不断浮现的羞耻感让亚莲不知所措。
  「瞧瞧,这样又开始兴奋,真是淫蕩的小姐,嘿嘿……」陈老闆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毛巾擦着亚莲流出的淫水。之后陈老闆手上便拿出了一个尖头状的器具。
  「这是什幺东西……想必一定知道吧!」
  亚莲摇了摇头。
  「这是专门用来扩张女人洞穴的器具,统称扩阴器,只要把这东西的前端放入女人的肉洞,然后把这个螺丝慢慢的转开……嘿嘿……就可以直接看到子宫了。」
  听到这话的亚莲开始无力的摇头。
  「呜……这是什幺样的变态阿……竟然要这样扩张我的……那边……」
  「扩张到看到子宫的地步,然后才是我的正式工作开始,没注意到我的专长吧!」陈老闆一边转动螺丝,一边用头看了旁边的墙壁。
  随着老闆的目光,这时候亚莲才注意到墙壁的柜子上,放了各式各样的瓶中摆饰,每一个摆饰都远远大于瓶口。这一瞬间让她想到进入这个魔鬼之屋的时候,那个客厅里的瓶中巨大战舰。
  「他的……特长是……在瓶中组合物件……」亚莲想到这边,不禁头皮一阵发麻,自己的阴部被人扩张到最大的地步的羞耻感远远比不上这时候的恐惧。
  「难道……他想在我的子宫里组合东西……」亚莲开始剧烈的摇头。
  「嘿嘿……也发现我要作什幺了阿……我要给的子宫装个好东西,有了这个好东西,就没办法离开我了……哈哈……」
  「不要阿……不要阿……谁来救救我阿……」随着剧烈摇头,亚莲也只能在心中喊叫着。
  陈老闆迅速而熟练的动作,开始把一个个小小的零件丢入被扩张到最大阴道口,然后拿起钟表店所用那种单眼放大镜挂在眼楮上,开始用各式长条状的工具深入到子宫中组合。
  「呜……天阿……我怎幺会遇到这样恐怖的事……不要阿……呜……那边怎幺还有感觉……呜呜……喔……」即使心中不愿,穿过扩张的阴道的器具确实的带给亚莲强烈的官能刺激。
  「嘿嘿,淫水还不断的流出,这样被处理还有感觉阿……真是不错的妞儿……」陈老闆一边说着淫邪的话,同时擦拭掉淫水后,继续着他精密的动作。
  而亚莲则是以轻微的后仰伴随着不时快要翻白的眼神,进行着无言的抗议。时间就在这之中快速流逝。
  「好啦,大功告成……嘿嘿……」陈老闆的声音唤醒了沉迷在肉慾中的亚莲,那红通通的脸蛋证实着她已经开始改变。
  「这样就受不了了阿,等等会给好好插入的……不过,在那之前还需要两个步骤。」陈老闆从一堆零件中拿出两个东西。
  亚莲则是听到这句话彻底的清醒过来,开始紧张的看着陈老闆。
  「这是一个特殊装置。」陈老闆拿着一个类似吸管的管子,用口吹了一下,那管子的外层立刻膨胀起来。接着说道︰「这个是用在尿道的,先在管口这边涂上生物用交联剂--戊二醛,这是一种粘着剂专门用在生物组织上的。然后再插入尿道里面,接着吹上一口气,知道会怎样吗?」
  亚莲的眼楮开始睁大,瞪着陈老闆,然后开始摇头。
  「呵呵,这样塞入尿道的话,就算是自己想要尿也尿不出来,只有我可以让尿出来……哈哈……」
  听到这样变态的话,几乎让亚莲发疯,她用尽力气摇晃着全身想挣脱开来,可是只有剧烈摇晃的头部可以让陈老闆感受到她的不愿。
  「不能尿尿?!……求求你,天阿……不要阿,不要阿……」亚莲怎幺想得到陈老闆竟是如此的变态,连自己自由尿出的能力也要夺走。不断流出的泪滴代表心中的恐惧。
  陈老闆根本不理睬亚莲的反应,自顾自的将手中的管子涂上戊二醛然后对準亚莲的尿道口一次插入,同时以嘴吹上一口气,不舒服的感觉立刻让亚莲身体不住的忏抖着。由于扩约肌的部分被撑开,那边一直传来麻痒的感觉。  
 「嘿嘿,感觉怪怪的吧!感觉像是想尿却尿不出来……一开始是麻痒,等到习惯以后,会为了膀胱膨胀的痛苦感觉求我邦解放的……」陈老闆露出淫邪的笑容。同时手上又多了一个圆柱型的金属製品,其中的一端较粗,另一端则是有个类似开口的设计。
  「这是如同刚刚的设计的东西,不过这是用在肛门的……」
  陈老闆开始将这个柱状较粗一端涂上戊二醛,然后插入亚莲的肛门。
  亚莲则是立刻想把这个东西给推挤出来,陈老闆笑着说︰「想利用大便那种方式拒绝我装入这东西吗?这是没用的……嘿嘿……」随着陈老闆按下一个暗扣,进入亚莲直肠中的东西立刻发出「咖喳」的一声。
  「呜,好痛……」亚莲露出痛苦的神情,脸上除了泪水也开始出现汗珠。
  「这个装置会在里面张开倒勾,如果太用力,小心的整个肛门会被整个破坏……哈哈……」陈老闆笑着的同时,在装置外围部份再次用戊二醛涂上。
  「呜,我完了……变成这样的身体……呜……亲爱的……」亚莲想到连大小二便的能力都被人剥夺的这种惨况,心中产生了绝望之际,竟然浮现了自己亲爱男友的形象。
  「接下来让的淫蕩的身躯解放一下……」陈老闆拿出了假阳具,对着亚莲满溢着淫水的肉洞,直接插了进去。
  对于刚刚已经被各种官能强烈刺激的亚莲来说,恢复到之前的兴奋状态是相当容易的事,亚莲的脸色又开始通红,被钳口球塞住的嘴不停流出口水,而代表神志清明的眼楮却开始朦胧。
  「亲爱的……亲爱的……别走……呜……喔……不行了……这种感觉……喔……」
  亚莲一边在心中对着被自己快感给驱走的男友形象大喊着,一边则是往绝顶高潮的巅峰迈进。
  亚莲清醒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想尿尿,那是种膀胱肿胀的感觉,在达到高潮昏迷之后,这种特殊的感官刺激让亚莲清醒。
  「呜……好涨……这是……」
  亚莲张开眼楮,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被监禁的房间,一样全裸的装扮,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是一场梦吗?」亚莲多幺希望哪只是一场梦靥,但是尿道口和肛门那边传来不舒服的感觉,让她感到害怕。
  亚莲伸出忏抖的手摸向自己的下体,特殊的硬质物体果然被装置在自己的尿道和肛门口上。
  心中的担忧成为事实,亚莲不禁放声大哭。
  「呜呜……我变成这个样子……以后要怎样过活阿……天阿……」
  亚莲对于自己被夺走大小二便的能力之事,感到异常的绝望。
  「呜呜……不行……我一定要回去……亲爱的……」亚莲心中的男友形象又重新浮现。
  「这个只要逃出去的话,找到医生一定可以把它拿掉的……对……那个通风口……」亚莲转念一想,立刻将床铺推开,墙上的通风口立刻出现在眼前。
  「这次……我一定要出去……」亚莲钻入洞中,虽然屁股仍是卡住,但是她使尽力气往里头钻,这次在一定要出去的念头辅助下,她顺利爬进了通风口。
  随着出口的亮光越来越近,亚莲的心也越跳越快,直到爬出洞口的那一剎那,她的心快蹦出来似的。
  「终于……我终于出来了……」亚莲喃喃的说着,这痛苦的三日终于过去,心底充满逃出的喜悦。
  「我得赶快下山,不然等等又被抓回去就完了。」亚莲不顾越来越涨的尿意,开始找寻往山下的道路,她一路用最快的速度奔跑。眼前似乎出现了联接山下的产业道路。
  可是就在即将抵达的时候,亚莲的下腹部却开始剧烈的震动。强烈的震动让她停下了脚步。
  「这种感觉……难道是……」亚莲开始有强烈不详的预感。
  随着震动的加剧,亚莲整个人跪在地上,头上冒出冷汗。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这震动带来太过剧烈的快感,由自己身体内部所发出的震动,比外在的刺激更加强烈。这感觉让亚莲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阿……阿……这到底是……什幺……阿……怎幺这幺强烈……阿……阿阿……」就在亚莲即将受不了的时候,她感觉到体内有东西往外伸出,就是从震动的起源,那个每个月让人受不了的疼痛之处──子宫,慢慢的往外钻动。强烈的恐惧让她不安,可是同样强烈的快感却让她无法思考。
  「该不……会是……那时候……装进去的……阿……这是什幺阿……」亚莲在强大的快感之中,想到这震动会不会是陈老闆在密室在自己子宫所组装的东西,可是由自己阴道口伸出的东西却让自己更加疯狂。
  那是一个不断震动的假阳具,但是与一般製造的仿男根形式的比较起来,这个假阳具还不如说是类似蠕动的毛虫,一节一节的由自己的阴道口爬出,同时伴随着剧烈的震动。
  「天阿……不要阿……这感觉……太强烈……不行……我一定要逃走……阿……阿……」亚莲从跪姿看到自己的阴道冒出的东西,就知道这是陈老闆安排的后着,一想到此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那个……可恶的男人到底……对我做了什幺可怕的事……不但夺走了……我上厕所的能力……还装入这个奇怪的东西……呜……可是……这个感觉……实在太刺激……喔……阿……」亚莲想从跪姿站立起来逃走,可是双脚却整个酸麻无法站立,因此她伸出双手辅助,就像母狗一般的四肢着地前进,可是强烈的刺激让她整个人紧缩在地上打滚。
  因为伸出的假阳具的震动,同时刺激了即将暴开的膀胱,现在的不仅只有由子宫阴道出传来的强烈的刺激,又配合满涨的尿意,让亚莲在高潮的边缘徘徊,而整个震动的阴户也不断的喷出淫水,就如同尿湿小孩一样,布满了整个大腿根的地带。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亚莲感到害怕的声音出现了。
  「哈哈哈………亚莲小姐……看来好像很不舒服阿……怎幺还学母狗一样走路阿……」陈老闆徐徐从亚莲的身后走近。
  「你……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幺……喔……阿……呼……」
  「嘿嘿……这个是让永远无法逃走的工具……」
  「喔……阿……呼……什幺……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呜……」
  「呵呵,禽兽不如的东西阿……不过禽兽可想不出这样好的装置阿……子宫内嵌式震动器……一旦脱离架设在我房子的电磁波发射台,便会自行启动,同时从里面伸出虫式按摩棒……嘿嘿……有男人的感觉吧!」陈老闆说着,便把趴在地上的亚莲她阴道中伸出的假阳具给抓住,同时大力扯动。
  而剧烈快感却让亚莲的尿意陡升,她忍不住大叫起来︰「阿……哈……别……别这样……阿……受不了……痛……阿……」强烈的尿意已经转化成疼痛,亚莲苍白的脸似乎在诉说着已经到达了极限。  
「哈哈,想尿尿……谁叫要逃出来的……现在求我吧!好好的哀求的话,我可以帮解决的……嘿嘿。」陈老闆露出淫邪的笑容。
  在被抓到这之前,亚莲是绝对不会对这样下流猥亵的人低头,可是经过这几天的对待,以及被装入特殊装置的绝望感让她屈服了。
  「我……求求你……求求你……帮我……帮我……」亚莲还是因为羞耻而无法说出口。
  「嘿嘿,求人是这样求的吗?」陈老闆把嘴凑上亚莲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亚莲听到整个脸都变红了。
  「照我教的好好说一遍!」
  「呜……」亚莲咬着唇。
  「性奴……亚莲在此请求……主人帮忙我去上厕所…」
  「去……我是这样讲的吗?连台词都记不好,记者当假的吗?」陈老闆露出不悦表情,另一边则是加快手上假阳具速度。
  在快感和痛觉的催促下,亚连似乎豁了出去︰「性奴……亚莲在此……请求主人让卑贱……的奴隶得到……尿道的解放。」
  「好,先让舒服一下吧!」
  陈老闆似乎很满意亚莲的表现,他加快手上的假阳具的速度。同时另一手也开始揉着突出的阴核。
  而亚莲则是因为假阳具的加速震动以及抚摸阴核刺激到尿道的突出部位,那强烈的外感让她喊叫出声。
  「阿……受不了……阿……快来了……还要……更用力阿……阿……」
  似乎连亚莲自己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心理已经随着身体的转变,也开始不一样了。
  被陈老闆拖回房子的亚莲,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什幺很大的抵抗。或许是感到对未来的绝望吧!
  在装设控製排泄器具的房间之中,陈老闆拿出一个类似电击棒的装置,往亚莲的下腹部一踫,那个突出的假阳具突然发出「波」的一声,陈老闆用手一拿就把它拉了出来。而在此时亚莲也快忍不住了。
  「求……求……你……能不……能……快点……呜……」亚莲已经痛到流出眼泪。
  这时候陈老闆拿出一个针状金属物品,对着亚莲说︰「自己张开。」
  听到这话的亚莲立刻坐在桌子上,双手在屁股后面支撑着,以最大的角度张开自己的双脚,这是个性保守的亚莲以往绝对无法作到的事情。
  露出的嫩白无毛耻丘上面还沾着淫水,中间的裂缝自然的张开了,分别在阴核下方的尿道以及肛门被金属製品给塞住,中间的肉洞则是因为刚刚才拿掉假阳具还无法闭合,一张一合收缩着。
  看到如此美景的陈老闆也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把手中的针状物朝尿道出口的管子给插进去,就在插入的同时,亚莲也感到一阵放鬆的快感。接着陈老闆把针状物一抽开,一条金黄色的水柱就从管子中喷了出来,就在那个时候亚莲也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呜……好……」
  就在解放完的同时,管子处还自动忏抖了起来,让亚莲充满了排泄完的快感。陈老闆则是拿着手上的针状物,对着亚莲说道︰「哈哈,这个东西是特製的磁感应式开关,只有这个东西接触到新的尿道口,开关才会打开,嘿嘿。」
  而看着陈老闆的亚莲则是心中充满各种矛盾︰「难道我真的没办法离开这边了,连自己大小便也没有自由!」
  而陈老闆则是像看穿亚莲的心事,露出猥亵的笑容说︰「嘿嘿,以为还有机会离开吗?该是进行最后包装工作的时候了。」陈老闆说完则是用绳子把亚莲的双手给绑到后面,而在捆绑的过程,亚莲也没有任何抵抗的动作。
  的确在经过今天一连串发生的事之后,亚莲的心似乎已经悄悄的转变了。
  最后,陈老闆用绳子绑上了亚莲的项圈,然后对她说︰「嘿嘿,本来是要些才能做这件工作的,不过既然这幺的想逃走,就让提早见见未来的生活空间吧!嘿嘿。」
  陈老闆的话虽然令人恐惧,但是亚莲却没什幺动静的跟在陈老闆后面走。出了房间之后,那是一条长长的走道,边走着上面的电灯似乎还会闪烁,而在闪烁的灯光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慕慕令人吃惊的画面。
  墙壁上的柜子中摆了各式各样的瓶子,而里面,装的是各种不同的动物,每个在瓶中的动物都比瓶口来得大,简直匪夷所思。
  陈老闆边走边说︰「我最大的兴趣就是在瓶中组装物品,突然有天,我在想如果可以把生物装载瓶子里,那是怎样的一种奇观呢?所以我开始作了各种的动物实验。」
  听到这里,亚莲几乎惊呆了,这个陈老闆根本是个超级大变态,她开始用力的挣扎。
  「不要阿,救命阿……」亚莲大声的哭叫。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反应,特地绑上绳子就是为了预防跑掉。不过别担心,真正精采的在后头。」
  随着走道的结束,映入眼帘的事情,几乎另亚莲的心跳停止。
  那是个约50坪的房间,这样大的空间中,推满了好多的瓶子。那些瓶子的大小约180公分,宽约2米,而最可怕的是每个瓶子之中,都装了一个女人,一个赤裸全身的女人。
  而每个女人的耻丘都失去该有的黑毛,尿道和肛门的出口地方也变成是金属物,而最令人吃惊的是,每个女人的胸部都特别的大,而且被扣上乳环。
  而或许是为了维持乳头的形状的关係,那些女的都带上了特殊的半罩式胸罩,胸罩上的一部分是直接扣在乳环上的。
  瓶子中有些女人正在看书,有些则是悠閑的用瓶中高及膝盖的水在沐浴,而大多数的女人则是用惊恐的表情看着进来的两人,而同时传入耳朵的是各种不同的女声。
  「呜呜,快放我出去,求求你放我出去」
  「主人,你好久没玩我了,快点来吧!」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想尿尿!!」
  「性奴香华想要解放她卑贱的尿道,请主人恩赐。」
  亚莲简直被眼前的景物给惊呆了,这个人竟然作出了这种事,将这幺多的女人给装入了瓶子之中。
  陈老闆不理会仍陷入痴呆状的亚莲,他将亚莲给绑在一条从屋顶降下的绳子之上,然后开始脱衣服。  
与其说是脱衣服,倒不如说是陈老闆把皮给脱了下来,原本是穿着长袖衣裤体态肥胖的陈老闆,脱掉衣服的时候,整个人竟然变成一个瘦皮猴,那个大头搭配着异常瘦小的身躯,让人感觉是极端的不协调。
  「嘿嘿,这──才是我的真面目,只有我能享用我的产品,哈哈……」陈老闆脱掉衣服后,拿了一些东西开始爬上其中一个瓶子之中。里面被捆绑住的女孩开始用力的挣扎。
  「那个脸,是一个星期前失蹤的少女,阿,那些人难道都是被他抓走了!」
  亚莲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落在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的手中。
  看着陈老闆爬上瓶子,然后在瓶口的地方开始把脚深入,这时候亚莲才注意到那个瓶口的设计。她不禁叫出声来。
  「那是……!!」
  「也发现了吗?这就是在房间的那个通风口,哈哈,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局。为了是要可以进入这个瓶子。」陈老闆发出得意的笑容。
  亚莲看着被睏在瓶子的女人,也是瘦骨如材。不同的是她的一对乳房却是十分的巨大,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嘿嘿,今天是她正式变成完成品的日子,这个仪式刚好让看看。」
  只见到陈老闆从拿进去的袋子拿出了两个银针,以及一个白色的棉花,比较特殊的是银针的尾端有个小环扣。
  「消毒之后,再用这个特殊的银针穿过,就变成完成品啦!」陈老闆笑着说。而里面的女人则是不停的忏抖。
  「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哇……」瓶中女人不断求饶的话,突然被陈老闆的巴掌给中断。
  「嘿嘿,这是性奴该说的话吗?不想要拉屎拉尿了吗?」陈老闆生气的说。
  瓶中女人害怕的全身忏抖,但是却又像下定决心一般的说道︰「性奴请主人赐我代表完成品的乳环。」
  「哈哈,就如所愿。」陈老闆玩弄着瓶中女人的巨大乳房,虽然即使是玩弄对女人来说也是一种高超技术的爱抚。而瓶中女人却因为陈老闆的抚摸而发出了淫蕩的叫声。
  「喔……阿……怎幺那幺有感觉……阿……」随着女人的叫声,陈老闆脱下了裤子露出了他那一点也不起眼的阳具,就这样往女人的肉洞给插了进去。
  「喔……喔………阿………哈……快来了……阿……」
  一旁看得面红耳赤的亚莲这才想到,这几天中陈老闆一次也没与自己性交,而真正的原因是,他的那根根本不能满足正常的女人,可是为什幺那个瓶中的女人会如此的兴奋与敏感。
  「阿……阿……哈……要丢了………阿……」随着女人的高潮来临的瞬间,陈老闆把银针贯穿女人的乳房。
  陈老闆放下了手中那个因为高潮和巨痛而昏迷的女人,从瓶子里爬了出来。走到了亚莲的身旁对着她说︰「接下来是的瓶装作业了。嘿嘿。」
  听到这话的亚莲才从刚刚的震撼之中清醒,她死命的挣扎,但是对于被捆绑的身体却是一点帮助也没有。
  「求求你,不要,不要把我关进去,我什幺也可以给你……」
  「呵呵,以为我会要钱吗?我要的是的身体阿,本来是要多等几天才要装瓶的,不过竟然在前处理完毕之后就立刻逃跑,既然这样我就直接作这个步骤了。」
  「不要,不要阿……阿……」亚莲难掩心中的恐惧。
  「嘿嘿,一下子就进去了……忍耐一下……」陈老闆把亚莲的臀部与瓶口的边缘涂上厚厚的一层润滑油,就这样「噗」的一声。亚莲被装入了瓶中。只剩头部还露在瓶子外。
  在那一瞬间,亚莲的脑中竟然闪过自小到大的种种画面,尤其是自己与男友的种种事情,那快速的飞过画面,亚莲想拦也拦不住。到了这个地步,亚莲已经不想活了,她闭上眼楮张开嘴巴用力咬了下去。
  「呜呜……」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亚莲睁开眼楮,只见到陈老闆把一个漏斗形的塑胶物品放入口中,同时把这东西的扣环给接上亚莲的项圈。
  「嘿嘿,想死,等吃过我特製的配方,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等到享受过极端的快感之后,会沉醉在之中不可自拔的。」陈老闆继续笑着说道︰「这个等等要喂吃的东西可是大有来头。」
  「呜呜……」亚连这时候才看到陈老闆手中提了桶奇怪的粘状物。
  「除了必备的营养之外,这里面添加了丰胸剂,春药以及抗躁郁症的精神性药物。人的大脑实在是很奇妙阿,只要有这些化学成分在的话,就不会想要自杀。嘿嘿。」陈老闆边说边把东西灌入漏斗之中。
  亚莲不停流着泪,想到自己即将连自杀的自由也被剥夺,嘴里一直抗拒着滴入的食物,可是陈老闆这时候却拿来胶带封住了自己的鼻子。
  「呜呜……恶……」不能呼吸之下,亚莲只能用嘴巴呼吸,这样一来食物就会滴入,不得不吃下它。
  「嘿嘿,快吃完吧!我还要喂其他的宝贝咧!」陈老闆一边说着,一边按下开关,只看到其他的瓶子中竟然开始注入清水。
  而瓶中所有的女人都只能把头浮出瓶口的水面,一张一合的喘着气,看到这种惨况的亚莲不禁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这是亚莲装瓶后的第八天,从第七天那天的完成品仪式后,亚莲已经从被绑的状态解放出来,她也尝试着几次想要脱逃出去,可是那个被丰胸剂影响着的乳房已经变得巨大,瓶口只能将手和头勉强伸出,其他部分却是完全的被挡住了。
  看着自己被穿环的乳房,上面还套着无肩带式胸罩,胸罩的前端还扣着乳环。这样的衣饰时时刺激着自己的官能。
  亚莲觉得自己真的是变了,不管是被药物或是经由身体的改造,她看得很开,对什幺事都不在乎,只想放鬆心情享受自己能得到的快感。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思考都中断了,只变成一个追求快感的肉体。
  「饭来!」一句现在变得有些期待的声音。这表示亚莲需要再游一下泳,才能吃到今天的早餐。
  「嘿嘿,今天觉得怎样阿。」
  「呜,那边,很涨,很痒……人家想……恩恩……」
  「好,说吧!」
  「性奴请求主人允许拉屎拉尿。」
  说出这话的亚莲,自己弯下腰手抓着脚踝,把自己的屁股及阴户对準瓶子玻璃上的一个突出物。
  而这时候陈老闆则是从外面伸入一个三个尖头物品,从玻璃上的突出物那边穿过,而亚莲看到这东西进入,则赶忙把自己的屁股给迎上。
  「喔……阿……舒服呀……喔……」亚莲不禁发出了呻吟,那三个尖状物分别插入了她的三个肉穴,分别是尿道,阴道以及肛门。随着尿液,以及粪便的排出,亚莲感到极端的刺激。
  「嘿嘿,生物的排泄性快感是最强烈的,尤其忍得越久,那种解放的快感会夺去的心智。」陈老闆露出得意的笑容。
  可是迷失在快感的亚莲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
  「喔……喔……受不了……我……还要……再进来点……还要更大阿……」
  「嘿嘿,这就来更大的了。」陈老闆把中间那根尖状物从玻璃的外面拔出。
  「不要……停……人家还要……」亚莲着急的说。
  「嘿嘿,以前那个高雅的记者呢?跑去哪了,变成淫蕩的小母狗了……」
  「对……我是母狗……快给我……快……」
  「那该说什幺阿……」
  「性奴请求主赏赐肉棒……阿……好大……呀……阿……好爽……」
  陈老闆从玻璃外插入一个非常巨大的假阳具,剧烈的震动着。
  「阿……受不了……阿……要来了……阿……哈……要丢啦……阿……」
  「再见了……我的同事……再见了……我的家人……永远……再见了……我的爱……」亚莲的心中却这样哭喊着。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罐装性奴dd9

3.0分

3.0分 罐装性奴dd9

3.0分

3.0分 罐装性奴dd9

3.0分

3.0分 罐装性奴dd9

3.0分

3.0分 罐装性奴dd9

3.0分

3.0分 禁锢的变装性奴98d

3.0分

3.0分 罐装性奴-淫妻奸情f8d

3.0分

3.0分 第439章、全身酥软ece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77se3.top/  https://77se1.github.i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